本站首页  天下文章  艺术长廊  文艺资讯  文艺活动  文艺访谈  名家精品  艺海群英  关于我们  入会须知  请您留言  艺术团  

  《紫月白城》——柴立波         

 

《紫月白城》——柴立波

 

[ 作者:佚名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4441    更新时间:2009/11/18    文章录入:清水

    柴立波  1953年生,河北张北人,现任张北县元中都遗址管理处常务副主任兼文物局局长、副研究馆员。河北省美术家协会理事,张家口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现代民族书画艺术协会常务理事,新加坡新神州艺术院高级名誉院士、高级书画师、县政协十二、十三届委员等。
    主要成果:1979年开始创作。作品曾参加1979年中国美术馆举办的河北蔚县剪纸展览(入选作品《草原民兵》2幅);1988年烫版画作品《孟姜女的传说》、综合版画《生命的热土》入选华北、西北“长城美术、书法、摄影联展”并获优秀作品奖;1998年烫版画作品《难舍人间情》荣获新加坡新神州艺术院“醒狮杯”特等奖,烫版画《春娃》荣获中国当代艺术界名人作品展优秀奖;2000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世界华人艺术大展上烫版画《人间情》荣获绘画铜奖;2002年7月荣获美国(纽约)举办的“世界和平艺术大赛”铜奖。从1979年至今参加国内外展览50余次,获省级优秀作品奖3次,市级一等奖2次,二等奖5次及优秀作品奖多次。从八十年代初期开始,尝试以金属物器件,经火烧加热,烫在纸张或其它媒体上,以不同形状的印痕在有机的组合中最后形成一幅完整的画作的新画种——烫版画,经过长达近20年的探索,创作自成一派。烫版画作品入选《中国美术书法界名人名作博览》、《中日现代美术通鉴》、《世界华人书画篆刻家大辞典》、《世界华人艺术精品典藏》等。日本MPC出版社、日贸出版社、诚文堂新光出版社、日本“ 墨 ”刊杂志等出版社印制明信片、画册十余本。有百余幅烫版画作品被泰国、日本、新加坡、澳大利亚、美国、台湾、香港等国家与地区收藏。辞条载入《中国当代艺术界名人录》、《科学中国人•中国专家人才库》《世界文化名人辞海•华人卷》等。

 

 立于性情之波  耽于诗酒之境
                     ——柴立波素描(代序)
                      吴廷玉

    题记:总是把目的和手段分得一清二楚的,是聪明人;总是不在意目的和手段之别的,是性情中人。性情中人可以聪明,可以不聪明,往往臻于艺术之境;聪明人也可能性情一把,却跳不出功利之枢机。遥想当年,燕赵之慷慨,魏晋之风度,多是性情之所为。譬如易水弹唱、竹林清谈,兰亭雅集,都是把极为严峻的现实淡化为一种不至于过分压抑和威胁人生的背景。从某种意义上说,也可以视之为一种艺术性的行为和美学现象——前者如天风海浪,性气鼓荡之际,直令人高山仰止;后者如野鹤闲云,情韵潇洒之际,叫人如何不起思慕之情?在如今这个功利尘埃遮天蔽日的世界,若能遇见其一,便有风漫青萍疏瀹五脏之爽。可叹的是,在熙熙而来攘攘而去的人潮之中,有此种想法便足以证明你是说梦的痴人。
    不过,也不要说今人全然不见古时月,其实今月曾经照古人。坚信今月古月同为一月,于是有一个人常常在月下发思古之幽情,有诗为证:


月圆是美
月缺是美
翻开湿漉漉的清晨
只有追寻的心
雕蚀思维的
一只
空酒杯


    写诗的人叫柴立波,因为执着地追寻着燕赵之古风和魏晋之明月,并且使思古之情绪落实为一种生存方式,人们在他的诗中、在他的画中、乃至在他的日常生活中,窥见了一点古时的月色,所以在民间口碑传布甚广,甚至传到日本以及东南亚。
    古人有言,草野之音,优于馆阁;我相信真诗多在民间。虽然如今是一个缺乏诗意的年代,虽然已经很少有人以诗人自居。但令我大惑不解的是,不以写作为业的柴立波,却在《诗人》一诗中,毫不客气地给自己戴上了这样一顶不合时宜的桂冠。我现在就向你推荐这首诗,而且知道你阅读后很可能会发出一声感慨:今夕何夕?世上竟有这等痴汉!诗是这样写的:


有诗的日子灿烂浪漫
没有诗的日子一切都呆板
烈酒浇灌的诗句瑰丽
泪水浸泡的字迹阑珊
灼灼烈日
幽幽明月
绵绵秋雨
洌洌西风
一起把岁月搅浑
却又将诗酿成

倾听过哭泣吗  夜莺
倾听过高歌吗  山林
倾听过呐喊吗  原野
倾听过祈祷吗  天空
诗不在商贾的算计中
诗不在权贵的饮宴中
诗在恋人的心上驻足
诗人还需要回报吗
剖开胸膛
流淌出思念的无尽




    这诗的意思如果是唐代人说出来,那是顺理成章的。那时候诗成为一种风尚,凡识文断字的人都把读诗写诗当作生活的重要内容,甚至就是生活本身,一日不读诗,便觉得面目可憎,一日不写诗,心源如枯井。可是在今天,经济大潮几乎把所有的中国人都卷进商业化的漩涡,在“有钱的日子灿烂辉煌,没有钱的日子一切都枉然”的大合唱中,竟然冒出“有诗的日子灿烂浪漫,没有诗的日子一切都呆板”的不和谐声音,真是不可思议的痴人。至于说在一个“不谈爱情”的时代,硬是要“剖开胸膛”云云,就完全可以和古代那位在桥下等恋人没有等来,却等来一场洪水,宁可洪水没顶也不改初衷,最终抱着桥墩而壮烈的尾声相媲美了。
哦,这个柴立波!

                            一

    以天安门为原点,向西北数十公里处便是非常著名,现在看起来不免有失华丽的八达岭长城;再向西北百十公里,是不太著名,然而不失凝重朴素的张家口大境门长城;继续北上数十公里,则是只有当地人知道,他们叫做“边墙”的坝上无名长城。
    八达岭长城是内长城,这道蜿蜒于阴山支脉山脊上的“边墙”才是一有战事则首当其冲的外长城。“边墙”没有什么名气,但其内涵不可小觑。比如它最古老的部分是燕昭王三十三年(公元前279)修筑的;又如其海拔高度平均为1500米,最高处海拔2200多米,站在这样一个高度瞭望长城南北,那真是天低燕赵,草入云霄;至于它的生死阅历,完全可以写出中国的“荷马史诗”。但是历经千年风霜剥蚀、无数战火洗礼,这道“边墙”的确没有什么“长城形象”了。所以当地人就实实在在地叫它“边墙”,而从来不叫它“长城”。
    柴立波是边墙(我们还是遵当地习惯称它“边墙”吧)所在地,河北省张北县文物局局长,今年他们要对边墙进行调查。年过半百的柴立波,因病动过大手术,只有一只肾脏,腰椎做过修补手术,右腿膑骨和左脚都有骨质增生。调查长城的事,他可以去,也可以不去。但是他还是硬撑着去了,和年轻人一样爬山越岭,风餐于野。我问他,那长城好玩吗?你怎么天天去啊?他说,玩长城,当然不必到张北县。但是如果登上张北县的野狐岭、桦皮岭、塞汉坝一带的长城,那种天苍苍、野茫茫的苍凉之美,足以令一切繁华俏丽黯然失色;那种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旷世孤情,会消解掉你脑满肠肥且继续膨胀的私欲和一切蝇营狗苟的卑琐意绪。
我相信立波先生的体验和见解。优美的对象令人欣慰,但也很容易勾起人的欲望;崇高的对象、悲壮的对象虽然不易亲近,但却可以净化人的心灵,澡雪人的精神,提升人的境界。所以,像亚里斯多德、康德这样的大哲学家才那样看重悲剧与崇高之美。
    立波先生是把工作与审美打成一片了。这是一种很不容易达到的境界,也就是那种把手段和目的水乳交融在一起而达到的境界。在他人看来或许觉得苦不堪言,而他却把自己的全部热情倾注于其中。在他的言谈话语中我发现,调查和丈量长城的这一过程本身,已经成为他的生命过程的一个重要事件。他在极端疲惫的时候,就匍匐在已经被风雨剥蚀的几乎无法辨认的边墙脊背上,恍然间竟有一种长城就是自己的躯干的幻觉。
    庄生晓梦迷蝴蝶,柴局白日化长城。
    我从来不称呼他的官职,这里原本是想幽他一默,岂料立波亦庄亦谐地说道,世界上有三种人不可取笑:虔诚的人不可取笑;贫困的人不可取笑;病残的人不可取笑。并说作为一种教育和挽救,必须跟他走一趟边墙。这对我来说正是求之不得的事。
    王夫之有一句名言:“身之所历,目之所见,是铁门限”。你得信服大师的卓见,一旦跨过“铁门限”,感同身受往往是情不自禁的。面对着只剩断壁残垣的古老边墙,摸索着石头土块,我低声吟出几句感受给立波先生听,权当是一份反省:


撕裂的边墙在山脊上蜿蜒
携着野草没入云端
拾起一片碎石尚有温度
不知是哪一次战火的遗愿
……
我的“反省”还没有做完,就被立波先生打断,他接口吟道:
那是阳光的抚慰
并非战火的留恋


    立波先生的校正使我的心灵陡然震颤。诗言志。他的心地总是涌动着一种仁爱的暖意。
    以立波先生对长城的情感,我猜想他一定有不少歌颂长城的诗,于是力请他展示一二。立波先生沉思半晌,连连说道,长城的诗不好写啊。
    我虽然不写诗,但颇有同感。中国是诗的国度,多少风物都在诗的长河中漂流,其中吟诵长城的诗,也足以集为专辑。但是写长城的好诗并不是很多。不像风花雪月之诗,江河湖海之诗,脍炙人口的名篇佳作很多。
我想这可能和长城在古人心目中的地位有关。从古人的诗中,我们感受到长城总是与战争、死亡联系在一起。严酷的现实使人们无法拉开审美距离,自然难有好诗产生。即使像李白这样的浪漫主义大师也不过以“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这样的诗句与长城打个招呼;幸亏还有个王昌龄唱出“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撩乱边愁听不尽,高高秋月照长城”的苍凉之音。要说纯粹审美之句当然首推毛泽东的“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了。
    立波先生说,其实还有一句家喻户晓的名诗:“不到长城非好汉”。长城诗不容易写好的缘故就在这句诗里面了。我以为立波先生在开玩笑,谁知他借题发挥道,写长城也要好汉,而好汉们又顾不上写诗;既是好汉又喜欢横槊赋诗的人,比如曹操,不知为什么却只是望着眼前的大海兴叹,却没有理会身后的长城。
    我想,对长城的诗性解读,也许一定要惠特曼那样的诗人才能够胜任。不过,我不相信立波先生没有写长城的诗,于是再三“拷问”。立波先生不情愿地拿出一叠纸,解释说,都是一些断想,只能算是意象胚胎,还没有成型。其中有一首名曰《翻读长城》:


这是天下最厚重的一部大书,
需要多大的力量才能翻读。
读秦砖读汉石,
读火浴的箭楼读带血的垛口。
读出了什么?
民族的精神?
历史的感悟?

这是砖砌的石垒的
完整的断烂的雄伟的蜿蜒的
躯体。
包裹着──
壮烈的悲切的豪气的哀婉的,
坚韧的思念的振奋的心酸的,
故事……

炊烟狼烟将士们的旱烟。
见过多少金戈铁马,
却见不得一位柔弱女子的泪水。
世界上的八大奇观中,
是否都有这种铁骨柔肠?

长城是历史与现实的拉链──
一边是沉重的记忆,
一边是高扬的情绪。


    的确是一些断章,但情致宛然,理致幽深,而且语致多变,或英爽、或缠绕、或精切,在精神意趣上似乎不减古人咏史怀古之作。当然,时人易得者芳季之惆怅,躁心难招远古之魂。读长城是需要一种沉雄和寂静的。

                             二

    塞上的一切都是朴实无华的,也是钟灵毓秀的。不过所钟之灵与所毓之秀,就像那土石堆垛的边墙和依偎于边墙的无名花草,灵慧内潜而秀色缥缈。在塞汉坝的古长城遗址上,同游者问“塞汉”是什么意思。我顺口说,就是塞北汉子的意思吧。立波先生一笑说,纯属望文生义。“塞汉”是蒙语“美丽”的意思,不过释为“塞北汉子”也是很有意思的,虽为误释,我赞同。得到鼓励,我笑指立波先生说道,那你就是一名“塞汉”了。旁边有人插话说,我们都称呼他“柴大官人”。
    “柴大官人”是朋友们对立波先生的昵称。不过他的确是宋代赫赫有名的柴氏后裔,而且在他身上也的确有一点柴进遗风;不过,我更倾向于认为他和他的父辈是真正的“塞汉”。其祖父在清末以及民国时期,拥有这一带近三千顷良田,在1945年,张北县第一次解放时,他的父辈将家产散尽,跟着共产党干起了革命。于是柴家又出了无产阶级队伍的将军。按照古人的说法,立波先生应该是世家子弟了,不过,在他身上所显示出来的更多的是“塞汉”气质,而不是“世家”做派。已过“天命”之年的他,论形象,一如塞外边墙,敦厚、憨厚、浑厚,一言以蔽之,只有可依可靠的厚实,绝无一丁点花俏。也许你会觉得他太“土性”了,何灵之有?何秀之有?但是,如果你有机缘和他对酌三杯,我断定,你一定会重新起立,为自己隐藏在心头的那一点轻慢深感赧颜。因为你发现你遇见了“奇人”:那“土性”顿时粲为星月,滃为云雾,沛为雨露,烁为闪电,轰为雷霆。你相见恨晚,你引为知己……这都是接踵而来的节目——所以立波先生的朋友特多,甚至有慕名而来专为与他对酒畅谈的朋友。比如,有一位四川“驴友”,在八达岭长城上“好汉”了一把之后,旅资不慎被盗,他不知从哪里打听到张北有个仗义疏财的“柴大官人”,于是径直前来求助。立波先生以薄酒款待,四川驴友谈兴大起,摆开“龙门阵”,二人聊的云山雾罩,喷珠溅玉,不知有汉,无论魏晋。以至于小酒馆的其他几位食客听的过瘾也围拢过来,你添一菜,他加一酒以助谈兴。四川驴友虽然走南闯北,尚未领略过此种豪爽而淳厚的民俗风情,对于立波先生的酒量、豪情与谈吐更是平生第一次领教。临别之际,他怀揣立波赠送的旅费说道:“先生风采,名不虚传;先生之恩,容当后报。”立波淡然一笑:“俗务缠身,不能同行,就劳你替我多走几处山河吧。”
    立波先生的确是有许多令人称奇的地方。比如,他并没有接受过系统的史学教育,但是谈论起元史来,恐怕只有专家教授可以和他对话。我拜读了他在《中华遗产》2005年第五期上发表的《元中都——昙花一现鬼神惊》,不仅十分感佩立波先生对元史以及元中都兴衰史的熟谙,而且非常欣赏他的史识和文笔,他把那样复杂的一段历史叙述的井井有条、引人入胜,阐释的有情有趣、有理有据;又如,他的职务是张北县文物局的局长,但是在他身上看不到一般小官吏常有的做势与拿捏,真是官来官对,民来民对,雅来雅对,俗来俗对,一切来得自然而然,颇有一点圣叹遗风。特别是他的三大奇妙——诗文、烫画和酒风,真是妙处难与君说。强言之,那是一点魏晋风度与几分燕赵豪侠的奇妙融合。
    他的烫画是铁与火的创造,但画面上没有丝毫铁与火的厮杀之痕,有的只是唯美:恬静、纤巧、细腻、秀气,和他的性格不匹配,和他使用的工具不匹配。犹如生长在粗糙边墙上的那些造型精美的马莲花,你简直不敢相信那淡雅、娇媚的来历。观赏他的烫画,你会陶醉于形式美所能达到的极高境界——借用唐代美学家司空图的话说:“采采流水,蓬蓬远春”。立波有一首名为《烙》的诗,可谓夫子自道,诗云:


火笑了
铁件红透了蓝焰
如歌的畅想
烙印出一种语言
没有矫情
没有脂粉
只留下不悔的信念
轻轻地显现
慢慢地幽深


    他的烫画在日本、新加坡、泰国以及香港广受欢迎,作品被多家画廊和私人收藏。我看到一本日本出版的画册,精选三位中国当代画家的画马作品,有著名画家韩美林,有北方画马名家刘生展,第三位就是柴立波。立波先生的画为什么会在日本受到如此礼遇呢?我做了一点探究。现在日本掀起一股“良宽”热,对十九世纪文人良宽十分推崇。良宽有一首诗,开头两句是:“生涯懒立身,腾腾任天真。” 立波先生的烫画就表现了一种“腾腾任天真”的性灵之美。或许正是返朴归真的渴望和对现代快节奏生活的畏避,使人们把立波先生的烫画视为渡越尘世的津梁。我每次观赏立波先生的烫画,都会想起那位曾在瓦尔登湖幽居的浪人梭罗在他的名著《瓦尔登湖》中说过的一句话:“没有什么可以奉告的思想,也没有什么学究式的思维,只是自己的欢唱”。我猜想,立波先生在进入烫画创作之境时,就只有自己在欢唱。但是旁观者要阐释这种纯粹的“欢唱”,那是有困难的。也许有一天,我的心境能够贴近立波先生的心境,可以将他那铁与火的欢唱转换为文字的欢唱,现在还是打住为好。

                             三

    无论是燕赵之慷慨,还是魏晋之风韵,都与酒有着不解之缘。我想,如果没有酒,燕赵之士的慷慨与悲壮可能要打一些折扣,竹林七贤的风度和韵致恐怕也会减弱不少成色。我说立波先生有一点燕赵之慷慨,有一点魏晋之风韵,主要是靠酒的力量穿梭其间。但愿这话不会得罪立波先生。
    立波先生好酒,与他饮酒,有缘者可以体验到三层境界。他自己对这三层境界的概括是,花言巧语,第一境界也;胡言乱语,第二境界也;不言不语,第三境界也。不过,我在与立波先生多次饮酒后,感到他是过分自谦了。我根据自己的体验,对他的饮酒三境界做了重新概括。
    第一境界是“礼境”,即礼仪性敬酒。在这一境界,立波先生执礼恭敬,从容周旋。无论宴席上有多少宾客,无论这些宾客年齿长幼、地位尊卑,他都会一一敬到。尤其令人称奇叫绝的是,他总是能够针对所敬的对象,即兴说出一番令对方兴高采烈的妙论,那真是礼到、话到、酒到,神采飞扬、仪态万方,把一场物质性的饮宴幻化为精神性的享受。他自谦为“花言巧语”,其实,礼为性灵之花,仪乃态度之巧,这正是中国饮宴文化的一种高贵表现。比之如今的所谓酒桌文化,黄段子借酒横飞,那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有一年,他到北京参加一个关于文化遗产保护的培训班。时间一长,大家混熟了。好酒之人都愿意和立波先生饮酒,这自不必说;不会饮酒的人,甚至连女士也乐于参加有立波先生在场的饮宴。在一次饮宴中,一位陕西汉子可能不胜酒力,在碰杯中略做手脚,少喝了一点酒,却被一位欣赏他的江南女士看到。于是当场揭发,并用手指比量。结果大家跟着起哄。立波先生灵感袭来,赋诗一首:
莘莘学子聚京城,
亮马燕莎夜未宁。
可怜秦汉怕烈酒,
怎奈吴娃欲勾魂。
大家齐声叫好,并说好诗要成双,于是立波先生一杯酒下肚,又调上一首诗来:
太湖吴风自带香,
酥手轻撩余韵长。
烈酒不放秦川汉,
美眉无须仔细量。
    对于一般的客人,也就在第一境界的欢乐气氛中结束了宴请。如果是情投意合的朋友,那么接下来就可以体验第二境界的奇妙了。第二境界是“诗境”,即诗意性饮酒。在这一境界,抛开礼仪,撤下面具,纯然是真性情的坦然呈露。此时,酒已经达到一定的量了,正所谓“花看半开,酒饮微醉”之际。立波先生于此时天机自动,灵慧泉涌,动静皆是舞,出语即为诗。豪迈之言,伤感之语,婉约之辞,淡雅之句,或吟或唱,载歌载舞,总是即景抒情,即兴发挥。能够同立波先生在第二境界诗酒唱和的人,也不必是什么诗人、文人,但必须是性情中人。也不是故意营造刻意设计,一切都是顺其自然而已。
    立波先生有《归来的朋友》和《走好•朋友》两首诗,前者是为朋友接风,后者是为朋友饯行,都是在酒过数巡之后即兴而作的。《归来的朋友》充盈着豪情,激荡着希望,是酒神精神与青春意象的强强联袂,诗云:


朋友携酒归来/喝吧/这干烈/燃烧离别的愁闷/打开故事的闸门/让杯子丈量浪游的岁月
喝吧/这醇香/熏陶奋斗的收获/注定要香飘万里/让大碗诠释回乡的生命
一杯杯浸泡着心中的遐思/串起鼓荡的歌谣/从此不在流浪/炉火正红/火与酒燃烧着寒夜/点燃了一轮朝阳正在喷涌
《走好•朋友》则写得情意绵绵,甚至有一种妈妈心肠:
你要走了/请把这个季节带去/让温暖陪你上路/寻找新的结局/没了你的歌声/留下的只有一条/弯弯的小路/茂密的红柳/还有这本未打开的日记
你要走了/把这个祝福带去/外面的世界很大/收获韵华要靠自己/不要相信太多的诺言/路上有坎坷崎岖/让真诚消除冷漠/让爱沐浴陌生/牢牢握住人生的/主题
由第二境界过渡到第三境界是比较容易的,但是有两个“槛”,一是酒德要高,胡言乱语者、呕吐狼藉者、兴奋难抑者止步;二是略通庄禅,因为第三境就是“空境”,酒也不喝了,话也不说了,素处以默,妙机其微。但也并非绝对的不言不语。其实,酒还是在喝着的,有意无意地喝着;话也还是在说着的,有意无意地说着。头脑很清醒,心境很空旷。立波曾引庄子的一句话形容这一境界:“淡然无极而众美从之”。许多时候,立波先生于此寂寞之境 开始了他的烫画或诗歌创作。他有一首《徐徐拂过的风儿》,大约就是在这种状态下创作的:
我期盼,风儿
这徐徐拂过的风儿
清新而又柔软
如我微微涟漪的思绪
默然而又梦幻
风儿徐徐地拂过
似莲的清纯
带来大静中的了然
思绪幽幽的遥远
像蒲公英的花伞
遣散浮生的慵倦
我期盼,风儿
让风儿驻留身边
让风儿在心中柔曼
伴我禅意的度过
每一天
    诗中充盈着一种禅意,但不是那种古典的禅意,更不是枯禅、冷禅、顽空禅。留驻于身边、柔曼于心中的风带着莲花的清纯和蒲公英的缠绵。这是绚烂之极而后皈依的平淡。

                                 四

    第一次欣赏立波先生的诗,是在一个雪花漫舞的傍晚。当时把酒赏雪,说了一些略带情色的话,立波来了兴致,执酒吟诗,动情处竟然有些语噎。诗云:


这不是
冰凉的雪
这是洁白的羽绒

这不是
洁白的羽绒
这是润地的甘露

这不是
润地的甘露
这是季节的回归

这不是
季节的回归
这是失恋者沉重的泪


    吟诵的声音越来越低沉,吟到最后一节已经是一字一顿,像铅块一样砸进我的心中。我不能理解,刚开始还是一种轻盈的心绪,怎么几经转折就会在一瞬间变成沉重的回忆?男儿有泪不轻弹,那失去的“季节”看来真是再无回归的希望了。但是,在我心目中,立波先生是既便酒入愁肠,也会化为豪气吐铿锵的,怎么会写出如此凄美婉约的诗句呢?立波先生淡淡一笑说道:“人都有软肋,重情者必为情所困。”说着回屋拿出一叠白纸,那是十几首情诗,风格基本一样。有一首《夜的思念》,诗是这样写的:
午夜/在漆黑的夜幕中/我睁大眼睛寻求日间的灿烂/从心底泛起的思念/久久呢喃/ 
人/渐渐地近了/却怎么也不敢伸出双臂/怕再拥抱住冰冷的无声/就这样望眼欲穿/
诗的主旨十分明确,是对失去的或者是逝去的爱的无望的甚或是绝望的期盼。诗人用情太苦,几近于幻听幻视。一次次在幻觉中见到那个“人”带着“日间的灿烂”走来,而一次次拥入怀中的却是“漆黑的夜幕”和“冰冷的无声”。所以诗人再也“不敢伸出双臂”,然而又呆呆地站在那里“望眼欲穿”。如果说前面那首诗的意境有些凄凉,那么此诗则近于酷冷。声音是无法拥抱的,何况无声;声音是没有冷暖之分的,何况无声。但是诗人分明感觉到了可以冻僵世界的“冰冷”和令人绝望的“无声”,为什么还要“望眼欲穿”呢?我们是不是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他的豪迈和洒脱如何转变为如此执着的苦恋?情到深处便是解不开的千千结,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说称之为“情结”。这种“情结”可能在心灵深处冷冻封存,也可能闯入意识表层而泛滥。立波先生在《假如》一诗中给自己的情结寻找到一个美丽的归宿。诗中写道:


虔诚地祈祷
融化冻结的心
让泪水泛起的长河
把炽热的爱
载入你的芳甸
诗思很美,可惜只是一种“祈祷”,现实中,似乎并没有接纳他这“情结之水”的“芳甸”。于是他那“冻结的心”,就未能融化,最终变成了“破碎的冰柱”。这是诗人在《破碎的冰柱》一诗中告诉我们的:
真不知怎样才能融化/经历磨难凝结成冰柱的心/在阳光里拉长/在月色里铮亮/为期盼春的恋情/沉重地悬挂在屋檐下/等待朔风捎回哪怕是无字的信
痛楚的失望越来越多/滴血的心/支撑不住期盼的重负/坠落在坚硬的地上/剔透晶莹的骨骼/梦碎成星星
这诗的意象实在是令人既有柔肠寸断之感,又生无限感佩之情。陆放翁有名句:“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柴立波则是“坠落粉碎散作星,只有情如故”。我们不想过分深入诗人内心的隐秘世界,我们敬重立波先生的这一份感情,但是我们更希望他不要真的“碎成星星”。
历经许多劫难的立波先生没有“碎成星星”,但却“与月亮交谈”起来,在一首题为《与月亮交谈》的诗中,他给我们营造了一种十分幽雅而略带伤感的意境:
云间孤独的蹒跚/没有繁星的陪伴/寂寥的空旷里/你是否也在失眠/回过那一半脸/和我一起交谈
不要栽培苦涩/不要让沉默孕育一切/同是沦落者/何必计较天上人间/抛却那不幸吧/让我们一起交谈
我们的心盛载的不是死水/胸中激情如海/只是不说/悄然流失了许多爱恋/拭去羞惭吧/我们一起交谈
大凡从炼狱中走出来的人,都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立波先生有过九死一生的劫难,但是从没有放弃过对美好理想的追求。他的《燕子》一诗就是最好的见证:
当你铰啐了一个冬季
剪出绿的靓丽时
那春雨也轻轻洒下亮晶晶的丝
织着新的希冀
    立波先生在新的希冀中,终于由一己私爱走向大爱乃至于“泛爱众”。在一首名为《一个偏瘫女孩之冬天的早晨》的诗中,立波先生设身处地的表达了残疾儿童对健康生活的渴望;在一系列关于动物的诗和画中,表达了对这些动物的关爱。在《放它飞翔》一诗中,他甚至规劝放风筝的人们,只要“轻轻一松手/它就获得自由/虽然不能永远不落/但没了牵制/没了羁绊/纵然有一天摔回大地/总算有一次自由的体验”。这是现代的自由思想与古老的仁厚情操的和谐统一。

    附记:蒙立波先生信任,由我帮他整理近年来所创作的部分诗作。我在整理的过程中,不免考订故实,揭橥微言,进而浮想联翩,于是写出以上文字。立波先生阅后认为所叙本事大体属实,但提出两点质疑,一是感到有些地方推许过誉,愧不敢当;二是责问,何以在百十多首诗中只对情诗大加摘引并作评论,认为这样会引起误解。对于第一点,我说,君有万斤粮,人有百杆秤。文章虽然是出自我的手笔,但衡量却并不全是出自我的私秤。对于第二点,我引用了几句古语,一是《世说新语》中的一段论情的文字:“圣人忘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钟,正在我辈。”二是冯梦龙在《情史序》中说的:“四大皆幻设,唯情不虚假。”立波先生当然不是圣人,但也不在“最下”之列。何况爱情是人一生的课程,立波先生的这门课业不错,情诗写得真好。此正应了一段古语:“夫一往而至者情也,苦摹而出者意也;若有若无者情也,必然必不然者意也。意死而情活,意迹而情神,意近而情远,意伪而情真”。立波先生之情诗,虽然不乏意匠,但无刻意之作,所谓情景相激,意境相生,神与笔应而发之,故多有天然可爱之韵致,绝少拿龙捉虎之架势。而后者恰好时当今诗坛之通病之一。

                                                          吴廷玉
                                                    丙戌年六月草于宁波
                                                       七月改于张北

  • 上一篇文章: 《周平江之歌》——肖云潮、马岚、欧阳范海

  • 下一篇文章: 《精神之树》——张栓固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回山梆子05-再见了大别山

  • 回山梆子04-大吊车真厉害

  • 回山梆子03-浑身是胆雄赳赳…

  • 回山梆子02-我坚决在农村干…

  • 回山梆子01-谷子好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啼笑皆非的穿越

  • 汉字

  • 《平凡的世界》——路遥

  • 《生命从明天开始》——春…

  • 《返老还童》—编剧: 斯科…

  •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联系站长 | 友情连接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富丰路4号工商联大厦A1606 邮编:100071   电话:010-52452238 010-57127585 传真:010-52215355 电子邮箱:chinawyj#vip.sina.com(请把#换成@)
    版权所有 北京世纪采风文化发展中心 京ICP备050323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