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首页  天下文章  艺术长廊  文艺资讯  文艺活动  文艺访谈  名家精品  艺海群英  关于我们  入会须知  请您留言  艺术团  

  面条菜       

 

面条菜

 

[ 作者:张栓固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4798    更新时间:2009/11/19    文章录入:清水

面条菜的官名怎么称呼呢,没有认真考究过,家乡的人们就是这样称呼的。在我可以叫上名字的野菜中,面条菜是我最为喜爱的。在所有的野菜中,它的性格较为腼腆的了。柔和且恬静,温情却低调。
每年的二三月,正是人们青黄不接的时候,面条菜和许多的野菜都如时地来临了,生长在漫无边际的原野上,单调的有些苍凉的黄土地上,因了他们的来临就生意盎然了。 面条菜基本生长在麦田里,有的贴着麦苗根长,有的则在地垄中间,那嫩黄的身姿,盈盈地摇曳,还挂着一两滴晶莹的珠露。有许多的早晨或者中午,一群的孩子提着竹蓝,拿着锅铲,来到田野上挖野菜,田野和麦田很快地容纳了他们;孩子们散落在一望无垠的绿色间,像一只只颠簸的船只,晃动着、起伏着、惊呼着,便有了清脆的童声飘了出去,那些声音在那片杏树林缠绕了许久,又传了回来。每一棵面条菜被孩子们的发现都伴随着无限的喜悦。仿佛它的到来,就是要把一种喜悦带给这个寂寞已久的世界。
面条菜的吃法很简单,用开水绰了后,拌凉菜,一点盐,一点醋,再一点辣椒,就可以使它美味了,一股清淡淡的香,在空气里飘散,一团盈盈的绿,诱惑着人们的眼球,着实的使你胃口大开了。如果做下锅菜,稀稀的饭碗里,就有一两片绿在荡漾着,竟然荡漾出生气,荡漾出诗意,也荡漾出生命无限的豪气!做成菜馍馍,也会更利口的多了。其实,人们在吃这些的时候,诗情画意是没有的,浪漫的意识也不会有的,有的是赶快填满机肠辘辘的肚皮罢了。的确,面条菜和那些野菜们延续了世世代代多少个生命,也养育了我们这个民族呢。
面条菜的一生是那样平平淡淡地度过,虽然总不断地献出自己的生命,却从不被人们所注目,我们在无数的文字里或者在那些颂歌式的文章里,无法找到它的名字,哪怕对它有一句的颂扬。它似乎从来就没有想到,大概在它的意识里,所有的这一切,所有的荣辱和生生死死都平和面对。它们在春天悄悄地来了,在收割季节又无声地去了。如果人们需要,情愿地献出自己的躯体;剩下的时光就是和田里的麦子一同地生长,和麦子一同地长高,像麦子或者说像大地忠实的仆人,作为一个陪衬者而已。人们在提到的陌上花开,还有一片灿烂,面条菜总也那般淡然。当然,它不是那样的无所作为,在它长高的时候,就开出一朵一朵兰色的花朵,或者是红色的花朵。那些花朵啊,很小很小,如果不注意,很难发现;花朵的颜色呈姿色和红色,不是那种娇艳的红和深刻的紫,而是浅浅的紫,淡淡的红,在波浪翻滚的绿色里,多少地显得微不足道,但是,有了它们的点缀,这绿色的麦田,就多姿多彩了,就多了田园的浪漫,就有了灵魂一样让人们的眼睛一亮。
麦子熟了,面条菜也就走完了自己的一生,随着人们把麦子割倒,它们也随着麦子一样倒地,一样地将身躯被碾麦子的石碌碡碾碎,真的是“零落成泥碾作尘”了。只是他们已经把成熟的种子播撒在田野上了,等待着来年的春风。
咀嚼往事,总有几多的苦涩,几多甘甜,几多怅惘。现在的歌坛或者别的文化领域发明了一个新名词:原生态。那么,这些默默无闻的野菜,可不可以叫做吃文化里的原生态呢?你瞧,那么多的野菜,我们都吃过的,黄黄苗(官名蒲公英)老婆脚指甲、车轮草、白蒿、汲汲花、水芹菜、野苜蓿、恢恢菜、麻紫菜等等,等等。不管怎么说,我怀念吃野菜的日子!

  • 上一篇文章: 梦回桃林

  • 下一篇文章: 秋思雨浓浓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回山梆子05-再见了大别山

  • 回山梆子04-大吊车真厉害

  • 回山梆子03-浑身是胆雄赳赳…

  • 回山梆子02-我坚决在农村干…

  • 回山梆子01-谷子好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啼笑皆非的穿越

  • 汉字

  • 《平凡的世界》——路遥

  • 《生命从明天开始》——春…

  • 《返老还童》—编剧: 斯科…

  •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联系站长 | 友情连接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富丰路4号工商联大厦A1606 邮编:100071   电话:010-52452238 010-57127585 传真:010-52215355 电子邮箱:chinawyj#vip.sina.com(请把#换成@)
    版权所有 北京世纪采风文化发展中心 京ICP备050323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