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首页  天下文章  艺术长廊  文艺资讯  文艺活动  文艺访谈  名家精品  艺海群英  关于我们  入会须知  请您留言  艺术团  

  秋思雨浓浓         

 

秋思雨浓浓

 

[ 作者:汤蓉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3698    更新时间:2009/11/19    文章录入:清水
簌簌雨声,滴落了多少秋风秋雨愁煞人的落寞,看一地落红蘸着金黄写就一段轻舞飞扬。扯一段珠帘雨幕做嫁衣,清晰如镜,幽思如我,怎一段黄粱之梦可说。唱一曲秋风啸原,歌一曲秋花凝霜献舞,看秋月似水柔情,怎及它秋雨浓浓满地情思。
晓窗无月,凉意习习,掖被而睡,迷蒙中,睁开蒙眬的双眼,抬头四望,一片朦胧的秋色,一片迷蒙的世界。知道吗,记忆中,秋的天际是那么疏朗,旷远,一望如洗。像块洁白的画布,上面涂了最纯粹的颜色,整个的就是一块晶莹透亮的玻璃水晶。似乎还遗漏些什么。是南归的燕子?是逍遥的风筝?还是披着厚重的外衣想着心事的乌云?抑或是轻薄的风沙?
在凝眸的遐思里,眨巴着眼的雨悄悄浸染进来。起始只是雨丝飘拂洒落,夹杂着一绪茫然,茫然的还有那迷蒙的眼神。伸伸懒腰,打个哈欠,房檐下似乎聚起了响动,听不真切,但又在轻轻叩问。慵懒者,如我,一定以为这些叩问难以捉摸,哪怕绞尽脑汁,也难给一个同样清泠的答复。于是索性不予理睬。谁料其更加不依不饶,加重了语气,一声声叩击着慵懒疲倦的心房。是生气了吗?还是只是想看看我是不是你忠实的聆听者?还是想听听我是如何用稚嫩的文字来为你描绘明眸?
怎么回答呢?不要怪我已经江郎才尽,在那火辣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的炎炎夏日,在那样躁动不安的日子里,仅存的华丽词藻我已经全部送给了磅礴的夏雨,委实没有多余的留下。那靡丽倚叠的从句,那些满腹深情的款款诗歌,炽烈的风雨已经为它拟写了最富于激情的曲谱。在殷殷的雷声中翻开了一篇又一章。同时翻开的还有,无时不在我们心尖的瑰丽。随手翻到了初秋,眼前就飘落一位九天的仙姝,素颜敛容,从清霄带下感时伤怀的莹露。指尖流露的是那飞泻的眷眷情深,纵有千般话语,此时也不知该如何启口。一时更加烦乱,细数指尖的凝脂,路上便满地的叮咛追问声。只有草凝神不动,依然兀自的绿。兀自在梦中搜寻夏的音符,秋的足迹。摸一摸浸水的细指,滚动的玉珠抚慰着心灵的梦魇。
迷蒙的写意中,雨蹁跹而至,像是从杳远的天穹带来一个疏阔的梦。周围包裹着一片悄声细语,穿线的雨珠散在窗台、矮墙和草丛上,迸出一长串轻灵的故事。屋檐聚起的水滴冲击着石板,如奔放的马蹄声此起彼伏。枕着双手倾听那天籁般的声响,原来入秋的感觉除了凉爽之外,还可以有这么多的甜蜜和温柔。
屋里分外寂静,偶尔翻身弄得凉席格格作响。车轮掀起的水泻声不时划过空阔的街道。尔后,耳畔的清吟渐次舒缓,汇入了驰骋半夜而略感倦怠的梦里。梦里的乡音是那样的清新,滴嗒滴嗒地从微笑的面容里灌入憨憨的心里,是那样的清凉,好像是在炎热的夏日里忍受着燥热的时候突然地就得到了一股清清的泉水,让人有说不清的凉爽。
梦寐时,雨已在繁乱的马达声遮掩下默然而去,连漫街的细流也找寻不到。水泥地面洇染过一般,积水里影印出法国梧桐沙沙滴水的枝叶。鸟在树上空寂地叫着。沿街的早市开始忙碌,吆喝声、吵嚷声、磨刀霍霍声和沉重箱子落地的闷响交错在集市上空,支开一张硕大的网,把人们往来匆忙的脚步绊在摊前。揉揉眼,依旧睡眼惺忪,看看天幕,雨丝扯落了一地的珠帘,飞飞扬扬的是夹杂着微笑的涟漪。
一道道白线从茫茫间垂悬而下,与地面交会之际,碎珠声密集如筛,在地上挣扎着跳跃着,想要摆脱大地母亲的亲吻和拥抱。调皮的小家伙,这么快就想自己好好地畅游一番了吗?撑伞而行,雨点在咫尺的伞面叩打了一路,像顽皮的孩子欲窥探下面的究竟,一刻不停的追问。涉水而过,脚底便踩出一个个高低浅深、抑扬顿挫的音符来。迎面的车驶过水洼,遽击起一腔激越。漫天遍野之间是那扯落了的珠帘,卷着花花绿绿的伞面,携着满面的幽思和慵懒。
收束好伞,使劲把叮铃追问声关在办公室的门外。泡上一杯茶,和着从窗户挤进来的杂响写下了几行字。旋即就被更加犀利的雨声搅乱了思路,一时望着窗外失了神。地上残花散落,夹角的竹叶窸窸窣窣。沿窗边行的虫儿不时被水滴打掉,依然笨重而固执地求索着。凝神中,看那稍远的一棵大树低压着枝条,不堪于骤雨的敲笞,正在嘶哑地抗议。迅疾的风横扯出三尺宽的雨帘,划过树冠哗然作响。振聋发聩的声响把心气神都凝结在一处了,不得不对大自然的力量生出由衷的敬意。
凝思中,一直问自己到底夏的曲谱是在什么时候结束的,什么时候秋已经被推到了台前感受观众热烈的掌声。问蝉蝉不答。不是吗,蝉曾在地底下构思了多年,才登台吟咏了一个盛夏。而今它们也有些迷惘。是因为它再也找寻不到自己曾经自鸣得意的那个火辣辣的场景了。取而代之的是凉凉的秋意。寻迹找去,夏日的开始仿佛是一场剔透淋漓的大雨,冲开了艳丽的花苞,装点出道旁繁茂的树冠,饰浓了楼间翠嫩的草地,把一片绿意盎然的勃勃生机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 
而秋,则按照沉思的节拍,缓缓踱步而来,袅袅侵袭人们浓浓的倦意。一场场的秋雨,把季节的思考荡涤的更加透彻、清晰,了然于目,了然于心,了然于情。扑簌如诗的日子里,众虫开始畅鸣,三言一拍,或五言一句,或是一首古风。总是音节齐整,音色纯丽,咬字归韵,谈吐矍然。而悲怆的蝉声却日渐消弭了,是应该怜悯它生命的华彩乐章戛然而止呢,还是应该庆幸它已经全然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可以皈依天门了。
还是在前几日秋雨洗彻的地面上,躺着一只蝉,软软的躯体已然僵硬了,聒噪的鸣唱已然寂寂无声了。是皈依还是解脱?它抛开了夏日里的虚华,带着一生方可得来的领悟,进入永久的冥思中。静静地仰着,如禅师般入寂,是那样的高傲洁然,是那样的祥和安然。也许是秋风把它的魂魄带走的,也许蚂蚁发现了,送到了造物者轮回往生、繁衍不息的处所。一切对它来说都已经是过去时了,一切对它来说也都是将来时,等待着下一轮的辗转轮回的新生。
风,卷起蝉翼般的雨纱滑过眼前,满眼的朦胧让人感受到那种轻柔的微抚是那样的惬意。撩开轻纱,是一堵斑驳的墙垣,年岁的青苔剥落了满眼的沧桑。缺口处斜侵过密密的细雨,上面蔓延着乱絮一般的藤草,伴着青黄枯涩和殷殷向上的期盼,在雨中摇摆。这摆动与秋雨无关,连藤草也不清楚,也许只是略显无助的战栗,也许只是无意识中自然而然的摆动,与谁都没有什么大的关系,只是自己一时的迷离。依然是扑面而来的绿,满眼青翠并没有转身就离去,但已洗的泛黄,更加疏离开来,不起眼的小黄斑也终于在萧瑟的秋风里伴着秋雨的朦胧慢慢长大,雕琢成一丝丝泼墨的写意。不知会过多久,雕蚀的秋雨就将剔去细密的黄叶,绿意也会收敛,集蓄到地底下的根部。亲吻养育了它们一生的母亲,也汲取来年重见阳光的养分,待春雨来时萌发,待甘霖普降时疯长,摇摆在墙上争夺雨露分享阳光,用青春再造一片绿色的堡垒。
周围迷濛着一片水雾,楚楚的高山和楼宇被隔断,飘渺虚浮。工厂的锅炉如海市中的巨轮,直直地吐着蒸汽。快到午饭时间,街上的行人不多。冷冷清清的秋雨浇熄了许多人的胃口,餐馆难得如此空闲,小两口终于有时间可以坐下来好好聊聊将来的打算了。老板娘在仰头看天,也没有说什么,脸上是平淡的表情,继而和老板说着什么,时而发出一两声淡淡的笑声,好像秋雨带走了客人并没有带走他们的生活,不管怎样该笑的时候总不能哭着。街上的行人似乎都没有注意到雨,只是举着伞,那样慢条斯理地低着头走着他们的路,甚至都不看一眼脚下的路。冷冷的天色,冷冷的雨,冷冷的表情。他们就这样极平常地走着,不紧不慢,就那么极平静地走着,偶尔会停下脚步来看看天空,看看被雨淋湿停留在树上的那些鸟儿在那里叽叽喳喳地吵个不停,是厌倦了这样的日子了吗?雨下大了许多,噼里啪啦地打着四围的树木,把被黄土淹没的叶片清洗得一尘不染,噗噗地打在地面上,溅起一阵阵的水珠。披着雨布的骑车人掀起雨帽,望不清前面迷离的路,珠帘扯落了雨披的前沿,骑车人只能扯扯帽檐继续前行。雨天行路难。  
汽车鸣着迟钝的喇叭,分明只是给自己壮胆,因为它的鸣叫是那么的无力那么的嘶哑。小餐馆旁的修理厂里面停着大大小小的汽车。它们是被主人遗弃在这,或者是遗忘在这。我不知道,只看见它们已经染上了斑斑锈迹,不再神气活现地奔驰在路上。这场秋雨一落,怕是更要破败不堪了,或者它们就会这样永久地躺在这里等着被主人当废铁卖了,再也不能在马路上显示它的威风了。                            
走在雨幕中凝神静思,不觉时,思绪陷入到秋的平淡中。不是吗,秋风已经扫落了红叶,秋霜已经打落了枯黄。秋雨,又增添了多少扰人的秋意。从遮盖不住的天边,玉鸾和鸣的车马以一种极低的姿态俯掠过头顶,闭上眼就是那隆隆而过的声响,在秋天的原野里,等待着另一个相约的日子的到来。扫荡了酷暑的残绪,后面是如千军万马急驶而过的秋讯,隐约带着逼人的傲气。阵脚开阖处,露出遥远空旷的天际。冥冥中似乎有一种力量在支撑着这浓浓的秋意,带着凉凉的秋雨飘飞,一阵阵洒落在金黄和绯红交织的迷离中。思绪飘飞中,秋雨带着浓浓的倦意慢慢走在了渐行渐远的路上。迷离的斑驳中,夹杂着喧闹的声响。此时的秋雨竟是那样的微薄,微薄到了让人几乎忘了它的存在。是秋雨在说,就要走了,冬踮着脚尖慢慢地来了。听到了吗?那微弱的喘息声夹杂着沉重的北风呼啸。睁开眼,打断纷飞的思绪,原来雨还在滴嗒滴嗒地滴落着,行人还在雨中慢慢地走着。
雨,本是秋官传令的使者。冷雨过后,万物便匆忙披上裁剪出的秋装。又把嫩香的玉米棒子从秆儿上催落。煮熟的棒子上带着秋的滋味,啃着就让人觉得是那样的香甜可口。
看,蜻蜓从草间惊起,去找寻一潭清泓。天凉了,该去寻找下一个栖息的地方了。动物们开始打理冬时的蓄藏,要早早地准备冬眠的储蓄了,不然皑皑严冬怎么度过。
孤寂的小楼里,我将思绪放飞在秋雨的凝眸中,临窗的幽思在心中升腾起一阵阵凉意。
细雨轻拍着窗,网住了我的视野,网住了整个秋的残破,网住了整个心的纠葛。让躁动的心停下脚步好好观赏即将远行的人间秋色。
雨时而急促时而缓慢地穿行于街市的每一个角落,穿梭在每一个人的心田里,是滋润了干涸的心田,是哺育了躁动的灵魂,在秋的凉意中慢慢领悟生命更替的年轮。
昔日的喧闹,匆匆的行人,飞驰的车辆早已模糊在视线中,感觉到的只是惆怅和瞬间的回忆。在那珠帘铺就的水天世界中,满眼的雨丝让心底的惆怅更添几许伤感。
雨丝仿佛从童年愉悦的诗梦里飘进孤寂的困惑中,那一丝丝的凉意中感慨童年的天真,感叹成长的无奈。当经历了很多事之后,才发现雨水的淅沥是在倾诉着岁月的磋跎,人生的落魄与困惑。
我喜欢雨,喜欢孤独的雨,诗意的雨。留在心里,留在感觉里,留在彼此的思念里。
熟悉的雨隐藏着默契,不需要什么刻意的修饰,只需要一点点耐性和悟性。冷雨微寒,窗外是潺潺的雨声。潇潇的雨幕,像落叶飘飞,似静夜飞花。灯下是清清的茶水,淡淡的书香。令诗情浓郁,让心绪飞扬。那就让我且随先人诗词的牵引,拨云穿雾,去感受雨为何物?竟能使昼短,让夜长,能被人千古吟唱。
对于雨的描写,自古以来,佳句甚多,小女子才疏学浅不能挥笔抒情只得借用古人语来描一番秋雨浓情。苏东坡的“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温庭筠的“咸阳桥上雨如悬,万点空蒙隔钓船”;还有韩愈的“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都描绘出了潮潮润润的雨给人们带来的美好享受。骤雨初歇,景色清冽,诗人们难免会感慨万千。性喜田园的王维一曲《山居秋暝》唱响了秋雨濛濛的美妙景致:“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仿佛将我们带到了世外桃源。这里不见喧嚣的车流、混沌的天空,只有风爽月明松清,让心情得到片刻的沉淀,那种清净的世界值得恋恋尘风的人好好回味琢磨。豪放的苏轼也免不了在秋雨弹拨自己的心弦,《浣溪沙》里阵阵雨声飘飘雨丝至今让人回味无穷。“软草平莎过雨新,轻沙走马路无尘。”是一种雨后扬鞭的快意,软草,轻沙,让诗人策马赶路心自闲,挥洒文字云雨间。
雨,很奇妙,是大自然的魔术师,当你高兴的时候,它像一首欢快的歌,隔了窗子听去,欢快悦耳,清韵悠扬。当你落寞的时候,它又变成一首忧伤的诗,雨打窗棂,平添感伤。诗人们也常常借雨抒情,移情于境,将爱、雨、情、愁,织就成一张细细的网,网住了一颗颗孤独驿动的心。唐后主李煜吟出“窗外雨潺潺,春意阑珊。”诗人身陷北国,中宵罗衾似铁,细雨潺潺盈耳,心绪无比哀伤,种种愁情,岂是一声对雨长叹所能承载。亡国之主的怅然和绝望在雨中慢慢滋长,怎一个愁字了得,只好让其化作千丝万缕细雨,在空中飘洒,将自己的凄清在雨中落寞隐去。
雨不但可观,更可以听。李清照的“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听上去是那么凄凉,凄清,凄楚。是一个饱经忧患的弱女子在风雨声中感叹世事的无奈,感伤时事的变乱,那一种孤独落寞或许只有秋雨的滴嗒最为明了。还有她的《添字采桑子•芭蕉》描绘到坐听雨打芭蕉声的情景,“伤心枕上三更雨,点滴霖霪,点滴霖霪,愁损北人不惯起来听”。凄楚之外,更添凄迷,怎让人不为之心力交瘁。无论是疏雨滴梧桐,或是骤雨打芭蕉,都像是一颗湿漉漉的灵魂,在屋前窗外,呼唤呢喃。掩卷暇思,几番风雨几多情愁,在这样落雨的季节里,生命在接受着涤荡,一场秋雨过后,生命的空灵是否会在雨中的寻觅里再次感受震撼的力量。
窗外,秋雨还在飘飘洒洒。如烟似雾地笼罩着冥冥众生。想着重聚遥遥无期,也就“古往今来多少事,都随风雨到心头”了。
  • 上一篇文章: 面条菜

  • 下一篇文章: 隋文帝与仙游寺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回山梆子05-再见了大别山

  • 回山梆子04-大吊车真厉害

  • 回山梆子03-浑身是胆雄赳赳…

  • 回山梆子02-我坚决在农村干…

  • 回山梆子01-谷子好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啼笑皆非的穿越

  • 汉字

  • 《平凡的世界》——路遥

  • 《生命从明天开始》——春…

  • 《返老还童》—编剧: 斯科…

  •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联系站长 | 友情连接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富丰路4号工商联大厦A1606 邮编:100071   电话:010-52452238 010-57127585 传真:010-52215355 电子邮箱:chinawyj#vip.sina.com(请把#换成@)
    版权所有 北京世纪采风文化发展中心 京ICP备050323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