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首页  天下文章  艺术长廊  文艺资讯  文艺活动  文艺访谈  名家精品  艺海群英  关于我们  入会须知  请您留言  艺术团  

  仰望星空         

 

仰望星空

 

[ 作者:张本高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4191    更新时间:2009/11/19    文章录入:清水
我常常喜欢在一个静谧的地方独自仰望星空,让心灵的风帆在明净如玉的蓝空悠然航行,在闪烁的繁星间轻轻荡过,去领受太空的美丽与神秘。
这种喜爱在童年就开始了,我的童年不是无忧无虑的日子串起来的,生活的贫困与局促,使我变得孤独而内向,只有在俯伏窗口或在野外小山上仰望星空时,这颗童心才是灵动的,照彻灵光。在夏夜听老人们讲月亮和星星时,我也会变得天真,满心愉悦。他们说月亮上有棵桂树,有个叫吴刚的人夜夜用斧子砍树,但他砍一斧,桂树就长一寸,永远砍不倒的。月亮上还有琼楼玉宇,但只住着一个美女叫嫦娥,那只捣药的玉兔就是她唯一的伴侣。而那数也数不清的星星,每一颗都联系着地上的一个人,星光的明亮与暗淡就意味着那个人的祸福与顺逆,带着光焰的尾巴的流星就意味着一个人的逝去……。听了这些,更使我纯真的童心对浩瀚的星空产生莫大的敬畏与惊奇。
在后来的生活中,我更感受到父老乡亲们对天的敬畏与虔诚。天是公平而正义的,无时无刻不在以明察秋毫的眼睛察看人间。你是弱者,你凭白无故地被冤枉、被暗算,甚至被投入监狱或者要开刀问斩,无处申诉,无处辩白,你只有呼天,只有天是明白的,恶人敢于欺天,定会有报应的,下民易虐,上天难欺。对天的敬畏使许多人不敢昧着良心去干坏事、恶事,比如著名清官杨震对半夜三更送来的贿赂银子严辞拒收,送银子的人说,在这半夜之时无人知晓,奈何拒收?杨震说,你知我知,天知地知,怎说无人知晓?
我更感受到,因为对人间的不平与苦难无可奈何,百姓就把理想的世界放到天上去,天上有玉皇、有王母娘娘,有众多仙人和天兵天将,在天国一切都是合理的、公平的,天国的秩序不容破坏,若有仙女思凡也是违反天条,是不允许的。所以牛郎织女只能在七巧之期有度相会……虽然,我不能相信这一些,但我却愿望真的有天国,天理昭昭,人莫能欺。因此,每当仰望星空时,除了惊奇和敬畏之外,心里更增加了一份庄严的道德定律,素月分辉,明河共影,表里澄澈的星空,就是凛然的正义。
我曾在北方的大草原仰望星空,低吟过“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也曾在长江的波光里仰望星空,低吟过“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而每次的仰望星空,心头都会涌上许多的疑问,许多的为什么,比如时间的概念究竟是什么?宇宙的概念又是什么?我头上的星空究竟有多大?密密麻麻的星星为什么都会发光?是由什么物质构成的?淡淡的银河看上去就像星云,难道也是密集的星星汇聚而成?还有,这宇宙到底有多大?有没有边际?有没有开始?有没有结束?在宇宙中我们又处于什么样的位置?有没有一个星体也有生命存在?如果有,又是不是我们想像中的天国?
对这些问题,古代的先哲不是没有论说过,古人不是说“盘古开天辟地,三皇五帝相生”吗?老子不是说过:“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吗?《圣经》不是说上帝以七天的时间“创世纪”吗?但毫无疑问,这些论说都不足以解脱挂在我心头的那些问号。
我终于踏上天文学的门槛,不为其他,只为好奇。我终于惊奇地看到,万象争辉的宇宙比我们想象的要奇妙得多,复杂得多,瑰丽得多。而且还看到在天文学的领域里,有那么一个巨大的、光辉的天文学家的行列,在人类认识宇宙的进程中,耸立着许多先躯者伟岸的雕像,耸立着一座座巍峨的丰碑。
比如波兰科学家哥白尼在1543年就以科学的日心说,否定了在西方统治了一千多年的地心说,引起人类宇宙观的重大革新,沉重打击了封建神权统治,使自然科学从神学的统治中解放出来。半个世纪后,意大利科学家伽利略通过望远镜观察天体,证实了哥白尼的日心说,还告诉人们那些被神当作装饰品画在球形窗帘般的天上的星星,实际上是随着时间运转和改变的实体。罗马教廷对这些挑战神学的科学先驱者残酷迫害,把他们投入监狱,甚至杀害他们。1980年,罗马教廷宣布取消对伽利略的审判,这是一个最经典的讽刺。
比如美国天文学家黑尔尽其毕生精力研究并发明了大型反射望远镜,被称为黑尔望远镜,建造了拥有世界上最大的折射望远镜的叶凯士天文台,并拍到第一张太阳黑子光谱;李维特提出如何利用造父变星测量天文学距离,在大小麦哲伦星云(银河系以外的星系)中,她发现了2400颗按固定周期变暗变亮的星星,在此前都不为人知;哈勃计算出仙女座星云距地球93万光年,提出很多星系是旋涡状的,还有少量星系有向两侧突出的旋臂,还指出宇宙在不断膨胀,宇宙中所有星系都在渐渐地彼此远离。
1927年,勒梅特提出宇宙大爆炸理论,提出宇宙起源于一场大爆炸。20年后加莫夫和亚法推断出在宇宙大爆炸最初几分钟的化学反应,涉及的化学元素和产生的化学物质;1947年贾科尼和其他科学家利用“乌呼鲁”上的X射线源——天鹅座X?数据第一次向世人出示了黑洞存在的证据,并认为恒星级的黑洞的产生由于质量超过太阳10倍以上的巨星耗尽了能量崩溃而产生的。而斯皮策在星际中的气体、星体、星群和星系的演进的研究中提出原子核在太阳和其他星体的等离子区进行聚变,这种聚变有一天会为人类提供清洁能源。   
鲁宾是个非常叫人喜爱的天文学家,童年时就经常整夜地睁着眼睛,看天上的星星随着地球的转动慢慢地穿过太空,从那时起就决心要成为一个天文学家。后来她的博士论文就提出一个让人震撼的结论:一些和银河系同样距离的星系在宇宙的某些部分移动的速度要比其他位置快,这就暗示星系在围绕一个不可知的中心运转。其后的研究中又证明了暗物质的存在,在宇宙中90%-95%的物质除非通过重力效应,否则是无法探测到的。只有少量天体是常规的诸如黑洞、大行星或昏暗的白矮星,其他的绝大部分都是亚原子或者其他非常规物质构成的。鲁宾获得很多奖项,包括皇家天文学会金奖,她的四个孩子就是四个博士。在鲁宾之后,皮尔姆特和斯密特的研究结论更令人震撼:宇宙不仅在膨胀,而且在加速膨胀,还像鲁宾证明暗物质存在一样,他们提出:所有物质的质量都比不上一种更神秘的存在——一种存在于宇宙自身的力量——暗能量。
现在世人所认识的星空与以前认识的已完全两样。现在的天文学告诉我们,太阳只是一颗普通的恒星,在银河系的一侧而非中央,太阳系是数不清的行星星系中的一个,银河系也只是几十亿个星系中的一个,这些星系与四周的无形的黑暗相比,又只是无边的黑暗中的一些稀疏的斑点而已。宇宙是何等浩漫、何等深邃,是真正无边无际的存在!
现在当我们仰望星空时,我们在更加惊诧的同时,更会深刻地认识到自己对知识的满足,自己的狭隘、狂妄和自以为是,该是多么地渺小和可笑!
自文艺复兴开始以来的500年中,世界上为天文学做出杰出贡献的科学家,已为数众多,其中领军人物也数以十计,但在这个行列中没有中国人的名字。是中国人不关心天空吗?我们还注意到,世界顶尖级的科学技术大都出自美国,天文学也是如此,那些领军式的天文学家多数是美国人,有的本不是美国人,后来移居美国,成了美国公民,并在科学研究上取得巨大成就。像爱因斯坦原是德国人,加莫夫原是俄国人,贾科尼原是意大利人,后来都是美国公民。虽然美国在世界上老是招骂,但这个国家确有自己的独特之处。像当年的南北战争打得如此激烈,后来北方已经绝对要胜利,北方就宣布:放下武器,就是美国公民。哪像咱们以前的中国人那样,对敌对势力决不手软,往往要杀满门、诛九族、刨祖坟、抽筋剥皮点天灯。美国人竞选总统那么激烈,但一经结果出来,马上握手言和,败方承认自己失败,甚至还号召自己的选民支持选出的总统,这就是他们民族的胸怀。虽然他们老是出这样那样的乱子或问题,但他们有自我纠错的机制,终究会自己把问题解决好。
在当今世界,一个国家要在科学技术上取得突破性成就,必须有雄厚的经济实力,有广泛的民主,还要有宽阔的民族胸怀和有利于促进科技事业发展的机制。否则,虽然也会取得一些阶段性的成果,但很难保持持续发展。
回想我们童年时仰望星空,那天空是那么明净高远,“天上星,亮晶晶,青石板上钉银钉”。那星星的光焰是那样清晰迷人。但现在己很难有这样的境界了,城市的上空白天是灰蒙蒙的,夜晚又像红黄的云团笼罩着,我们的天空,我们的大地都使人忧虑。我们看到许多人毫不心痛地把灵魂掏空,把金钱装进去,头足倒立,本末倒置,为了金钱,不惜把自己生存的环境践踏……
德国哲学家黑格尔说过:“一个民族有一些关心天空的人,他们才有希望:一个民族,只关心脚下的事情,那是没有未来的。”天空是涵盖天下的,天空的事就是世界的局势,人类文明的进程和人类的未来,就是国家在世界格局中的地位与作为,国家和民族内部的繁荣与和谐。而且当今世界有许多实实在在的天空的事情,比如太空空间站的建设,火星与土卫六的探测,登月工程,太空旅游,全球气候变暖的应对;全球环境保护……等等,这些都是前无古人的大业,在今天的形势下,你这个民族若不关心天空的事,你真的就没有未来。
温家宝总理曾对大学生说:“有两种东西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它们在我心中唤起的惊奇和敬畏就会日新月异,不断增长,这就是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定律。”有人在媒体上指出,温总理接连几次向大学生提到星空是有针对性的,如今的大学生、年轻一代,甚至整个民族都表现出对宏大抽象命题的冷漠,不论是国家的民主进程,还是世界和平的局势;不论是大自然的奥秘,还是人的深邃的内心,都被认为与己无关,不值得关心……中国当然有人在仰望星空,只是数量可能太少了。而且这些人几乎一定是这个社会的边缘人,他们自动沉默,很难识别,甚嚣尘上的都是务实而功利的声音……
这未免是一种遗憾。
星空是宽阔的胸怀,是对生命和万物的关切与挚爱,是永远炽热的对未知的探索的激情,仰望星空是对琐屑和平庸的舍弃。浩瀚星空,无边无际,流光溢彩,但愿它的神奇,它的美丽,吸引更多的关注的眼睛……
  • 上一篇文章: 听雪

  • 下一篇文章: 又见鄂尔多斯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回山梆子05-再见了大别山

  • 回山梆子04-大吊车真厉害

  • 回山梆子03-浑身是胆雄赳赳…

  • 回山梆子02-我坚决在农村干…

  • 回山梆子01-谷子好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啼笑皆非的穿越

  • 汉字

  • 《平凡的世界》——路遥

  • 《生命从明天开始》——春…

  • 《返老还童》—编剧: 斯科…

  •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联系站长 | 友情连接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富丰路4号工商联大厦A1606 邮编:100071   电话:010-52452238 010-57127585 传真:010-52215355 电子邮箱:chinawyj#vip.sina.com(请把#换成@)
    版权所有 北京世纪采风文化发展中心 京ICP备050323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