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首页  天下文章  艺术长廊  文艺资讯  文艺活动  文艺访谈  名家精品  艺海群英  关于我们  入会须知  请您留言  艺术团  

  魏尚河-青年艺术家         

 

魏尚河-青年艺术家

 

[ 作者:佚名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1740    更新时间:2009/11/19    文章录入:清水

中国学术论坛:你是在这个地方写的《我的美术史》吗?
  魏尚河:不是现在这个房间,是在通县南边靠近廊坊的一个村子,叫坨堤。书的后记里我写了那个时候的状态。

  中国学术论坛:你是怎么想到要写这本书的?
  魏尚河:因为我已经30岁了。原来有一个想法,在30岁前,要对自己视觉的记忆、文化的记忆以及教育的记忆,有一个自我清理。通过这本书,可能不是很完完整整的清理,但是,必须得清理一下,否则我感觉以前就特别地虚无,这是最初的一个动机;还有一个就是想挣点稿费,写完了,有钱画画。基本上是这两个东西。更重要的是前面那个,因为那个是必须要跨越过去的,必须要做的。

  中国学术论坛:通过这种书写的清理方式,你觉得效果怎么样?
  魏尚河:我觉得达到了一部分吧。比较深的进入到西方现代美术的系统中去,那个系统在我们考美院的时候,到后来开始进入创作时,它一直堆在面前,怎么穿越它?对这一大堆的东西有一个什么样的立场?独立的立场,这是必须的。不只是作为我一个人,我觉得我们这一代人都必须对我们所面临的文化现实有一个清理,更多的是对教育吧,艺术史的教育,应有我们自己的认识。而不是说,立体派的毕加索有多么牛,我们就信任它。其实“历史”,常说大事记的历史,有时间、地点、人物那种,但对我们个体而言,应该有自己心灵的历史。你的那篇文章《行为的纰漏》写的也有这个意思。必须有作为个体独立的对历史、对艺术史的认识,只有这样才会有能力,才能清醒地面对权威面对所谓的艺术史,也更为重要地面对自己的创作。

  中国学术论坛:在你最初了解的艺术家里面,记忆最深的是谁?
  魏尚河:噢,在我的记忆中有一个人一直没有变过,现在还喜欢他,是梵高。他的画到今天看也不错,很理性很有耐性,不只是感觉的东西;他的画干净,很单纯,有一种源头性的、直见性命的力量。我在小的时候,接触梵高,那时候根本不懂他的艺术。看的是黑白图画,印象很深:他头上缠着绷带,抽着烟斗。当时觉得这个画怎么这么怪。上初一的时候,从朋友那儿借的书,里面还有高更的。但事实上,在我写的这本《我的美术史》中,我自己选择的画家里面,最喜欢的画家是,莫兰迪,他的画更亲近于我自己的心性。我觉得莫兰迪在处理日常事物的时候,在认识世界的时候,他的那种方式,是非常自然又非常自由的,也很高级,他没有破坏我们的日常生活。他画的那些瓶瓶罐罐,那里面更多的是哲学性的东西。它不只是绘画本身,它是绘画,很美,但他远远超越了美学范畴,他最大的价值就是除了审美之外的那一部分。

  中国学术论坛:你是在什么时候接触到他的?
  魏尚河:我接触他是在97年左右,我买了他的画册,但那时候,说实话我真不太懂他,就觉得好,画得不错。这两年我经常在看,越来越喜欢。

  中国学术论坛:可不可以说,你的意识里发生了两次变化,一次是梵高,一个是莫兰迪。
  魏尚河:梵高这个人,我内心里一直没有变化过。小时候我喜欢毕加索,长大后我不喜欢他,否定他。但梵高这个人,我的感觉一直特别怪,见到关于他的文字我还是喜欢看一下,可能更多的除了他的画画得很好之外,他身上有一种力量,人格的力量,始终影响着我。说实在的,我觉得梵高身上有圣徒的品质。莫兰迪也有,他是一个隐士。莫兰迪是我后来慢慢认识的,是我自己真正有能力去理解艺术理解绘画的时候,我觉得他那种绘画是我最为喜欢的和对我比较有启示的,他超越了我们所说的小的自我的东西,很开放的,与我们每个人都有关系。他不是在表现一种东西,不像表现主义,把一种东西表现出来给你看,他把事物本来的复杂性给你呈现出来。

  中国学术论坛:一种自然的呈现。
 
 

 
 
2 中国学术论坛文艺访谈:关于《我的美术史》
   魏尚河:对,非常自然的呈现,他也把自我融在里面,不是说没有情感。但他不像有些画家,比如德国的表现主义画家,表现痛苦的个人情绪较多。还有像蒙克,蒙克也画的不错,他的画表现了他那个时代,挪威普遍的一种阴郁、悲剧的气氛和主题,也跟他个人的经历有密切关系。但我说的是莫兰迪的绘画,更加的开放,他呈现的东西是非常广阔的,很丰富的一个世界。

  中国学术论坛:你这样的去体会,是不是跟你自己的向往有关系?
  魏尚河:对,这个问题很好。他的绘画让我认识到,形象本身,是不可信任的。就像我们拿的录音机,或一本书,我们认为它是具体的东西,事实上,在莫兰迪的绘画里面,物体本身,是最不可信任的,是最抽象的。你看的时间越长,它就不是表面的一本书了,它是很多流动的因素组成的。其实在莫兰迪绘画里面,重要的一个东西是,他的形象本身是虚空的。他这个瓶子,没有重量,没有体积感,只有一个完整的轮廓线,好像有一点立体感,它有完整的物理世界的逻辑性,但事实上,它是空性的。这是他最让我动心的、核心的内容。物体与物体以及空间是融在一起的,有不可分割的关系,这样将会产生一个空间,一个呼吸的、整体的空间,和我们的生命体一样。它不是死的。毕加索的油画,我认为,它是死的,是风格,观念,是横向的展开,而非深入到事物内部,缺乏完整的精神性的东西。人们把他这种横向的展开,认为是敢于否定自己的一种创造力的典范,那是迷信,是艺术史教育的作用。莫兰迪的绘画,精神性是极强的。

  中国学术论坛:他那种东西,它的信任建立在什么基础上呢?
  魏尚河:你问的这个问题,恰恰是我自己以后要找的一个东西。象贾克梅蒂他也在找这样一个东西,也就是存在本身的一些东西,或者是和“时间”、“空间”发生关系的事物。我能不能找到,我不知道,但他至少启示了我。在我认识这个世界时,给了我一个高的起点。我不会只去画一个杯子,颜色怎么样,体积怎么样,审美怎么样,完了就完了,它只是绘画而已。但是我要超越这些东西。你的视觉里,究竟有什么样深刻的、本真的东西,你能不能看得到,能不能用画画出来,其实这是一个极其艰难、性命攸关的事情。

  中国学术论坛:那你觉得莫兰迪画出来了吗?
  魏尚河:我认为他自己完成了他的那种转换和统一,或者是和谐。

  中国学术论坛:它具体呈现出了一个什么东西,让你有所感觉?
  魏尚河:他的绘画是穿越了形象的,就说形象本身是虚空的,形象中“实”的价值恰恰是“虚空”。而不是一个单一的物化的,像我们日常生活中看见的表面那样。他的绘画里有一种光,丰盈的、连续不断的光。这种光,我认为是自然的光线和画家精神深处的光源的统一体,更多的是后者。

  中国学术论坛:还有什么别的艺术家呢?
  魏尚河:太多了,学院派的,包括艺术史的那些画家。也不是他们没有一点点价值,我只是说,那种东西比较狭窄,有限。包括今天我们看见的中国一些当代画家,还笑啊、哭啊、闹啊,我认为,跟我自己没有什么关系。它没有触及到一些更深邃更宽阔的境界。不是说他们就没有价值,他们也在完成自我认同,一种对社会的批判和审美的迷恋,但那不是我所认同的,我所追求的。我觉得艺术更大的价值,它会创造一个独立的生命,就像我们肉体生命一样。通过诗歌,你自己写诗你知道,文字本身可以独立的有生命的。一千年之后,我们人死掉了,语言本身还活着呢,那是个灵魂,活着的。绘画也是这样,我觉得莫兰迪绘画在我今天看来,它是完全活着的,它里面是有呼吸的,有连绵不断的空间。他画里,至少有两种东西,发生了关系,比如一个物体和一个物体之间的关系,物体和环境之间的关系,通过处理事物中的阴阳,虚实和正负等对立统一的关系转换,形成一个新的空间,而事实上,“时间”在里面成立,这时间不是我们常见的那种太阳升起太阳落下的时间,它的时间是自成一体的。
 
 
 
 
 
3 中国学术论坛文艺访谈:关于《我的美术史》
 
  中国学术论坛:那你自己除了接触莫兰迪之外,还有类似的别的艺术家吗?
  魏尚河:我知道,莫兰迪他的绘画体系在西方现代美术史上已经有人整理过,从现象学的哲学背景,拉下来一个绘画谱系:从最早的塞尚、莫兰迪、德朗、贾克梅蒂、到当代的阿利卡,以及洛佩斯、森山方,等等。有些人是受哲学的影响,有些人是通过自身的观察与思考,他可能也没看过现象学,但阿里卡是研究过现象学的。贾克梅蒂同时代的思想家萨特,跟贾克梅蒂交流过绘画和哲学的关系,贾克梅蒂的绘画也深入探讨了“距离”的重要性。在这个绘画体系里,或者说精神谱系里,它大的方向,我认为是一致的。但是通过自己穿越的时候,每个人又有新的道路,又不一样了。所以在这个基础之上,你怎么走这条路,那完全是你个人的事情,那是非常艰难的。眼前的世界看似花花绿绿,当你试图要进入时,实际上一片黑暗。

  中国学术论坛:你有了这样一些观念之后,再来看你以前的艺术实践,是不是会看得更清晰些了呢?
  魏尚河:我这两年看过一些画家的东西,也在反思自己的过去包括现在,我觉得自己以前的东西很盲目,对艺术史的教育并不清醒。

  中国学术论坛:可以结合你具体的作品来谈谈吗?
  魏尚河:比如说我早期喜欢过抽象表现主义,美国的,罗斯科,当时非常喜欢,也喜欢过观念绘画。

  中国学术论坛:当时喜欢他什么呢?具体说说。
  魏尚河:当时喜欢它,就是觉得,罗斯科的绘画,直接触及到你心灵敏感的经验。但是现在反过来看,还是比较单一,当时就是他那一部分单一的东西打动了我。他的形式就是两个色块嘛,但现在看来,我个人认为,对我不够具有挑战性,不具更加宽阔的东西。后来我也画了些观念性的东西,那时是受80年代的新绘画影响,美国的、德国的新表现主义,还有意大利的超前卫绘画。80年代兴起的这一批画家,我觉得他们的绘画特别有活力,绘画的思维是不一样的。但在我理解西方绘画传统与中国绘画传统时,再反观80年代新绘画,我觉得他们也有狭窄、僵死的东西,这些东西在80年代可以说拯救了绘画,使绘画有了新鲜的血液活了起来。我自己再看古典绘画时,或早期现代主义的时候,我理解到绘画就是绘画,绘画和图像是两码事。今天,我们看的中国一些当代画家,画了很多画,我认为它不是绘画本身,它是图像,必须要靠阐释才能成立,而不是像莫兰迪这样的绘画,它不需要解释,去看去感受就行了,不需要一个大的文化、哲学背景,后现代那些背景,去慢慢阐释。我们看莫兰迪的绘画,看乔托的绘画,本身就是活的,通过你的心灵去领悟就行了。他们的绘画本身是有传统的,是手工劳动,具备很丰富的精神品质。我现在看古典绘画,就很喜欢乔托的绘画,他的绘画也是活的。

  中国学术论坛:好了,你提到了80年代,对你来说那究竟是个什么概念?
  魏尚河:就是新绘画,那个当时对我影响非常大,我甚至觉得那是自己一生的方向。

  中国学术论坛:它代表的是西方当代绘画吗?
  魏尚河:对,西方的,它的思维已经不是早期现代派单一的美学思维了,它是用绘画来表示对绘画的立场,表示对美术史的立场。你看西方80年代的绘画,他们挪用啊,他们把历史上现代派的东西拿过来我自己再用一遍,成为我自己说话的一些元素,其实它已经打破了所谓原创的东西。拿着中国学术论坛勇的东西来说我自己想说的话,在80年代很普遍。不只是绘画领域,还有摄影,装置,行为艺术,等等领域。

  中国学术论坛:你在80年代有多大了?
  魏尚河:我在80年代还是小孩子,还没有接触到。我是在90年代以后接触到80年代这些画家,现在他们已经50-60岁了。我那本书里收录了许多当代的一些画家,像意大利的克莱门特,库奇,美国的费谢尔,萨里,德国的基弗,里希特,巴塞里茨,还有很多。

  中国学术论坛:他们都是出现在80年代吗?
 
 
 
 
4 中国学术论坛文艺访谈:关于《我的美术史》
   魏尚河:对,他们几乎是在80年代起来的。那时很年轻,他们30岁左右,很有力量的。里希特更早。

  中国学术论坛:他们是你自己梳理出来的吗?
  魏尚河:不,他们是被当代艺术史归纳进一个系统里的艺术家,当我接触他们的时候,他们一批过来很多,我对他们有所了解,有所选择。当时对我影响非常大,我以为绘画就有戏了。事实上,我这两年,反观传统的时候,我认为,一个人,一个真正有力量的人,要么是一个引领潮流的人,而不是跟随潮流的人,要么就抛弃潮流。比如像莫兰迪、贾克梅蒂、塞尚、高更、梵高这样的人,他们当时也是在潮流里,后来发现这个与自己没什么关系,是死的,形式的,跟自己的精神生长没什么关系,没有一个人的“命脉”那种东西,他们就离开了,默默的画了一辈子。巴尔蒂斯也是一个例子。我不喜欢那种别人画个大头像,你就跟着画。中国今天比比皆是,什么都是跟着学,就是没有独立的精神,也不自信。人格不独立。真正自信就根本不愿跟着去跑。

  中国学术论坛:你是看不惯中国今天的现代艺术了吗?
  魏尚河:也不是看不惯,是我对自己不满意。我觉得中国的当代艺术还需要20年的清理和进展,才有可能出现真正成熟、有价值、有贡献的作品。

  中国学术论坛:那你这个说话的基础是建立在……?
  魏尚河:这个基础是建立在80年代中国绘画艺术的发展,包括90年代中国当代艺术受到西方认同的时候,我发现了其中有虚假的东西,一种虚假的成功。

  中国学术论坛:你讲一讲呢?
  魏尚河:就是说,他们使用的方法较简单,对中国的现实过于简化,过于象征化,符号化,一种表征的社会学,缺乏内在的真实的东西。但中国的艺术家在国外屡屡获得成功,参加这个艺术节,那个艺术节。我认为这一批人几乎是牺牲的一批人,他们的价值就在于他们的牺牲。除少数人的个别作品外,比如徐冰的《析世鉴》。他们没有获得一个高度的价值。

  中国学术论坛:他们是以什么形式牺牲的?
  魏尚河:我就觉得他们的牺牲让我们这一代看到了前面人致命的局限性,我们如何超越,这是关键。

  中国学术论坛:他们具体处理到一些关系了吗?比如艺术与精神、艺术与现实……
  魏尚河:他们处理更多的,我认为,不是精神上的东西,是单薄的社会学的东西,意识形态方面的东西。

  中国学术论坛:个人记忆呢?
  魏尚河:对,也有这种东西。但他们的艺术有效性很弱,价值很小。他给你一个东西,甚至是泡沫,虚假的。为什么说虚假,他没有触及到中国现实中、丰富的褶皱和坚硬的骨骼。隔靴搔痒。没有需要穿越心灵的那股单纯、诚恳的劲儿。说到底,首先是人格的问题。他们给你的是知识,假哲学,冷漠空洞的形式。

  中国学术论坛:那他们在西方所获得的某些成功,算不算是一种有效性呢?
  魏尚河:我说的这个有效性,是艺术本身的有效性,艺术价值的有效性,而不是指在社会层面获得成功的有效性。对,那也是一种有效性,但对我个人而言,我不一定认同那种有效性,我警惕那种有效性。

  中国学术论坛:反过来说,西方对中国当代艺术家这种认同的眼光,是不是也要受到你的怀疑呢?
  魏尚河:我现在怀疑西方人的眼光。国际艺术节西方人为什么选择中国,其实里面存在着一个权力,像政治一样,话语、艺术、文化的权利。我需要有东方的这盘菜来摆在我的桌子上。虽然中间存在着一种国际交流,这没有问题,在他选择作品的时候,他有他个人的好恶,因为他是策展人,这也没问题,但我们在90年代看到的“成功”的那一批人,他们所做的作品,过于简化中国的现实,使用的方法也是比较老的,动不动可以拿一个五角星象征中国,我说的有点夸张,事实上他本质就是这样,还打着“前卫”的幌子。而中国的现实是很厚实的现实,你如果不用高级的艺术形式去表达这个现实,以及其中的精神活动,就不会产生艺术的有效性。
 
 

 
 
5 中国学术论坛文艺访谈:关于《我的美术史》
 
  中国学术论坛:那你的希望是一种什么样子呢?
  魏尚河:其实,我们在讨论录象《甘肃》的时候,包括渣巴写的那首诗《美术史》,你也看了,批评的也是这个问题。我们的当代艺术家给你的艺术,不是具体的,确凿的、细腻的;它不是观念化,是概念化。诗歌也是这样的,一首诗给你的东西,哪怕它不大,它让你感受到,清晰、具体、活着的东西。不是我说完了:长城啊,我爱你,就滑过去了;或运用符号,象征一下那么简单的。这对我们后来的人是没有启示的,这是最重要的。事物自身有它的织体、细节、规律和命运,我们得克制自我,去尊重它。

  中国学术论坛:是要呈现事物,不是通过事物去获得一个比喻。
  魏尚河:对,本质是这样的。中国90年代很多的艺术就是假,但他获得了所谓的成功。所以在这个层面,我们也可以直接怀疑西方策展人的眼光,或者说他们心里很清楚,但他们需要这种闹着玩的东西。我们作为70年代人,我们面对这个传统,这个历史的时候,不管它价值大小,我们都应该超越它。我们不可能再用那种简陋的方法,这里面就是一个方法论的问题,你不可能再用他们的方法论,因为你不能满足于那个方法论,那个方法论既不是高级的也不是有效的,更多的他们也是在重复西方的一般的东西。我们要穿越自己,也要穿越中国现实与文化的一些东西。一个人形成自己完整的作品,其实是非常艰难的,它需要一个生长的过程。话说回来了,我刚才为什么要批判他们,是因为他们太简单了,太容易了,投机取巧。艺术没有那么容易的,莫兰迪画了一辈子,才画了这点东西,贾克梅蒂那样的聪明人找了一辈子才找到一点点,绝对的真理。而我们今天,学一下这个,抄一下那个,成功了。这个成功,我认为是一个暂时的成功,是虚假的。每一个时代都在重复这样的规律。

  中国学术论坛:那么,我们还是回到你自己身上来吧,看看你从最初到现在是在怎么创作的?
  魏尚河:你的这个问题很明确,我现在回忆起来有点迟钝。其实,当初画抽象绘画的时候,使用的颜色呀、形式呀可能有些宗教性的情绪在里面。

  中国学术论坛:你喜欢用什么颜色?
  魏尚河:画面有些神秘感,颜色很少,单纯,不是鲜艳的,挺古老的那种,几个色块,受了些罗斯科的影响。当时挺喜欢的,那些东西能打动我,能表现人的心理上的一些情绪、经验,事实上自己表达的很弱。

  中国学术论坛:当时你在模仿那样的形式?
  魏尚河:对,过于模仿,典型的形式主义,并没有把想表现的心理上的感受表现出来,也没有能力表现,也没有清楚的认识,只是形式上的一种认识。也许是潜移默化的影响,或者潜意识感觉挺好的,仅此而已,那种东西非常弱。所以自己后来觉得抽象绘画画不动了,我觉得当代绘画,哎,挺有活力的,就慢慢介入,又对我个人日常的生活,近距离的事物发生了兴趣。我画的抽象绘画跟我原来画的抽象水墨画一样,它容易陷入虚无的境地,没有一个坚实的基础,我就放弃了它。那种方式那种语言是美国六七十年代很好的东西,今天我只是一种模仿和学习,我找不到自己,就放弃了,这可能也是一种牺牲吧。走过的路上,必需的一个过程。后来,我就喜欢画形象的东西,处理我自己个人近距离的生活或是这个世界上能够抓住的东西。

  中国学术论坛:具体说说?
  魏尚河:其实就是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感受到的一种焦虑、失败或矛盾的东西,我画的时候用了一些意象,但这些画没有深入进去。我发现再看古典绘画的时候,觉得这种东西对我来说太狭窄了,太自私,只是自我的一点小感觉。

  中国学术论坛:我的感觉是,如果我们缺乏对形象的感觉的话,我们会更多地是在一种情绪当中,获得的是一些印象,但印象到底是什么呢?
  魏尚河:我现在想说的是,我经过了这些失败、模仿,我应该超越它。超越这种思维和认识,我面对的还是那个古老的东西,什么对我来说是真实的,什么是跟我的生命和精神息息相关的,而不是那个潮流。我也见过那个潮流。比如写诗,如果诗歌跟我们的生命我们的精神生长没有息息相关的话,我们为什么要写它,这个关系是无名的。
 
 
 
 
6 中国学术论坛文艺访谈:关于《我的美术史》
 
  中国学术论坛:我觉得这样的表述里,是诗跟我们没有关系为什么要去写它?门跟我们没有关系为什么要去写它?椅子跟我们没有关系为什么要去写它?这是很抽象的。我们还不如开始去注意身边的一些东西。人的情感和他身边的一切是相关的,比如那阳台上的一盆花,就是情感的寄托,虽然天天见它,但只有在某一个时刻才能够被发现,因为那情绪是早就有了的。一个陌生的东西,你不可能马上就会对它产生感情。情感都是从熟悉的事物中建立起来的。
  魏尚河:嗯。从视觉角度来说,我要处理的东西,在我眼里,每一个事物,它们都是平等的。在我以前的话,他们都不是平等的。但我现在觉得,凳子、空气、鱼、中国学术论坛勇你在我绘画时,你们处于平等的位置上。一只苹果和一头大象在本质上没什么区别。

  中国学术论坛:你是有生命的,但我们是作为一个物了。
  魏尚河:对,可是,你们是有形象的。你们都是形象,那我怎么认识这个形象,这个形象跟我的视觉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系,我要通过绘画表现出来。我究竟能不能看到它,是我自己能力的问题。我觉得在我绘画时,它们是一体的,是平等的,是没有社会性的。我把它们放到一个紧密相关的空间里面。在中国学术论坛勇或是一个西红柿身上,找到我想找的最真实的东西:很微弱的、微弱的那些内容。比如,我现在画的是中国学术论坛勇,但画的又不是中国学术论坛勇了,因为事物老处于变化状态,它没有一个自我的规定性。最终会有不断流动的因素,在你身上呈现出来。实际上这里面涉及到了两个概念,就是“时间”和“空间”。当然它里面肯定介入人的情感,因为我是人,和物之间有一个交流的关系。艺术有一个基本的东西,不管用什么方法,肯定需要人的情感,即使是隐秘的情感,或者介入的情感。

  中国学术论坛:我们是以物的方式呈现在你的视野里,是你有了感情,投射到我们身上。那么反过来说,你所投射的感情,在我们身上会不会并不具有你那样的感情色彩呢?你怎么来面对这个矛盾?
  魏尚河:你刚才说的这些关系可能就会形成绘画。我说的是尽可能克制人的太强烈的情感,而需要一种隐秘的情感:我跟事物之间的一种态度,处理它的方式,跟它交流的方式怎么样,这是一种情感;还有一种很热烈,我说的不是那种。因为我现在面对的事物是比较冷静的、客观的。究竟是我的心灵投射在它上面,还是它对我发生了什么作用。这种关系在莫兰迪的绘画里,究竟是他的心灵经历了时间,还是物经历了时间,这是很难把握的,很难讨论的。他尽可能地在画物和他之间的这种关系,而不是把自己过多的情感投射在上面,我感觉是这样。它里面是有情感的,但更多的是虚空本身的东西,我说的虚空本身是有密度的,空间中有绵绵不断的密度。

  中国学术论坛:我有种疑问,就像你对莫兰迪的观念的领会一样,在这本书里,你又是怎样去领会别的艺术家呢?
  魏尚河:每个人的禀赋和抱负是不一样的。

  中国学术论坛:那么是不是可以说,在你写这本书的时候,你实际上是经历了很多观念的道路,你对其它艺术家的道路有一些什么看法?
  魏尚河:我现在喜欢莫兰迪的绘画,是因为它与我的心性很近。艺术史有那么多画家存在,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道路,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价值,至于说谁的价值大、谁的价值小,那只是个人的好恶而已。有些人对我还是有些影响的,他们通过不同方式触及自己国家的历史,文化,社会现实,也表达对自然和个人的情感。

  中国学术论坛:举个例子吧?
  魏尚河:就说德国的基弗吧,他相当一部分作品在反省纳粹历史,他运用德国历史上的典故、神话、寓言来批判德国这个民族的行为包括文化,他的绘画本身是带有观念性的,表现性的,他的画特别大,已经不单纯是绘画了,用的材料特别多,什么都往上搁:油彩、稻草、树脂、沙子、乳胶、废金属和照片等。基弗的图象中除了展示其历史与自然的同一性和矛盾性之外,对德国文化与历史的诊治和疗伤,也是他的一个大的抱负。他企图通过艺术担当起历史的责任,对德国的再生与艺术的再生抱以强烈的信心,而这一切都必须根植于对过去历史的深刻批判和警醒。
 
 
 
 
7 中国学术论坛文艺访谈:关于《我的美术史》
 
  中国学术论坛:他有一个行动?
  魏尚河:对,基弗,他有个强烈的姿势和动作,有直接的强度,铿锵有力,思想深邃。莫兰迪的力量是无形的,内在的,空的。这种力量很伟大,不是常人能够获得的。就像你刚说的,它是被消化掉的;像空气一样。还有里希特,他照着照片画,他和基弗在今天影响都非常大。中国很多人学他,画虚虚的那种,像照片那样,一学他就没戏了。在我看来,里希特是一个极其矛盾的画家,一方面,他利用照片与绘画的相互转化关系,显示出一个“反绘画”、“反艺术”的姿态;一方面,他又试图复活德国的浪漫主义传统。他的绘画就是在这种徘徊与斗争中形成的。他不是一个彻底叛逆的画家,而杜尚是。里希特的绘画,大多时候,都建立在缺损、空虚、不确定性、偶然性、瞬间性等等因素之上,往往引入一个“非常强烈的遗忘的价值”。他有一个观点,说我们人,爱自然的美,去投入感情,事实上自然对你根本就没有一点点反应,你看到的任何的美,只不过是你自己的心灵的投射;它是没有善也没有恶的,无名的状态;我们必须克服、拒绝的,正是自然。你想,这很有力的,甚至很残酷。这里面有虚无,有时间,主观与客观的关系,有自我与心的因素。这些,包括基弗和莫兰迪的思想就是我在这本书里面说的“有效性”,很有价值,给你一个非常丰富的世界,值得你去思考,我们受惠于它。

  中国学术论坛:还有吗?
  魏尚河:还有后期印象派里,如果说在认识事物的思维方式上,对我影响很大的画家,那么是塞尚,而非梵高。塞尚和莫兰迪一样,是个哲学家。莫兰迪的思维受其影响,在对形式上几何形状的理解也有影响。塞尚在找自然究竟是怎么回事,然后通过视觉表达出来。人对空间,对自然有什么样的知觉,这个知觉,如何视觉化。塞尚画了一辈子,画了一点空间、一点时间、一点自然的真理。塞尚,贾克梅蒂,莫兰迪,他们的绘画里多多少少有个人情感、甚至有个人情绪在里面,有点忧伤、生气、孤寂,禁欲。但他最初的动机不是表现这个情感,它是自然而然渗透进去的。一个人怎么面对事物本身,怎么交流。我想,平静的,中性的,无名的态度会更有效。非人的因素也很重要。所以我现在要清理想象的东西、记忆的东西、死的东西。我现在要去面对中国学术论坛勇,面对一棵树,去观察,用我的眼睛,我的智慧。可能这个方式很古老,但我想能走出一条新路。

  中国学术论坛:像这样的话,你早年的一些经验呢,怎么来处理呢?
  魏尚河: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就我而言,我在用诗歌去处理过去的记忆和经验。每个艺术形式自有它的独特性,谁也替代不了谁。它们的差异性,正是其迷人之处。

  中国学术论坛:你现在在绘画上想面对面的来处理事物,但形成你的那些记忆,会是安静的吗?
  魏尚河:我也经历过很多失败和痛苦,现在都过去了,时间会让一切都处于平静状态,现在回忆起过去的事情,也不觉得痛苦和焦虑。我觉得以前的我过于较劲,过于执着,对于一个东西,一下就扎进去了。那是我的问题,而不是事物的问题。现在,我处理事情的时候,把它看得平平淡淡的,效果可能更好些。以前的记忆,就让它成为记忆吧。我现在的想法,超越了以前。我的人生观、世界观发生变化了。以前我觉得一加一等于二,现在看一加一等于零。以前,我觉得一加一就是二,我非要把这个二找到,不惜一切代价。现在看,一加一,可能啥都找不到,我尽力去找了,我经历它,但不留恋它。我的一生可能就这样,简简单单,这样会更宽阔,走得更远。我希望是这样。

  中国学术论坛:没有了负累。
  魏尚河:我经过它,但我不希望它拖累我。我以前是经过它,全在我身上留下伤痕。但这伤痕在今天,我超越了。就那么回事,每个人都要经历事情。你不能老拿它说事,你必须往后走,往远走。你面对的不只你个人,还有中国学术论坛勇,朋友,自然,还有这个世界。人需要一个大度的心。

  中国学术论坛:可不可说,你现在是找到了两种表达方式,一种是绘画,一种是诗歌写作?
  魏尚河:对,还有一个写作就是批评吧,但我觉得还得努力去做。这本书是对自我的一个清理,但远远没达到我理想中的水平。

  中国学术论坛:这本书是批评吗?
  魏尚河:不算纯粹的批评,但不是一般的随笔。在这本书里,我的选择倾向就有我隐秘的批评态度。

  中国学术论坛:但是有没有你自己的观点呢?
  魏尚河:我的选择已经呈现了我的立场。有些画家我没选择,比如我没有选择毕加索和达利,这已经是批评的态度。我个人一开始就没有把它从历史或艺术史的角度去写。我要用自己的方式,我不会用传统的写艺术史的方式去写。

  中国学术论坛:那在你这本书的写作中,材料占了多少比重?
  魏尚河:也许有四分之一或者三分之一,我没统计过。在《我的美术史》里,每一个画家,都有我自己的见解,我尽力细致地去理解一个画家的作品。很多观点别人可能不同意,但都是我自己的观点。
 

  • 上一篇文章: 王昆-著名歌唱家、原东方歌舞团团长

  • 下一篇文章: 靳文艺-中国国家画院著名书画家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回山梆子05-再见了大别山

  • 回山梆子04-大吊车真厉害

  • 回山梆子03-浑身是胆雄赳赳…

  • 回山梆子02-我坚决在农村干…

  • 回山梆子01-谷子好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啼笑皆非的穿越

  • 汉字

  • 《平凡的世界》——路遥

  • 《生命从明天开始》——春…

  • 《返老还童》—编剧: 斯科…

  •  
     相关文章
  • 王昆-著名歌唱家、原东方歌…[5480]


  •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联系站长 | 友情连接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富丰路4号工商联大厦A1606 邮编:100071   电话:010-52452238 010-57127585 传真:010-52215355 电子邮箱:chinawyj#vip.sina.com(请把#换成@)
    版权所有 北京世纪采风文化发展中心 京ICP备050323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