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首页  天下文章  艺术长廊  文艺资讯  文艺活动  文艺访谈  名家精品  艺海群英  关于我们  入会须知  请您留言  艺术团  

  靳文艺-中国国家画院著名书画家         

 

靳文艺-中国国家画院著名书画家

 

[ 作者:佚名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2329    更新时间:2009/11/19    文章录入:清水

褚哲轮:我们的访谈从这次写生开始吧,你对现在的写生课怎么看。

靳文艺:国家画院倡导的写生课,对中国画的发展开启了一个新的课题,写生过去也有过,像傅抱石,李可染就是通过写生开创了自己的绘画语言风格.

过去有人认为西画的写生表现能力强,中国画要弱一些,我也一直有这样的认识,但看了范扬导师的写生画后才感觉到中国画直接写生的表现力是很强的,由于中国画材料的特殊性在抒发情感更直接更自由一些,把酒临风,对景泼墨挥毫这是任何一个画种所不能替代的,中青年画家们的优势就是他们都有受到很正规的美术基础训练,素描,水彩水粉都能画,如果能把中国画写生强化的到极致这样会对中国画的发展起到更大的推动。

季乐胜:龙瑞院长提出贴近文脉,是否也提出写生了。

靳文艺:是,他不仅提出了贴近文脉,并倡导写生,今年他就亲自带起了写生课题班,是为了经念李可染先生证辰一百周年,而开设的,

褚哲轮:强调写生会不会弱化对中国画传统的理解。

靳文艺:怎么会呢,只能是加深,传统研究的主要是笔墨,自然本身虽然没有笔墨,但自然可以让画家生发笔墨。

褚哲轮:尽管写生产生风格,但中国画毕竟是渗透着深厚传统文化内涵的艺术形式,比如对儒家“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的理解以及对道,禅的领悟,既是面对自然的山水,也是在对山水人文意义的理解,就象古人说的:含道映物、外师造化,而不仅是为写生而写生。

靳文艺:二者都不可或缺,对传统的理解和掌握是基础,但作为一个画家最终必须找到属于自己的个性化语言,写生就是在人和自然之间找到最佳的契合点,所谓天人合一,我想就是通过写生把天和我合为画,我即画画即我,

褚哲轮:自然生发的笔墨构成个性,而对笔墨的理解构成共性,古人没有今天的条件,无论交通还是写生工具,龙瑞老师也讲过:自然的山水也是人文的山水,因此面对自然时不仅要以艺术的眼光来观察,还要以人文的思考关照。

靳文艺:关于个性和共性,我觉的它们是,对立统一,的关系,无数个性的东西忙集到一个统一的规范之中,这就是时代精神,而时代精神又溶纳无数的个性化因素,这样才会有主旋律与多样化,每个时代的人文精神就应该是这个时代的共性特征,而每个艺术家对这人文精神的理解与实践体验的不同就构成了他的个性特征,一百个人看一个自然应该是一百个样.

褚哲轮:但是我们也不能不看到,现在大部分的画家却不是这样,古人在与自然的交流中找到了情感意识的结合点,艺术本来是生命的自然外化,像范扬老师那样在写生和创作进入的那种自然的创作状态的确不多见。

靳文艺:是的,看他写生象看舞者,真是一种享受,艺术家是用生命倾注于艺术,艺术是人本质力量的对象化(马克思语)只有这样画家才能达到他的人生最佳境界。这也是我到范扬工作室来研修的意义之一,而不仅是学习技法,因为这对一个画家来说并不难,一个艺术家还应有一种使命感。

二、我的写生探险。

季乐胜:你的黄河写生是不是也有某种使命感。

褚哲轮:应该有最深刻的感触,能否给我们谈谈。

靳文艺:人们常说生命情节,我的生命情节就是黄河,我出生在河套地区的黄河区,一曲凄婉的“走西口”把我的父辈从山西带到了那里,走来走去总离不开黄河,那是一个生命的锁条,很小的时候,我们问老人,黄河从那里来,又到那里去,老人们说:黄河是从天上流下来的又流到天上,李白是用诗来赞颂黄河的,而老人们用一种淳朴近乎神秘神圣的图腾崇拜式的心来表达他们的认识,所以我从小就有一种寻找的愿望,逐渐变为我的生命情节,七十年代中期我在内师大学习一直学习西画,一个偶然的机会我遇到了胡蔚桥先生,这一相遇转变了我的一生,我曾写过一篇文章《惨淡人生》,是追忆先生的,先生年青时在北京上大学,毕业后留在京华美专任教,与启功先生是同学同事,解放后辞职回乡,1959年内师大邱实冥先生推荐他到师大任教,解放前他们同在一起教书,内蒙的很多老一些的画家都知道他,也很敬重他,后因四清运动,他被作为拔白旗对象挨批,他又一次悄然离去几乎没人知道他的下落,他流落到乌海我成为他的入室弟子,并成为忘年交,是老人使我走上了中国画这条路,先生从各种皴法,树法到画理、画论、画史、娓娓道来,尤其是某家某派某件作品信手拈来,一一随手画出,是我所见到过的对传统有如此深厚功底的少有之人,真是一本山水画的活字典,第一次从他那听到:读万卷书,行里路的道理,到了八十年代正是而立之年,我有些恐慌感觉。

季乐胜:是否通了万卷书,想出去走走。

靳文艺:万卷谈不上,但确实酷爱读书,古今中外,文史哲美无所不读,你想,我那时就读过:中国画材料史,油画材料史,世界战争史,人类性史,连这些书都看可想其它书了,那时总在想,人生应有探险活动,先生特别告诉我读书行路,必不可少,从小的这种心理积淀终于崩发出来,1982年7月5号开始了圆梦之行,一行三人,途中退出一人,死了一人,我最终独自完成了那次写生。

褚哲轮:是全程吗?回来的时间。

靳文艺:是全程,从源头直到入海口,共步行三万里,一年零两个半月。

褚哲轮:是遇到很多危险,有遇险的事情发生吗?

靳文艺:天天都有,但过去的事不愿再提,今天的人是无法想象的,在黄河的入海处我茫然。真是一片空白啊,欲说无言欲哭无泪。就象你追寻一件事物,结果最后是空的,什么都没有,我在海边遥望大海的另一端,天崖无尽,秋风吼,海涛叫,又一轮海潮来了,沙滩上漂上一具死尸,已被鱼虾吃去了半个脸,我问渔民,他们说:是从黄河冲下来的,我立即联想那就是我自己,因为我多次遇险,如不是幸运也和这他一样躺在沙滩上。多么悲凉的秋天啊,

季乐胜:人生的问号和句号。

褚哲轮:彻悟了。

靳文艺:我是个性情中人,所以不适合从政,这也是我辞职的原因之一吧。

褚哲轮:旅行完成之后,应该是很轰动吧。

靳文艺:没有,恰恰相反,那时人们的认识不象今天,我得到的是要被开除的决定,多亏时任内蒙古团委书记的刘云山,就是现在的中宣部长,他给予肯定与支持才使我幸免于难,当时开除意外着宣判一个人的前途死刑啊,所以说刘部长有恩于我,但他可能已不记的这件事了,但对我当时是多么重要啊。

三、中国画何所向

84年苏天赐先生推荐我到南艺读高研班,苏先生是我的恩师,我们是在黄河写生途中认识的,他非常看重我,把我推荐给张文俊先生,从此我就随同张文俊先生研修山水画,当时李小山正是他的研究生。

褚哲轮:他是个影响很大的人物,他的“中国画之我见”“中国当代美术史”影响都很大。

靳文艺:他确实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很有才华,并写小说,他对中国当代的美术史确实起到了作用。

褚哲轮:从反面推动了中国画回归传统提前了几年。

靳文艺:南京两年多的学习对我的影响特别大,那真是虎踞龙盘之地,出了很多人才,如董欣宾,王孟奇,张友宪等,还有现在的范扬老师,他们都是我的良师益友,我很敬重他们,当时我在南京搞了个展览,影响还不错。

褚哲伦:我发现90年代初,有一个扇面画展,画册上有你的作品,那个是个集当时精英的展览,有田黎明,范扬,卢禹舜,陈平,赵卫……,一大批年青的画家。

靳文艺:那是一次非官方的民间展览,是组识者自己选拔的,我被邀请应该说是幸运,从离开南艺后我就逐渐回到边缘,离中心越来越远,80年代未,市委市政府力排众议任命我出任市第一任书画院长,当时不到四十够风光的了,但没想到从另个角度来讲这是一个陷井,从此开始陷入了漫长的行政工作,我在一幅画中曾题:十年梦醒已黄昏,那是我的心情,于是坚决辞掉了院长职务,出来学习。

褚哲轮:看你的写生又像是创作很完整。

靳文艺:实际上大自然就很完整,写生和创作不能截然分开,大自然提供给我们的信息量太大了,我们把握和获得的信息越多作品的内含就越大越丰富,就象托尔斯泰的小说《战争与和平》多大的场面多大的含量多丰富的语言,象雄宏的交响乐,我喜欢这样的作品。范扬老师讲:写生的艺术家手法就多样,不写生作品就缺乏生命力。记的陈大羽先生给我题辞:博采众美,熔铸百家,这对我影响特别大,我基本上遵寻着这条原则,古今中外,只要对我有益的我都要吸收,因此我对西画也情有独钟,两次到欧州各大博物馆考察学习,对油画与现代艺术的关注一点不亚于中国画。

褚哲伦:在你早年的黄河系列作品中,既有西画的影子又有中国画大构图大开大合的宏伟气势,去年你在曾来德画家书法高研班研修,看你近期的作品都很写意,用笔的味道很明显笔墨清爽气息古雅,尽管多非大幅作品,但都气势恢弘,这可能与早年画黄河系列有关。

靳文艺:看范老师画画,就有油画式的笔触,我喜欢油画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油画的笔触在心理上所产生的波动,非常让人激动,记的第一次见到油画是我们那里在街头立起一块《毛主席去安源》的巨幅画作,我在画前偷偷的不住的触摸画面的笔触,那凹凸不平纵横涂抹的笔触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98年在卢浮宫我乘人不注意偷偷的触摸了安格尔的《大宫女》,我对油画的这种笔触特别激动,这和中国画的笔墨有些相通之处,笔墨也好笔触也好在人的心里上产生一种震颤人的心理效应,随着这种运动着的笔墨笔触心里在作一种模仿,格式塔心里学称之为内模仿,特别是学了一年多的书法之后,再看范老师画画,看到他随着用笔那种轻松自在得意恣肆的形态不亚于一个舞者,这也是中国画的特别之处,抒情性与自娱性,心灵与情感的轨迹完全流动在笔墨之中,这是其它画种所不能替代的,我想凡高当年如找到水墨这种工具材料的话,不知道会有多么高兴,这也是我喜欢水墨的重要原因。

褚哲轮:在整理曾来德老师工作室教学录音时听说你曾多次到天津博物馆看古画。

靳文艺:06、07两年去了不下六次,我是去朝圣的,因为那有我最迷恋的范宽的《雪景寒林图》;和八大的《河上花图》,那是天堂之作,静穆的伟大高贵的单纯让我们永远顶礼膜拜,我以后还得去,永远看不够的,如同《蒙娜丽莎》《维纳斯》《大卫》属于全人类。

褚哲轮:你说你每次看感受都不一样,那么你认为当代人是比古人高了还是低了,境界还是技法。

靳文艺:经常有人这样问我觉的既不能厚古薄今,也不能以今忘古各有各的创造,总的来说是提高了,因为现代完整的艺术科学教育快捷的信息传递都使现代人在接受信息量上大大超过古人,当然现代人最大的问题就是躁动。为了生存的更好,要获奖,要卖钱,市场经济与信息化社会真是眼花瞭乱,画家能不躁动吗?我喜欢宋画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意境,诗一般的意境,那种无我之境,无人之境,都是无功利状态下创作出来的。

褚哲轮:古人静,今人动,古人为心性,今人多为利为钱,古人作品耐看,今人作品多躁动。

靳文艺:都是因为孔方兄惹的祸,你说画画要是不为了钱还干吗画画呀?你说画画就是为了钱你干吗还要画呢。

褚:你来国家画院学习是一种什么心态。

靳文艺:国家画院无论是导师还是学生确实是集中了国内一批精英人物,人才集集,他的教学理念与学习方法都与其它院校团体不同,确实是国家气概,国家水平,我想中国画院今后的发展将会对中国画的发展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我能在这里学习也是幸运的。

 

  • 上一篇文章: 魏尚河-青年艺术家

  • 下一篇文章: 陈丹-著名艺术家、作家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回山梆子05-再见了大别山

  • 回山梆子04-大吊车真厉害

  • 回山梆子03-浑身是胆雄赳赳…

  • 回山梆子02-我坚决在农村干…

  • 回山梆子01-谷子好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啼笑皆非的穿越

  • 汉字

  • 《平凡的世界》——路遥

  • 《生命从明天开始》——春…

  • 《返老还童》—编剧: 斯科…

  •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联系站长 | 友情连接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富丰路4号工商联大厦A1606 邮编:100071   电话:010-52452238 010-57127585 传真:010-52215355 电子邮箱:chinawyj#vip.sina.com(请把#换成@)
    版权所有 北京世纪采风文化发展中心 京ICP备050323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