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首页  天下文章  艺术长廊  文艺资讯  文艺活动  文艺访谈  名家精品  艺海群英  关于我们  入会须知  请您留言  艺术团  

  西门媚-著名女作家         

 

西门媚-著名女作家

 

[ 作者:佚名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3754    更新时间:2009/11/19    文章录入:清水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今天光临我们访谈间的是作家西门媚,欢迎您来到我们的访谈间!首先介绍一下这本书的创作动机,多长时间完成创作的?

  《实习记者》进入一段自己成长的心路历程

  西门媚:这本书是我在05年就开始考虑,06年开始写作,写作的过程大概半年的样子。

  主持人:当时怎么考虑,什么动机想到写实习记者这个话题?

  西门媚:现在叫《实习记者》,最开始的书名不是这个,当时是另一个名字,叫《短歌行》。
 
 
这本书的基本故事来讲是一个年轻人的成长故事,这个成长是从大学毕业以后进入社会,这个阶段的成长,不是我们通常成长小说讲的青春期的成长,或者是少年时代的成长,成为青年以后,他开始进入人生,进入社会这一段时间的历程,这跟我们平时看到的成长其实是后一个年龄段的。之所以写实习记者这个内容,其实是几个原因,一个是对我个人来说,我觉得它其实是进入一段自己成长的心路历程,更广泛的来说,我在媒体圈这么多年,对媒体有一定的观察和想法,这个时候我写的故事是放在90年代末,那个时间中国媒体变化很大,也是传统媒体进入市场化,中国媒体在转型,媒体分为南北两大阵营,所以放在90年代末这一段时间也可以反映中国媒体的变化历程,最后是落实到一个小女孩在媒体里面的故事,也通过主人公个人经历反映一个时代变化。

  主持人:这个问题可能比较俗,但是很多人会涉及到,这里面关于你本人的经历会不会有很多?

  西门媚:其实这样子的,本人的经历在里面不是以故事的方式出现的,这个故事是一个纯虚构的故事。本人在现实中遇到的很多细节方面的事情进入到小说,比如说年轻人出来如何找工作如何找房子,这些很多细节是个人经历,那种个人经历我想是很容易跟读者沟通的一点,我们那个年代,对90年代后期,年轻人必然会遇到这些问题,比如那时候不包分配了,自己寻找工作,自己要学会处理一些事情,这也是放在北漂的一个故事,这个小说可以从很多角度做一个解读,我希望有不同的读者来读这本书,对有一些人来说可能就看到一个成长的故事,有的人就看到一个爱情故事,也有人看到媒体,看媒体是怎么回事。假如对媒体不了解,就能看到主人公从不了解媒体怎么回事,通过她的眼睛看到媒体的每一步是怎么操作的,小说中有大量的细节描写,如果是做媒体的人,就可以看到90年代到2000年代之间媒体的风云变化。

  主持人:从你个人的角度来看,自己在业内这么长时间,你自己来看中国媒体界的风云变化,你可以分为哪几个时期,或者有什么你自己的想法?

  西门媚:如果分时期的话,简单来说我看是三个时期,一个是90年代中期以前,媒体格局其实就是规定性的,哪些是中央报纸,哪些是地方报纸,地方报纸其实也是代表一种党的喉舌一种主流声音,那时候完全没有市场。到了90年代中期,一直到2001、2002年之间就是一个地方媒体,都市类报纸,市场化的报纸,这些对传统主流报纸有一个很大的冲击。年轻的媒体人开始选择自己的道路了,不再是那种分配给它的一个职业,而是他自己需要争取的一个东西,慢慢可以寄托理想了,跟我们传统的差别非常大。2002、2003年以后,媒体格局已经开始成型了,以南方媒体为主,以代表市场有一定的新闻理想的这种媒体,有一定的势力范围了。然后主流的这种喉舌也是在一定范围内,已经被限制了,这时候网络媒体就出现了,网络媒体在这几年,肯定应该是算第四个时期了,网络的力量其实现在已经改变了很多的东西,它已经完全,甚至于不再是几大网站,有一些个人媒体,论坛这些,能够容纳很多声音。

主持人:好,我们回到文学创作上来,因为经常看其他的文字是非常生活化的,非常女性化的一些生活随感方面的东西比较多,很多的专栏形式呈现,在创作小说的时候,和你在创作平时的随笔性专栏性文字上,给你带来最大的创作的快感是在什么地方?

  西门媚:其实在写了小说以后,你就会发现,写专栏让你快感远远不能满足自己,因为写专栏的快感是一种你心里面有东西了及时的发泄,写小说是让你有了一个长期的压抑阶段,在写作之前要做长时间的准备,这期间你会非常没有信心,整个情绪都是被压抑到,直到你开始写,写就进入到一种工作和劳动的感觉,因为你每天都固定坐下来,按照一定的字数写下来,不能间断,你要克服自己的情绪和身体上的问题,写完了以后,有一种非常大的兴奋感,我写完了这个书以后头几天都不能睡觉,是一种巨大的喜悦,而且那时候的喜悦就造成了有一个月很兴奋,那之后又很长时间的情绪低落,人把高兴得东西消耗完了,经过这个过程了以后,就发现写小说不一样。
 
 

  主持人:会不会出现写小说完了以后,平时写专栏的时候感觉太轻了?

  西门媚:会,我专栏后来就减少了很多,写小说让我感觉到我的写作文风在改变,你观察事情会更细的观察,因为写专栏的时候要提炼一些点,每一篇文章有几个点,写小说你会更全方位的感知生活,非常细的,写出来的东西,很多朋友给我讲,说我的文风在改变,也有人说他们喜欢这种改变,他们可以借我的笔和眼睛看到一些他们平时没注意到的,或者是我在公共汽车上我听到人家具体的对话是什么,但是有一些年轻的读者觉得我的专栏没有以前好看,觉得以前比较跳跃,有一些调侃的小段子在里面。

  主持人:大家知道小写作肯定要大量的阅读,可不可以给我们介绍一下,你平时的阅读兴趣和范围?

  西门媚:其实我最主要的阅读是小说,我以前是比较广泛,对其他的科普都有兴趣读,国内外的小说我都很感兴趣而且读的量很大。如果是国外的女作家我最喜欢的是多丽丝.莱辛,男作家早期来说就喜欢的马尔克斯、昆德拉,这两年最喜欢帕慕克,这几个作家是我大量搜集他们的作品。但其他方面的作家我还是有兴趣,因为我写小说最初的出发点也是因为我本身热爱小说这个形式,我觉得这是满足人的白日幻想的一种方式。

  主持人:以前有人说不写小说的作家就不称之为作者,你怎么看?

  西门媚:小说对作家来说是一个很大的东西,每一个作家如果是一辈子都在写随笔,肯定还是会觉得自己有一个大的事情没有做,这是写字人的一个心病。

  主持人:至少一定要完成一个小说,那接下来会不会有新的?

  西门媚:其实我在写完这一部的时候,写作的快感和冲动,当时我就想写第二部了,很希望重新进入到整个过程,因为是一个高峰体验,当时就开始酝酿,然后这个酝酿过程到现在已经两年了,中间又做了很多短篇的尝试,其实我就是想做一些更多的技巧训练,我自己希望09年春天开始新的长篇的创作,现在我处于一种还没有动笔就缺乏信心的感觉中。

 主持人:我不知道你觉不觉得在成都搞文学创作是一个适合的城市?

  西门媚:其实有两种说法,成都很闲散,大家压力很少,经济压力啊,是否是一个适合写作的地方,就看成都的历史来说,其实小说家出的很少,这一点也很怪,比如说他们南京的作家到成都以后他们说成都的氛围跟南京很像,但是南京就出了很多小说家,另外和成都很像的一个城市是杭州,杭州也是小说家出的少的地方,这里面有什么很神秘的东西也是很难讲的。
 
 

  主持人:平时成都的作家在一起交流的时候,会不会考虑地域文风对一个人的影响?

  西门媚:这方面交流的不多,其实成都写作的作家中,最多的还是写专栏、随笔的,其实我周围很多朋友都是进行随笔创作,我估计,这方面可能跟这个城市性格有关系。成都很容易让人满足,在专栏和随笔中很容易找到这种情绪,很容易就抒发了,也许是需要更压抑的生活才可以出大作品。

  主持人:我之前看成都的小说,比如说《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包括《成都粉子》,非常的地域化,我们很少看到成都范围以外的小说作品的出现,当然有一些诗人在成都出现,是不是因为成都这个城市经不起沉淀?

  西门媚:也可能是因为舒适、悠闲,满足了。要出大作品还是需要人处于一种压抑,所以其实像陕西,我们看来生活是比较差一些的地方,但是就可以出很好的东西。

  主持人:那你接下来新的作品的构思会不会放在成都这样一个地域化的平面上?

  西门媚:有可能会放在成都,但成都可能只是一个背景。我更感兴趣的点是跟媒体有关的,跟我们这一代人有关,所以跟市民生活会离的远一些。

  主持人:你目前的生活很让人羡慕的。

  西门媚:这是压抑了很多东西,现在写作之所以放在成都,是因为成都生活便宜,在这儿不会在朋友圈觉得难看,因为只有放弃了那些东西才有更多的时间写作,平时的生活状态就可以过的很轻松,平时种种花,短途旅游,有时候看书、旅游。

  主持人:最近正在读的是什么书?

  西门媚:我最近在读的书,我把帕慕克今年出的几本书都读了。今年特别喜欢的是他的《雪》,我觉得对他个人来说也是一个巅峰制作,我也希望在他身上学到很多的东西。

  主持人:对你的影响主要是哪些方面?写作技巧?

  西门媚:其实是各方面的,对他喜欢,技巧也只是一个层面。因为他当时所处的那种社会状况跟我们今天中国的社会状况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其实就是处在一个乱世,有很多力量,比如说有宗教的力量,有一些主流的社会方面的力量,还有一些民间的力量,在这种很多股力量的冲击下,一些有想法的人和知识分子面临个人选择,所以像他在方方面面你就会觉得作品很好,他既是一部很完美的文学作品,另一方面在思想上,在命运和现实的方面对你很有启发和打动。

  主持人:你感兴趣的中国的作家,还有你觉得这两年比较吸引你的中国的作品?

  西门媚:08年我读的年轻作家的作品,徐则城,是70后的人,他的东西不再是传统期刊的感觉。他们写跟我们相关的生活,徐则城写的是北漂办假证的,卖盗版光碟的,他们这群人的生活,用一种现实主义的手法来写,这些东西就跟我们能沟通,其实也是我们在读国内作品长期感觉到比较缺乏的东西,因为现在成名作家因为历史的原因都是压抑了,所以他们的作品离我们比较远,而且他们成名了以后写的世界也不是我们看到的世界,比如说我读国外的作品,我就经常会觉得遗憾,为什么我们国内没有这样的作家来反映我们自己能看得见的生活,其实大家读小说也很希望能读到这一类,也希望了解他人的人生,其实读小说跟看电影有相似的地方,希望有另一双眼睛,现在国内慢慢有一些这样的70后的作家。

  主持人:你看80后的,现在90后的都开始出来了。

  西门媚:基本不看,偶尔能看一本,但是看的很少,比如说在网络上看。

  主持人:没有看他们的原因是因为你没有机会还是觉得?

  西门媚:韩寒的《光荣日》我看过,当时是一个朋友推荐的,那个朋友评语很高,我看了以后落差很大,我看了以后觉得它更像网上的东西,跟我们隔太远了,这也是一个有趣的现象,80后是一个很热闹的状态,70后是一个偃旗息鼓的状态,但我们这一代的生活变化很大,也很丰富,但是没有人讲述。

  主持人:所以需要人讲自己的故事。好,谢谢!

 

  • 上一篇文章: 扎西尼玛-著名藏族歌手

  • 下一篇文章: 刘党庆-成都青年音乐人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回山梆子05-再见了大别山

  • 回山梆子04-大吊车真厉害

  • 回山梆子03-浑身是胆雄赳赳…

  • 回山梆子02-我坚决在农村干…

  • 回山梆子01-谷子好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啼笑皆非的穿越

  • 汉字

  • 《平凡的世界》——路遥

  • 《生命从明天开始》——春…

  • 《返老还童》—编剧: 斯科…

  •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联系站长 | 友情连接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富丰路4号工商联大厦A1606 邮编:100071   电话:010-52452238 010-57127585 传真:010-52215355 电子邮箱:chinawyj#vip.sina.com(请把#换成@)
    版权所有 北京世纪采风文化发展中心 京ICP备050323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