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首页  天下文章  艺术长廊  文艺资讯  文艺活动  文艺访谈  名家精品  艺海群英  关于我们  入会须知  请您留言  艺术团  

  不能说的秘密         

 

不能说的秘密

 

[ 作者:黄书浩    转贴自:南阳    点击数:3383    更新时间:2011/8/28    文章录入:颜如玉
  不能说的秘密
                                                第一章   豆花
   二十多年前,一个外地迷路的疯女人流浪到我们豆庄村。疯女人蓬头垢面见人就傻笑,且莫明其妙大吵大闹,因此村里小孩子都很怕她。村里人也曾想办法赶过她走,可是她就是不肯走。整天在村里面转悠,就好像回到老家似的那样自由。
   那时村里豆根已经三十多岁,他因腿瘸了,又因家里面穷一直都没有娶上媳妇。豆根娘豆秧看那疯女人还有几分姿色,就动了心思,决定收养她给豆根做媳妇。豆根虽然不大愿意,但看着家中这番光景,咬咬牙还是答应了。结果豆根一分钱没有花就当了新郎。事后人们才知道这疯女人叫豆花,就连名字和豆根也这么相配。
                                               第二章    豆叶
    实际上这豆根不憨,不笨,也不傻,就是因这腿瘸耽误了他的婚事。豆根以前原本也不是一个瘸子。要说么这事情还得从头说起。豆根有个儿时的小伙伴叫豆子考上了北京大学,在豆根二十多岁那一年,豆子忽然回到了豆庄村。还到豆根家看望了豆根和他娘豆秧。
    豆子说,豆秧婶婶,豆根这么大了也没有工作,在家种地没有出息。我在咱们县城上班,县城伙食班少个人手。我看豆根兄弟人麻利,长的又帅,想让他到县政府伙食班帮忙。也算是个固定工作,管吃管住,还有工资拿。豆秧一听乐开了怀,这等好事竟然会轮到咱家,这有何不可啊。豆秧连忙答应说,好,好,好,你说啥时候进城工作?是现在吗?我忙去帮豆根准备准备。豆秧乐的屁巅屁巅,没有想到儿子豆根还会有工作干,而且是在县政府伙食上。要知道那个年代有个固定工作是件很了不起的事。
    说走就走,豆根还真在县政府伙食班上班了。后来因伙食上天热太忙,又请了一个叫豆叶的年轻姑娘给豆根帮忙。豆叶是那种人见人爱的姑娘,水一样的皮肤,笑起来还特甜,说难听点就是说那女人会勾魂。豆叶上班第一天便被豆根瞄上了。用豆根当时的话,这豆叶就是水灵,人勤快,嘴又甜,和她在一块干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反正就是亲切,舒服,让人不由自主的想去接近她,想她说话。。。。真的当时就是这种感觉。
    很快豆根和豆叶便确定了恋爱关系,下班时人们总能看到豆根和豆叶在白河边上嘻戏散步的身影,这让伙食班上的同事们都快羡慕死了。你看豆根和豆叶多浪漫啊,不是花前月下窃窃私语就是白河岸边促膝常谈。俩人似乎有说不完的甜言蜜语,每时每刻都能看到他们脸上漾溢着灿烂的笑容。其实在这同时办公室上班的杨干事在来伙食上吃饭时也向豆叶暗中传过情波,抛过媚眼,可是豆叶始终没有发觉。小杨干事是个好人,家庭条件也很好,听说他父母也还没有退休,都在县政府部门上班,好像还有些小权力。
                                              第三章    豆子
    好景总是不长的,有一天豆子把豆根喊到县政府外的一个小公园里,对豆根说,根啊,我们做了这么多年的朋友,好不容易在一块了。可是我明天就要调走了,不在南阳县政府工作了。豆根一下子愣住了,不在南阳工作,你要调到那里去?豆子顿了一下说,我也不知道,省里通知下来,说让我明天先去郑州市。我走后你在伙食班好好干,咱乡里人找个工作不容易啊。豆根没吭声,使劲点了点头,他没有想到豆子会调走。他更没有想到这是他和豆子最后一次见面,想到豆子要调走,豆根莫名其妙哭了起来。
   豆子第二天真的走了,而且走后就再也没有关于他的任何消息。豆子走后豆根美丽的爱情也遭受到了一次巨大的创伤,创伤的主要来源就是小杨干事,豆子走后小杨干事便不顾一切开始追求豆叶。明目张胆的给豆叶送东西,一点都不顾及豆根的感受,这让豆根很恼火。
   那天伙食上收完工后,豆根照例去喊豆叶出去玩,可是左右找不到豆叶,刚收完工豆叶没有理由跑远啊。豆根跑到路边正好看到杨干事和豆叶在一块,杨干事说,叶子,我们去白河边玩吧?豆叶说,有什么好玩的?杨干事说,我买了好多水果,我们去吃水果。说着从自行车前面的车兜里面拿出了一袋子苹果。豆叶想了一下说,好吧。于是豆叶坐在杨干事的自行车上飞一样走了。豆根气极败坏的追过来时杨干事已载着豆叶走了很远。
    豆根在女生宿舍附近等了很久,到天黑的时候豆叶才出现,豆叶是被杨干事送回来。俩人亲热一阵子豆叶才进宿舍。杨干事走后,豆根在女生宿舍下喊豆叶,喊了很久都不见豆叶出来。宿舍管理员说豆叶睡了,有事明天再说也不迟,不要在这里乱叫唤妨碍别人休息。
                                             第四章    豆根
    这天夜里豆根失眠了,是因为豆叶也是因为自已,因为自已太爱豆叶了,更何况俩人好了那么久。这天夜里豆叶也失眠了,是因为豆根,也是因为自已。因为自已太爱豆根了,可是豆根是个乡巴佬,家里穷的叮叮响,只有一个叫豆秧的老娘,其它的什么都有没有了。豆叶家是山里面的,祖祖辈辈都是面朝黄士背朝天种庄稼的。养个女儿就是想嫁个好人家,为家里面争光。更何况豆叶长的十分漂亮。豆叶想到杨干事心里就甜蜜蜜的。杨干事说爱她,而且是真心的。杨干事是南阳县的人,父母都在县政府当官,家里面还相当有钱。人虽然长的奇丑无比,但也无所谓,时间长了看顺了自然也就好了。至于他生理上的缺陷也不碍事的。豆叶想我要是能嫁给杨干事那该多好啊。可是这豆根该咋办哩?想到这里豆叶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酸楚,心里面矛盾极了,。。。。。。
    天亮的时候豆叶才迷迷糊糊睡着,睡一会儿上班时间又到了。豆叶洗刷一番就来到伙食上的厨房里开始干活。刚进厨房豆叶便看见豆根在厨房里虎视眈眈看着自已。豆叶心里哆嗦了一下,红着脸假装没有看见忙去干活。豆根追上豆叶吼到,豆叶,你给我站住,昨天你去那里玩了。豆叶很平静的说,我一个人到河边转转了。豆根冷笑着,说,你一个人去河边,我明明看到杨干事你们俩个一起去的,你们俩个还搂在一块。。。。。豆叶气得满脸通红,反驳到,是啊,我愿意和谁在一块都可以,你管得到我吗?豆根,我告诉你,以后咱俩互不牵扯。豆叶说完哭着跑出了厨房。
    一连几天都有不见豆叶来伙食上上班,豆根很着急。下班后豆根找到了女生宿舍,宿舍管理员说,豆叶一直住在杨干事那里,那天杨干事把她接走了。豆根听后像霜打的茄子失魂落魄的往回走。路过围墙时他听到外面有人说话,听不出来是谁的声音。只听一个人说,你看那伙食班的豆根真是个孬种,自已女人被一个丑八怪给抢走了也不敢吱一声。另一声音附和着说,说不定杨干事那个丑八怪早把豆叶的事给干了,哈,哈,哈,哈,哈。。。。。。。那笑声好像一把尖刀狠狠的扎进了豆根的心里。
                                              第五章     豆瓣
    很快豆叶又来伙食上上班了,当然是杨干事送她来的。豆叶还像以前那样勤快,只是再也不肯搭理豆根,一句话也不和豆根说。这让豆根很恼火。细心的厨师长豆瓣发现了异常,豆叶常到水池边干呕,但又呕不出东西。豆瓣悄悄的说,哟,这豆叶肯定是怀孕了,我老婆怀孕时就是这个样子。听到这些话豆根心里一揪更加恼火。豆叶怀孕了,怀孕的豆叶再也不肯理自已了。眼泪顺着豆根的眼角流了下来。快下班的时候,豆根忽然拿起厨房的大菜刀磨了起来,磨得,霍,霍,作响,就好像磨着自已心中的仇恨一样,对别人的话充耳不闻,磨得十分专注,似乎这刀得罪了他。豆瓣看了看,觉得有点不对劲。豆瓣说,豆根啊,刀都快让你磨秃了,你磨那么利干啥哩?豆根瞪着一双充红的眼睛,冷笑到,磨利了好切肉。说完依然霍霍的磨着刀。磨得每个人心里面直发毛,说不准这豆根是疯了吧,还想闹出点啥事。
   下班后,工作人员都吃完饭走了,卫生打扫完毕,所有的餐具也都洗刷干净放好了。豆瓣催促着大家赶快下班,他锁好门回家还有事。人都走的差不多了,豆根还在磨刀,不停的磨一点没有要下班的意思。豆瓣看出来了,这豆根是在等待时机,等待杨干事出来接豆叶,他是非要切杨干事的肉不可。豆瓣忙向洗碗工豆渣使了个眼色。果然不出所料,豆叶刚一出门杨干事就骑自行车向这边走来,杨干事刚下自行车还没有站稳。豆根便像一头发疯的野狼拿着菜刀冲了上去。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菜刀快砍到杨干事那该,豆瓣和豆渣从后面抱住了疯狂的豆根,并顺利夺下他手上的菜刀。豆根挣扎着破口大骂,姓杨的,你敢抢我女人,我今天非一刀砍死你。说着用力一甩,甩开抱着他的豆瓣和豆渣,赤手空拳扑过来把杨干事按倒在地上。。。。。。。。。。。。。。。。。。。
                                              第六章     豆渣
    豆根被伙食上解雇了,原因很简单,他公然欧打政府办公人员,情节很严重,性致非常恶劣。所幸杨干事没有跟他计较这么多。豆根的走正合了杨干事的心意,杨干事巴不得豆根早点走,免得在这里碍手碍脚,影响他和豆叶的关系。事后豆根很后悔还写了检讨书,他觉得自已不应该这么冲动,害得自已丢了工作,还得回家种地。仔细想想豆叶跟杨干事也是件好事。杨干事出身好,家里面有权有势,自已一个乡巴佬跟人家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豆叶跟了自已肯定要受苦,这不能怪豆叶,女人嘛都是嫌贫爱富的,毕竟豆叶还曾经死心塌地的爱过自已。
    豆根一个人提着行李来到了南新路口,这是通往家里的唯一一条道路。坐汽车三块钱,骑自行车一个小时就到,如果步行的话一分钱都不用花。豆根拦一辆汽车坐了上去。刚坐稳后面就有人在豆根肩膀上拍了一下,豆根回头一看,咦,这不是洗碗工豆渣吗?豆根问豆渣,豆渣你这是干啥去?豆渣一笑,露出两颗吓人的大门牙,说,我是新野人,二个月都没有回家了,这次请假回去看看我老娘。豆根笑了,谈到自已的事豆根很后悔,都怪自已年轻脑子一热便冲了上去,害得自已丢了工作。豆渣伸着两颗大门牙说,不怕,你那么年轻,好好干肯定有出息的。现在士地已分田到户了,毛主席去世后国家又推行了新的农业改革方案,看来咱乡下人以后也有奔头了。豆根没吭声,豆渣接着说,你知道不,我听说南阳再等几年就要要划县为市了,你看着吧,以后咱们都会有好日子过的。豆根叹了口气,说,但愿如此吧。
    车到豆庄村公路时天已经接近黄昏,豆根要求下车。车门开了,豆根下车后腿还没落地,豆渣想说什么又没有说,忽然在豆根背后拉了豆根一把。这一拉不打紧,豆根的后脚还在车里面车门便合上了。汽车开始行驶,豆根,哎呀,大叫一声,脚被夹在车门上全身着地被车拖着顺地而行。司机听到呼喊声从倒车镜里看到情况后吓得出了一身冷汗,来不及踩刹车手忙脚乱连忙打开车门。车门打开豆根便被汽车行驶的惯性甩出很远滚倒在路边,不幸的是正好撞在路边一个路碑上。一阵剧烈的疼痛让豆根立刻晕死过去,鲜血在他身下留下一道长长的痕迹。。。
    豆根醒来时是在黄台岗医院,医生告诉他说左腿可能永远瘸了。豆根没有说话任凭泪水顺着眼角涌动。豆秧来了,豆秧皱着满脸的皱纹,坐在床边一边一边抚摸豆根的头发,嘴里喃喃自语不知道他说些什么,但可以看出来她很伤。
                                             第七章     豆劫
    豆根出院回到了豆庄村,回到了生他养他的地方。他出去时还是个活蹦乱跳的壮小伙子,回来时腿却瘸了。全村的人都心疼不已,这么俊壮的小伙子腿却瘸了,这能怪谁哩,命啊,都是命啊。
    豆根回来后就喜欢往村西头的白河边上跑,走起路来一瘸一瘸很艰难。但他每天黄昏坚持去。一个人静静的坐在河边,望着明净的白河水向下游流去,豆根心里面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畅。豆根经常呆呆坐在那里,好像在回味什么似的,一个人很甜蜜,一直坐在天黑才肯回家。
    豆根走后,豆叶向杨干事提出要结婚,自已已经怀孕不能再等了。杨干事说生完孩子再结婚也不迟。豆叶不敢顶嘴也没说什么。冬天来的时候豆叶顺利产下一名男婴。胖乎乎的很可爱,这让杨干事非常开心,只是杨干事再也没有提结婚的事。一个月后杨干事抱走男婴如空气蒸发般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事后豆叶才知道杨干事是个有家室的人,杨干事妻子体弱多病没有生育能力才出此下策。那个年代离婚两字对人们来说还相当陌生,许多乡下人还不知道离婚为何物,所以杨干事一直都没有离婚,只是想骗豆叶生个儿子,然后把豆叶甩了。现在他终于如愿以偿了
    豆叶找到县政府门口,门卫不让豆叶进去,说豆叶生育期间已经辞工离职无权再进去。豆叶在县政府大门口守了整整三天仍不见杨干事出现。豆叶想到杨干事家里去找杨干事才忽然想起连杨干事家中的地址都不知道。自从和杨干事相识到现在一直都是自已花钱在外面租房住,就连生小孩杨干事也没有给过她一分钱,豆叶花的都是自已的积蓄。豆叶在伙食上下班时拦住了择菜的王阿姨,豆叶一脸疲倦,问,王阿姨,你知道杨干事家的地址吗?你肯定知道的。王阿姨没好气的说,我怎么会知道杨干事家的地址,你们在一块住了那么久你就不知道他的地址,你还来问我。豆叶几乎就是哀求着说,王阿姨,你行行好,把杨干事家的地址说给我好吗,他抱走了我的孩子,怎么也找不到他。王阿姨,冷笑着说,当时他追你时我怎么跟你说来着,我说他是有家室的人。你说我多管闲事,破坏你们的感情,还骂我是贱婆娘,说让杨干事找人解雇我。现在你找我要地址,别说我不知道杨干事家的地址就算我知道你以为我会说给你听吗?不知羞耻的烂女人,自已作贱自已。活该,王阿姨骂完后恶狠狠的瞪了豆叶一眼骑上自行车走了。豆叶开始悔恨起自已,恨自已那么蠢,被一个不知耻的丑八怪给骗了。悲痛欲绝的豆叶已经哭干了眼泪。她想起豆根,当时如果跟了豆根结果或许不会这么悲惨,至少豆根会真心的爱自已,呵护自已。可是可怜的豆根他在哪里呢?望着川流不息的人群豆叶流下了最后一滴眼泪。绝望的豆叶来到了白河大桥,灰暗的天空忽然飘起了大雪,纷飞的大雪犹如鹅毛在风中起舞。飘飘扬扬的大雪在豆叶身上落了厚厚一层。白雪飞舞的大桥上彻底绝望的豆叶纵身跳了下去,。。。。。。。。。。白河水深不见底可想而知人跳下去连个影都没有。过路的人都看到了,豆叶跳下去便不见了。
    公安局派人在河上打捞很久都没有豆叶的影踪。
    一个星期后豆根在村西头河边发呆时,看见河边围了一群村民,豆根十分好奇跑了过去。原来村民们打鱼时在河里面捞起了一个女尸,是从上游冲下来的。那个女的全身精光,因为溺水原因身上全部浮肿发涨,像开水烫过的死猪一样雪白雪白,脸上被水中的鱼啄的面目会非看不清样子。豆根上前他细看了看,感觉这女人很像豆叶,真的很像。有人报案,公安局来人把死尸拉走了。检验结果出来,尸体就是豆叶,在白河大桥上跳水身亡的豆叶。
    豆叶死了,一个美丽大方的乡下姑娘就这样静静的走了。从此以后,豆根便沉默寡语起来,人似乎也老了很多。
                                            第八章     豆包
    因为豆根的婚事,豆秧到处托媒人给豆根介绍对象。媒人看到豆根腿瘸家里又那么穷,也就没有人敢给豆根提过媒。一个瘸子毕竟比不过正常人,除非是也找个残疾对象,但是找个残疾对象也要有合适头才行啊。豆根的婚事就这样一年晃一年始终没有着落。这让豆秧很难过,豆根爹去世早,自已也已白发苍苍,若是豆根讨不到老婆这豆家就真是要绝后了。死了以后自已有何颜面去见列祖列宗。
    好事也就是有的,那年夏天豆秧的一个远房表弟豆油领着一个年轻姑娘来到了表姐豆秧家。豆油说,表外甥豆根还没有结婚,所以从人贩子那里买了个姑娘给豆根做媳妇。豆秧听后兴高采烈连忙招待表弟豆油。当晚就给豆根圆了房,姑娘叫豆包,人如其名长的像包子一样,白透红走起路来特带劲。用乡下人的话就是说这女人扎实能生养。豆包和豆根住了三天便嚷嚷着要走,死活再不肯和豆根睡在一块。豆油问原因豆包不肯说。问了半天豆包这才支支吾吾的说,她嫌豆根是个瘸子,晚上一点都不配合,跟他做那事根本不过瘾。豆包说啥都要走,豆油气不过把她卖给了村东头一个叫豆杆的铁匠了。没有想到是豆包来年竟给豆杆生了个大胖小子,取名叫豆角。
                                            第九章    豆秧
    豆根的婚事就这样一直没有着落。所幸的是在豆根三十多岁那年,一个外地迷路的疯女人豆花跑到了我们村上,成就了豆根一桩姻缘。豆根和豆花结婚后,豆秧就开始打听能治疯病的药方希望能治好豆花的疯病,不然一个疯子在家哭哭闹闹多吓人啊,经常闹的邻居们不得安宁。一日,豆秧听邻居豆皮她娘豆付说,镇上有一个老中医专治疑难杂症,特别是治疯病很拿手。豆秧一听喜出望外立即骑自行车上镇上,豆秧按地址找到了那个老中医。老中医询问了病情后十分同情豆花,说一定保管豆花药到病除。走时候老中医给豆秧包了很多中草药,说回去煎着喝,一天三次,药喝完了再来拿。豆秧拿着大包小包的中草药如获至宝回到家中。
    老中医包的中草药确实有效,一个月后豆花不再大哭大闹,虽然还是痴痴呆呆,但情况明显比以前有些好转。又过半年豆花的疯病完全好了,不再痴呆和正常人一样做饭,洗衣,下地干活。家里地址她早已记不清楚,可依稀记得有个姐姐叫豆叶,人长的特别漂亮。那时候姐姐在南阳县政府伙食上上班,那年她到南阳找姐姐,结果让人贩子骗了,给卖到一山沟里,她因受不了男人的毒打在一个风高月黑夜的晚上跑了出来,逃跑时不幸在山路上摔了下来摔伤脑袋,后来就疯了。
    豆花恢复正常后变得十分麻利,更让人可喜是一年后豆花竟然怀孕了。
    分娩那天,豆秧高兴的手舞足蹈,豆花进产房很久都没有动静,豆秧焦头烂额在走道上不停来回走动,嘴里不住的祷告着。过了很久医生满头大汗从产房跑出来,喘了一口气说,难产,不过还好母子平安,随着哇,哇,的婴儿啼哭声,孩子终于降临了。豆秧和豆根急忙冲进产房,只见豆花满脸苍白因疲惫已昏晕过去。小孩子正在护士手中哇哇大叫,豆秧跑过去一把抱过孩子,喜笑眼开,忙用干瘪的大手在孩子的下身摸索着,一下子摸到了护士的小手指头。豆秧兴奋的叫喊到,天啊,是个带把的,我有孙子了啊,一边叫一边喊豆根,根儿啊,你快过来,咱豆家后继有人了。护士在一旁腼腆的笑着也不敢吱声,其实怀里面抱得是个女婴。豆秧因高兴过度又加上年纪太大,老毛病突发笑着笑着竟倒在地上口吐白沫不省人事了。医院极力抢救却无力回天,豆秧已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第十章     豆芽
    办完豆秧的后事。豆根和豆花便商量着给女儿取名字的事。豆根说这孩子长的太瘦弱,咱给她取名叫豆芽吧?好听好记。豆花说,行,就叫豆芽吧,喊起来也特顺口。豆芽从小就瘦小,头发整天枯黄着像秋天的干草,再加上样子不怎么好看,学习又太好,所以也就不讨人喜欢。豆根和豆花很苦恼,豆芽照这样长下去,长大了还恐怕嫁不出去。豆根想再要个儿子给豆家继香火,和豆花商量,豆花正好也有此意。于是两人就十分努力,几年过去后,眼看豆芽一天天长大,豆花的肚皮始终没有动静。两人到医院做了检查,医生说豆花上次难产后已失生育能力不能再生了。两人回到家中心里很沉重。豆根说不能生就算了,好歹咱把豆芽养大也算有个靠山,有人养老送终。
    豆芽小学毕业后考上了镇上初中,每个星期回来一次。初中是孩子们的第一次生长阶梯,在这里豆芽也开始发生了变化,学会了唱歌,跳舞和上网。三年的初中转瞬即过。三年后豆芽并没有如愿的考上高中,也没有留级复读,而是一个人回到了家中帮父母务农。也就是这个时候南阳县开始划县为市了。对于豆芽的回来全村人都惊叹不已。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豆芽经过几年蜕变,由一个黄毛丫头长成了一个漂亮的大姑娘。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似乎会说话,脸上两个浅浅的小酒窝笑起来简直就迷死人。豆芽的变化让村上那些心怀不轨和男人们整天想入非非,垂诞三尺,因此豆芽家的门槛也被媒人踩平了。媒人一拔一拔简直就是滔滔不绝,不是说给豆芽介绍邻村少爷就是给豆芽物色外乡公子。只是豆芽就是不肯开口,更不要说见面了。豆根和豆花也很烦躁这些媒人,豆芽还小并不想嫁人。豆芽实在受不了媒人的纠缠,跟着邻居豆皮跑到南阳市里一家棉纺厂上班去了。
                                         第十一章    豆皮
    豆芽认识杨林也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那天下班后,豆皮约豆芽到开心网吧上网 。刚登录上QQ便发现陌生人栏目中有个男生的头像在晃动,豆芽打开一看,只见那边发过来一个微笑的表情符号后面有你好两个字。豆芽微微一笑,也回复两个字你好。就这样两人聊了起来。男生问吃饭了吗?豆芽说吃了。男生问你在哪里?豆芽说我在网吧。男生问你在网吧干嘛哩?豆芽说我在网吧聊天啊。男生问你和谁在聊天?豆芽,说我在和你聊天。豆芽感到男生特可爱,特好笑。男生问你在南阳吗?豆芽说我在。男生问你今年多大了?豆芽说十七了。男生说我大你几岁。你要叫我哥哥。男生又问你叫什么名字?豆芽说我叫豆芽。男生开心的笑了,说,真巧我叫豆苗。豆芽不信,豆芽说你真笑,你上学时就叫豆苗吗?男生说,我学名肯定不叫豆苗,这是我小名,我学名叫杨林。我爸爸是开天房地产公司的老总。豆芽看到这条信息后愣住久久不肯回复,她没有想到自已会和开天房地产公司老总的少爷聊上天,要知道开天房地产公司是全南阳市最大的公司,听说净资产就过亿。豆芽正在发愣之际。QQ屏幕上的视频开始转起来,对方请求了视频通话。豆芽犹豫着点击了接受。视频弹开后对面出现一个阳光帅气的男生,豆芽莫明其妙脸开始发烫。豆芽问你是豆苗?男生说我是豆苗。男生说想不到你长的这么漂亮。豆芽心里甜丝丝的回复说,你也很帅啊。豆苗笑了,笑很阳光。豆苗说,我还有些事我们改天约时间再聊吧。豆芽说,好,那明天同一时间见。豆苗说,好,一言为定。豆芽说再见,豆苗发过来三个字886,然后就下线了。
    豆芽走出网吧就有些失魂落魄的样子,她感觉豆苗和她好像以前在哪里见过,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和豆苗在一块聊天有一种说不出的愉快和开心,让人不由自主的想去靠近他。另外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缘分吧。第二天下班后,豆芽上网吧登录QQ时,豆苗已在线上等了好久。豆芽说,不知怎么和你聊天有一种暖暖的感觉很幸福。豆苗笑着说,我也有这种感觉,真是缘分啊。这次两人聊的更久,下线时两人依依不舍又约好了下次上网的时间。豆芽迷上了网吧,下班后就泡在网吧里,没完没了和豆苗聊天。但又不知道聊些什么,天南海北乱聊,反正两个人都很开心。豆皮说豆芽网恋了,豆芽不承认每天下班依旧往网吧里跑。
                                        第十二章    豆苗
   豆芽和豆苗真正见面是在半年之后,那天上网QQ聊天时,豆苗向豆芽发出邀请。豆苗说,豆芽,明天星期天你能不能请一天假,咱约个地方见见面?豆芽说,什么时间你说?豆苗说,明天中午七一路金海酒店怎么样?豆芽说,好啊。一言为定。豆苗说,好,我请客,不见不散。
   第二天中午,豆芽如约赶到金海酒店时,豆苗已恭候多时。豆苗把豆芽领进一个豪华大包间里,点了满满一大桌子菜,海参燕鲍应有尽有,。豆芽从没有吃过这么名贵的东西,咽了一下口水,欢喜的眉开眼笑。豆苗说,你今天真漂亮,比视频上漂亮多了。豆芽笑的很开心,说,你也很帅啊,你是我长这么大见过最帅的帅哥,就是一个阳光大男生。其实这点豆苗也承认,在上大学时老师也经常夸豆苗,说豆苗长的像韩国男生,皮肤净的似清水洗过一样,清爽,自然,让全校的女生如痴如迷疯狂追求。当豆芽问到豆苗在学校有没有女朋友时,豆苗笑而不语。豆苗说,你在网上不是问过我很多次了吗?豆芽说,可是你一直没有回答过我啊。豆苗沉默了一会说,这个很重要吗?豆芽无语。
   两个人聊了很久,酒饱饭足后两个人开始醉眼朦胧。豆苗关掉了房间的大灯,只开着一个昏暗的小灯。桔红色的灯光照得豆芽更加妩媚动人,豆苗把豆芽搂在怀里,时光仿佛停留在那里了。豆芽靠在豆苗坚实的怀抱里,就像靠上了一座大山,一种突如其来的幸福让豆芽晕了头脑。男性蓬勃的气息让人禁不住想入非非,豆芽迎着豆苗那火热的目光,全身微微颤抖着,。豆苗强有力的大手把豆芽紧紧搂在怀里。两人使劲的亲吻在一起,似是都能把双方溶化一样,慢慢的豆苗把豆芽压倒在沙发上。情迷意乱的豆苗突然被一个东西顶住了自已,这时他才想起自已来时给豆芽买的礼物,差点给压坏了。
    豆苗整顿衣服坐起来说,豆芽,你闭上眼睛我送你个礼物。豆芽笑着闭上眼睛。豆苗说可以了睁开眼睛吧。豆芽睁开眼睛,只见豆苗捧着一个华丽的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个精巧的手机,红色的外壳小巧玲珑。豆苗说,送给你的,喜欢吗?豆芽激动的一边拿过手机一边不住说好,用手一遍遍抚摸着。豆芽上次去商场见到过这款手机,标价二千多块,豆芽看了很久都不舍得买,但她太喜欢这款手机了。豆芽做梦都没想到豆苗会买手机送给她,天啊,真是心有灵犀。
    从金海酒店出来时已经二点多钟,豆苗说,时间还早要不到我爸的公司看看好吗?豆芽说,好啊。两人拦一辆的士直奔开天房地产公司。前台工作人员看到老总儿子大贺光临,都有分外热情,甚至还有两个女接待含情默默向豆苗暗送秋波。豆苗说,我和一个朋友想上去看看房,把样板房钥匙给我。售楼部经理连忙拿出一串钥匙满脸堆笑,说,我带你们一块上去吧。豆苗说,不用,你把钥匙给我就是。售楼部经理诚恐诚慌双手把钥匙递给了豆苗。豆苗和豆芽把每个样板房都看了个遍。桃花阁,暖春楼,清风苑,晓辉堂,每个房间的造型和装修都各不相同有欧式的,日式的,韩式的,精美绝伦,温馨典雅。豆芽生平第一次大开眼界,人家的地板砖比自已家的镜子还亮,能照出人影。电视挂在墙上比自已家的桌子还大。还有水管不用人动,手放在那里水管自动出水。有钱人就是舒服,就单说厨房里就摆了很多电器,冰箱,洗衣机,电滋炉,微波炉,电饭煲。。。。。。。还有一些电器豆芽根本就没有见过,连名字都叫不上来。豆芽想假如有一天我能住上这样的日子该多好啊。 豆芽回到纺织厂后开始变得沉默起来,人和人就是不一样,看看人家日子过的那么好,就好像活在天堂里,那才叫人间仙境。乡下人却过得那么苦,每天拼命劳动才能勉强填饱肚皮。想到在家里干活的父母豆芽就哭了起来,乡下人真的太苦了。豆芽学会了发脾气,无怨无辜的对自已发脾气。
    那天下午豆芽的手机响了,是豆苗打来的。豆苗的声音就是那么悦耳动听,富有磁性,听起来让人十分舒心。豆苗说,下班没有,今晚到我家吃饭,我亲自下厨为你服务。豆芽说,那好,下班我就去找你。豆苗说,不用了,下班我在你们厂门口接你。豆芽说,行。挂了手机,豆芽只觉的一股暖流在心里弥漫开来。下班铃响了,豆芽换完工衣走出厂门口便看见豆苗开了一辆崭新的跑车停在那里。豆苗看豆芽出来,车开近头一摆,上车吧。豆芽坐上车,羞得满脸通红不由自主的抱住了豆苗的腰,豆苗颤抖着一踩油门跑车便飞奔起来。身后同厂的女工们一阵惊呼,哇噻,快来看啊,你们看豆芽的男人,好帅啊,真像韩国男生噢,众人的惊呼不亚于看到了外星人。
                                                  第十三章      豆殇
    到豆苗家时,菜早就摆满了桌子,豆苗的父亲杨开天也在。杨开天看上去并不显老,生活好的原因人看上去特别精神。豆芽很有礼貌的和杨开天打招呼,叔叔好。杨开天很慈祥的笑着说,客气什么,都是自已人快坐下来吃吧,菜一会儿就凉了。杨开天的和蔼可亲让豆芽放松很多。这天晚上都喝了不少酒,豆芽喝醉了,豆苗也喝醉了,两个人都歪倒在豆苗的卧室里。豆苗喝醉后话就特别多,他开始讲他父亲杨开天。说他父亲不容易,他母亲去世早,是他父亲一手把他拉扯大的,他父亲这么多年都没有再娶。讲着讲着豆苗哭了,豆苗开始讲他自已,他很小的时候爷爷和奶奶车祸双亡,母亲也因病去世。父亲也忙于公司发展,他一个人上学放学都很孤单,在他十七岁那年夏天晚自习放学回来后被邻居一个寡妇骗到家中强奸了,这事他一直没敢和别人说过。后来他就开始乱交女友,他的第一个女友是个妓女,和他同居半年后就勾引上另外一个男人跟人家跑了。第二个女友是同班同学,她拼命追求豆苗,如果豆苗不和她同居她就自杀身亡,无柰之下豆苗委曲求全和她住在一块。一个月后那女同学却忽然得了一种怪病不可医治全身腐烂而死,死前惨不忍睹。第三个女友去上海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第四个女友。。。。。。。。。豆苗惭惭爱上了这种淫乱的生活,一年能换十几个女友。每一个女友豆苗都没有动过真心,只是走马观花寻找刺激玩玩而已,只到有一天他在网上遇到豆芽。豆苗感觉他今晚敞开了人生的第一次心扉,把想说的话全部都说出来了,心里面十分畅快。豆芽只觉得头晕眼花浑身无力听不清豆苗在讲些什么。朦胧中豆芽看到豆苗光着身子全身赤裸扒光了自已的衣服压了过来,豆芽极力反抗却没有一点力气,压得豆芽心口喘不过气来,豆芽恍惚看着豆苗的双手在自已身上揉搓着,慢慢游动着向下身摸索,忽然豆苗挺直了腰杆掰开豆芽的双腿挥动长枪大炮往前出击,下身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让豆芽昏晕过去。
    天亮了,豆芽酒醒后感觉有个男人正压在自已身上,难道是豆苗。豆芽一激灵使劲推了一把,抬头一看,天啊,这个男人竟是豆苗的父亲杨开天,杨开天竟然趁两个人醉酒后把豆芽抱到了自已床上。豆芽不知所措惊恐万分,把被子紧紧包在自已身上。杨开天也醒了,杨开天淫笑着说,不要声张,让豆苗知道不好。杨开天起床甩了甩他那硕大的东西,对着豆芽穿好衣服,从包里面掏出两千块钱扔到豆芽面前,白她一眼开门走了出去。豆芽一个人抱头痛哭,一个清清白白的姑娘就这样。。。。。。。。。豆芽走到客厅看豆苗的卧室门还开着,豆苗赤身裸体抱着一个庞大的枕头一边揉搓一边呼唤豆芽的名字,看来豆苗还在醉酒。
                                                第十四章       豆变
    这件事让豆芽伤心很久。她辞掉了纺织厂的工作,应聘进了一家鞋厂。豆芽不再上网,豆苗打她手机她也不接,发信息也不回。豆芽数了数都有快一百多条信息了。豆芽把手机扔进了一个水塘里,豆芽要忘记这件事情,她觉得杨开天的嘴脸太丑陋了。她想把这件事告诉豆苗,可是她又没有勇气,她只有回避豆苗,回避别人给她带来的伤害,虽然她还是很爱豆苗的。
    时间久了,豆芽惭惭忘记了这些不愉快的事。
    那天,豆芽上厕所时听到外面走道上有人在说话,听声音像是车间拉上的小红和小兰。小红说,你看咱们拉上豆芽刚来时多水灵啊,是咱们鞋厂的鞋花,现在变化可大了。小兰说,可不是嘛,你看她现在身体开始拥肿了,皮肤也很暗淡。小红说,上次我看到她洗发时还掉发。听说咱们厂有些进口胶料是有毒的,再加上车间高温这也难怪。小兰笑着说,你可别吓我,不会那么严重吧,我还没有结婚哩,我可不想中毒。两人说笑着走开了。
    下班后,豆芽一个人跑到宿舍开始申视自已,脸上不知何时起了几颗豆豆,皮肤真的暗淡很多失去了以前的光彩。用手抓抓头竟有些脱发。望着镜子里的自已豆芽感到很陌生,为了忘掉那断伤心的往事。豆芽天天加班加点使自已过度疲惫来抹掉心伤,结果导致自已变成现在的样子。豆芽认为自已有必要去医院检查身体,豆芽请假去了医院。检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医生说,恭喜啊,你怀孕了。什么,豆芽愣住了。我怀孕了,你们胡说,我怎么可能怀孕。豆芽非常气愤。豆芽说,你们搞错了,肯定是误诊。我告诉你们,我要告你们,你们诽谤我清白,我还没有结婚怎么会怀孕。医生也没好气的说,我们从未误诊过,请你相信我们的专业,你想告的话随你的便。
    豆芽回到空荡荡的宿舍,一个人呆呆的坐了很久,说不定自已真的怀孕了。那个该死的杨开天。
                                               第十五章       豆迷
    在这期间豆苗到纺织厂找过豆芽,但没找到,同事们都说豆芽辞职走了,具体到那里了没有人知道。记得那天下了好大雨,豆芽拿着自已的行李冒着风雨踩着泥泞头也没回离开了纺织厂。豆苗像疯了似的满大街找豆芽,见人就问,请问你们有没有见过豆芽?问得人们都觉得莫名其妙。过路人看到豆苗都躲得远远的,人们都说这人疯了。找豆芽应该去菜市场找啊,那里豆芽多的是,谁没有见过豆芽我天天还吃豆芽哩,神经病。豆苗跑到菜市场大吵大闹,见到卖豆芽的就冲上去掀摊子,并且呼唤着豆芽的名字大吼小叫,菜市场里人心慌慌。
后来,豆苗就真的有点疯了,见到漂亮姑娘就在后面追赶,一边追一边喊豆芽的名字。吓得过路的女孩子都提心吊胆生怕被他抓到。豆苗被迫退学,被父亲送进了精神病医院。
                                               第十六章      豆碎
      豆芽到开天房地产找到了杨开天。豆芽的变化让杨开天大吃一惊,愣了很久杨开天才认出豆芽。杨开天像见到怪物一样,你来干什么?豆芽说,和你商量个事。杨开天一脸鄙视,很不耐烦的说,我和你还有事商量吗?你有屁快放,不要在这里碍事。没有事就马上给我滚。豆芽说,我来是和你商量我们的婚事的,我们啥时候结婚?杨开天感到很吃惊,忙站起把房门关好,说,结婚,结啥婚,我看你是脑子烧糊涂了吧你。豆芽忽然哭了起来,泪流满面的说,杨开天,你害了我。说着把医院的检查结果扔给了他。杨开天看到检查结果后开始语无伦次起来。好,好,好,这样吧我现在工作很忙,等一陈子再商量婚事。你先回家歇着。豆芽走时杨开天又给豆芽手里了一叠钱。
    豆芽回到了豆庄村,是挺着肚子回来的。豆芽的回来在全村掀起了一场暴风雨,原因很简单豆芽怀孕了。就连傻子也能看出来豆芽怀了五六个月身孕了。豆芽进城时是多么漂亮的姑娘啊,这回来竟怀孕了,从此媒人再没有去过豆芽家。豆根看见豆芽挺着大肚子回来气得破口大骂,豆花也羞得不敢出门。晚上豆花和豆芽睡在一张床上,豆花问豆芽,芽啊,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跟娘好好讲讲好吗?豆芽未语泪先流,扑倒在豆花怀里失声痛哭。。。。。。
    背后豆花和豆根在一块商量,豆花说,你说这杨开天在市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名人,虽然年龄大一点,但豆芽嫁给人家也不算吃亏咱们拼死拼活图个啥,不就是图个幸福嘛。再说将来咱俩老了也有个指望,老有所养。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也已无法挽回,你看豆芽的肚子。豆根沉思着,把旱烟袋吸得叭嗒叭嗒作响,说,怕就怕这杨开天说话不作数,把咱芽给耍了。豆花说,不会的,杨开天答应过,等一阵子忙过就商定婚事,咱也不能催得太紧。人家那么有身份的人难道会说话不算数吗。豆根长长叹了一口气便不再作响。
    几个月后豆芽的肚子起来起大,豆花慌了起来。豆花说,芽儿啊,赶快进城吧找找杨开天把婚事办了好有个着落。豆芽点点头坐上了去市里的车。豆芽找到开天房地产公司,工作人员告诉她老总在忙别的事业,好久都没有来过公司了。豆芽又找到杨开天的住处还是不见人影,小区管理员告诉豆芽杨老板上个月就不住这里了,房子一直都闲着没有人住。你说什么?不住这里了?豆芽脑子里一片空白,接着用公用电话打杨开天的手机号码,结果号码设置受限根本打不进去。豆芽像一只受伤的母牛挺着大肚子在杨开天有可能出现的地方到处晃荡,她希望杨开忽然出现在她眼前,可是并没有,她的愿望立时化作了泡影。恼羞成怒的豆芽绝望了,杨开天耍了自已,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娶自已,完全是自已脑袋发热一厢情愿。天黑的时候豆芽找一个小旅馆住了下来,一遍一遍拔打杨开天的手机号码,希望奇迹会出现,但始终这个号码都没有打通。她找到豆苗的学校想通过豆苗找到杨开天,学校说豆苗早就休学不知去向。豆芽思考整整一晚上,决定到医院打掉这个孩子,不然她将无法做人。如若把孩子生下来,孩子将来有娘生没爹管在乡下是抬不起头的,自已也会落个未婚先孕的名声臭名远扬。
     豆芽找了一家医院说要求流产,医生检查过后说,你身体虚弱现在分娩在即,胎儿已经成熟无法实行人流,而且你必须住院等待分娩。豆芽在医生的劝说下在医院住了下来,并很快通知了家人。接到电话后豆根和豆花急忙赶到医院。豆芽被推进了产房,豆根和豆花在门外焦急的等待着。一会儿医生便出来了,医生满脸汗水问,谁是产妇豆芽家属?我是,我是,豆根和豆花异口同声说。医生说,产妇豆芽身体虚弱出现异常,现在由你们决定保大还是保小?说着拿出一份医疗协议书。你说啥?保大还是保小,豆花听不明白。医生又重复一遍说,产妇出现危急,你们决定保大人还是保小孩?请你们马上签个字。这突入其来的变化让老俩口不知所措。豆根老泪纵横,颤抖着从医生手里夺过笔签了字要求保大。保大啊,肯定是保大啊,豆花早已失声痛哭。医生进去很久都没有出来,豆花和豆根的脑子里面一片空白,两颗心紧紧的揪在一块。等待着,等待着,产房的门终于开了。豆根和豆花同时扑上去拉住了走出来的医生,焦急的问,保住了吗?医生摇摇头很遗憾的说,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大小都没有保住。  什么,大小都没保住?医生的话像睛天霹雳在老俩口头顶响过,豆根和豆花当场晕倒在地上。
    医院大门外被扯上一条长长的条副,上面用鲜红的大字写着,庸医杀人,一尸两命,还我女儿。豆根和豆花跪倒在医院门口嚎声大哭,凄惨异常。豆芽的尸体被白布裹住放在一旁,白布上鲜血淋淋刺目惊心,便炮声不断响彻云霄,豆花几次哭得昏死过去,过路上无不为之动容。院方却始终没有派人出来解决此事。
                                            第十七章     豆葬
    豆根和豆花回到了豆庄村,豆花又开始疯疯巅巅恢复了二十多年前的状态, 一会儿哭,一会儿笑,见人就大吵大闹。还时常喊着豆芽的名字,一遍一遍的呼唤,喊得让人听了心酸落泪,谁都知道豆花是因为豆芽才疯的,豆芽没有了,豆芽永远没有了。豆根显得比以前更加苍老,一夜间头发全白了,背比以前更驼,满脸的皱纹就像山里面风干的核桃。豆芽就埋在村西头河边的碗豆地里,豆根说豆芽小时候最爱吃碗豆,就把她埋在碗豆地里吧。
    疯了的豆花经常到河边乱转,还在豆芽的坟前大哭大笑,弄得村民们都很怕她,半夜里听到这样的哭声不亚于鬼哭狼嚎。事情终于发生了,有一天豆花在河边小木桥上发疯时脚下一滑竟倒在河里去了。村民们七手八脚把豆花捞上来时,豆花早已溺水身亡。乡下人迷信都说这河里有鬼缠人,二十多年前一个叫豆叶的女人就死在这河里,听说那个豆叶还是豆花的亲姐姐,怪不得姐姐嫌自已孤单就把妹妹给缠走了,想想也怪吓人的。
                                            第十八章     豆杀
    豆花死后,豆根就失踪了。听邻居豆皮说她看见豆根进城了,进城干什么却没有人知道。
    那天晚上,开天房地产公司老总杨开天开车下班路过一个三叉口时。忽然从胡同驶出一个卖豆芽的人力三轮车,杨开天来不及刹车,咚,的一声撞在三轮车上,三轮车连人带车一起翻倒在地,白花花的豆芽洒了一地,在雪白的车灯照耀下显得十分耀眼。杨开天连忙下车去搀扶倒在地上的卖豆芽的老人。杨开天做梦也没有想到就在他用手搀住卖豆芽老人那该,老人突然从怀中摸出一把明晃晃的牛耳尖刀奋力向杨开天胸口刺去,尖刀从胸口进去鲜血顺刀柄迸了出来,杨开天仰面朝天倒在地上,鲜血把身下的豆芽染成了一片暗红。老人笑到,杨干事,这么多年了你居然一点都没有变。杨开天脑子飞快的转动着,感觉此人十分面熟但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老人笑了,老人笑着说,我是豆根啊,豆芽是我女儿。是你害死了她,还有豆叶,豆花。。。。。。。杨开天眨了眨眼睛似乎还没有听明白是怎么会事便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第十九章     豆梦
    豆根在村上做的好事谁也数不清楚,枪决豆根那天全村的人差不多都到齐了。人们都不相信这是真的。豆根一个老好人腿又瘸着怎么会跑到城里面去杀人,肯定是弄错了吧。要不然就那是豆根疯了,不然的话他怎么可能会去杀人,杀一个素未谋面的人。
    那天黄昏,刑警把豆根押到村西头河边的沙滩上,全村人都看到了。豆根被按着跪倒在地上,豆根高高的把头昂着,雪白的头发在夕阳的佘辉下变成了桔红。夕阳倒映在波光粼粼的河面上,像碎了的红绸子布一样闪闪发光。这使豆根想起很多年前的那个夜晚。那时候豆根和豆叶都在伙食班上班。那天晚上豆根把豆叶约了出来,那天晚上的月亮特别大,特别圆,两个人就坐在河边的油菜地里,黄艳艳的油菜花开了香气扑鼻。月光静静的洒在花和叶子上。豆根说,我们结婚吧?豆叶笑着说,好啊,现在就结吧。豆根说,你要给我生个孩子。豆叶说,生男孩还是生女孩?豆根说,当然是生个带把的了。豆叶说,那咱先给儿子取个好听的名字吧。豆根说,就叫豆苗吧?祖国的花苗。豆叶说,那就叫豆苗吧,我也很喜欢这个名字。那天晚上两人一直在油菜地里睡到天亮。
     嘣,的一声枪响,豆根应声倒地,子弹从他眉心穿过,鲜血顺着枪眼汩汩涌出。豆根躺在沙滩上向天空望去。他恍惚看到了豆叶,豆叶还是那么漂亮,正冲着他笑哩。二十多年前那个晚上,豆根的腿还没有瘸,那时还那么年轻,那天晚上的月亮好大好圆,那天晚上豆根和豆叶。。。。。。。。。。。。。。。。。。。。。。。。。。。豆根笑了,两颗浑浊的老泪顺着满脸的皱纹曲曲折折滑落下来,临死前豆根竟然笑得那么开心。
                                           第二十章     豆角
    豆根的丧事是在村长带领下办完的。因为豆根家里已经没有人了。按豆庄村的风俗村里人去世都有自已的儿子扛棂木哭棂,若是没有儿子就有侄子来扛,若是连侄子也没有的话就让不出五服的侄子来扛。可是这个豆根连个不出五服的侄子也没有,这可难住了村长。这时村东头豆杆老婆豆包跑了过来,豆包说,村长,你别急,豆根这棂木就让我儿子豆角扛吧。村长说,这事不妥吧?豆包说,这有啥不妥,我和豆角都商量好了。当年我被人贩子卖到这里,豆根还收留过我三天。我可不做忘恩负义的人,滴水之恩当以泉涌相报。
     经过协商豆根的棂木就由豆包儿子豆角来扛。下葬那天,豆角扛着棂木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哭得地动山摇好像是死了亲老子一样,弄得村民们都莫明其妙。
     其实这事,那年豆根和豆包住了三天便怀上了豆角,不过这些事情不能说。
     这是一个村庄的秘密.
     豆庄村的秘密.
     不能说的秘密。
    
    



 
  • 上一篇文章: 《血摇罂粟花》

  • 下一篇文章: 白燕赋(并序)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回山梆子05-再见了大别山

  • 回山梆子04-大吊车真厉害

  • 回山梆子03-浑身是胆雄赳赳…

  • 回山梆子02-我坚决在农村干…

  • 回山梆子01-谷子好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啼笑皆非的穿越

  • 汉字

  • 《平凡的世界》——路遥

  • 《生命从明天开始》——春…

  • 《返老还童》—编剧: 斯科…

  •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联系站长 | 友情连接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富丰路4号工商联大厦A1606 邮编:100071   电话:010-52452238 010-57127585 传真:010-52215355 电子邮箱:chinawyj#vip.sina.com(请把#换成@)
    版权所有 北京世纪采风文化发展中心 京ICP备050323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