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首页  天下文章  艺术长廊  文艺资讯  文艺活动  文艺访谈  名家精品  艺海群英  关于我们  入会须知  请您留言  艺术团  

  忘记也是一种美丽         

 

忘记也是一种美丽

 

[ 作者:何鹏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4383    更新时间:2006/3/16    文章录入:游离

忘记也是一种美丽
在这样一个深沉的夜里
耳边响起 张杰 的 《北斗星的爱》
就这样 伤感又来了
记不得是第几次
记不得是哪一年 哪一月 哪一日 开始的
记不清伤感时镜子里的苦笑
也记不清苦笑后的挣扎 彷徨 苦楚

这个年
就这样悄然走开
没有礼炮的轰鸣
也没有白雪的安慰 
我知道 2006年就这样又来了
走了一年 又来了一年
仿佛我也一直是在这样的来来回回 聚聚散散中长大 成熟
从什么都不懂 
到现在
这一路 一直走到现在

就这样打开 “记事本”
似乎这已经成了我的某种习惯
记不清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习惯
也不愿意去想
却 习惯性的
总是这样的一个开头
然后没有结尾的结束
因为 不愿回忆
一旦回忆 痛苦是必然的结局

从没有想过 自己会和同志扯上关系
高中的时候 曾经爱过一个女生
把爱藏在心里
直到最后两人分隔两地
看着她登上梦想中的舞台
即便是想表达 心里的情感
也再没有机会说

那段时间
真的很消沉
学业 和 兄弟 
就是我生命的全部
然而
高三时 朋友因为恋爱 离开我 距离越来越远
回想起来 是自己一个人 
如何坚强的 撑起那片黑色的岁月

爱情 友情
教会了我如何伤心
原本开朗 却要戴上面具
对这世界强颜欢笑
其实微笑之后的深夜里
更多的是苦涩
我知道
男儿有泪不轻弹

带着这样的心情
我是怎样在一千多个日夜之后
迈进大学
从没离开过家的我
想家 孤独 思念
我发誓 这辈子
不会再轻易爱上一个人
抑或是交一个知心的朋友
我突然 渴望
自己变得冷血
让自己离开那些让人伤心的东西

在新的寝室里
入住的六个人
都不怎么熟
一个人 
永远是一个人
上自习 去食堂 饭后在湖边散步
又或是望着湖水静静发呆
心情不好的时候
会不吃饭
有人说 这样会坏身体
我总是笑笑

对他 也没什么特别的印象
只是在晚上睡觉之前
会一起开开玩笑
说的 无非是一些 无聊的东西
会聊起初恋 或是
在自己班里 乱点一通
有时 也学老师讲话 模仿电影的片断 
在大家都睡着以后
默默地打开 walkman
听那首westlife 的《seasons in the sun》

大一就这样真的一天一天接近尾声
大二的时候
寝室会从六人 变成 四人
自由组合
其实和谁一起住 我真的不在乎
只是 生活习惯不要像我一样糟糕
就ok了

“开会”讨论的那一天
他对我说
和你一起住就行了
我笑着问他为什么
他半开玩笑的说 
不会担心没人照顾我啊
我想 也许
那时候 他已经当我是朋友了
可是
真的对他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象
只是记得在体育考试的时候
跑完1000米 没力气的时候
测体前躯长度
他拉了我一把
于是 我合格了
仅此而已
还有 心里的伤口
虽然经过风雨的考验 却永远也不会愈合
朋友
我说 只是一个代名词而已
任何东西 都经不起推敲

静静的 就这样
当六人变成四人的时候
谁都没有感受到时间的流走
他 总是在拼命的学专业
拼命的写程序
与此同时 我 总是在搞自己的
做flash 玩photoshop
或者是搞3d max
迷恋网络游戏 
和虚拟世界里的人一起打装备 冒险
也肆意的挥霍着自己的青春
也许吧
我是在等待什么
爱情的到来?伤口的痊愈?
我不清楚
只是觉得
白天的无聊 困惑 和夜里的伤感 
就是生活的全部

在很久的日子里
我们没有交叉
就像两条平行的线一样
就这么在自己的人生上延伸
他疯狂的爱着篮球
而我 时常沉浸在卡通编织的美好世界里
用一句话来总结
他活得太现实
而我 活得太缥缈
只有一点是相同的
我们都是善良的人
都曾经或仍然拥有一颗热情洋溢的心

生活竟是如此的平静
没有波澜
然而 
忽如其来的日子
却改写了原本平静的历史
可是
任我怎么回忆
也想不起来
到底是什么 融化了我早就冷掉的心
我开始接受这个新的朋友
开始往他自己的论坛上写自己的心情
开始和他一起去食堂
会为了给他加油
一个人去看一场没有任何人关注的球赛
要知道
我对球类的体育项目 从来没有兴趣

在一起聊天的时候
他总是说
“你想得太多啦,为什么我没有那么多心事”

夏天快来临的时候
天气变得很恶劣
寝室不通风
于是
晚上冲凉后
会搬着凳子 和他并肩坐在一起
在他的电脑上看猜猜猜 或是外国轻喜剧
一起吃雪糕 大笑
笑到大汗淋淋 不得不再去洗澡
他的耳机质量很差
总是把声音开到最大
我开玩笑的对他说
这是小音箱
他看着我说
“你像极了麦迪”
我晕倒 
其实要说真的像
就只可能是眼神吧

黄昏最热的时候
会一起去游泳 在水里瞎闹
他总是不停地问我
“喂 看我的自由泳 还够标准吧”
我说 太差了 你这叫狗刨
他说 啊
不过 那个夏天
他的游泳技术却真的见涨了 

那时
不会多想什么
只是觉得 他是个开朗的人
和他一起 真的很开心 
生活从来没有那么美好过
夜空也从来没有过的那么灿烂

会和他一起去自习 
一起为了应付考试 复习离散数学
在燥热的空气中 坐在电风扇下面 却感觉不到一点点凉爽
大声讨论问题
直到我们旁边的人被我们弄得烦躁不安 开始收拾东西的时候
相对而视 然后一笑
他说
完了 下次不来这个教室了
被别人认识了就丢大了

在专业上
他总是给我很多的建议
他说
不要太不切实际
找点事情踏踏实实地做
把基础打牢固
好好学一门语言
不要什么都想抓 什么都没有抓住
于是 在他的鼓励下
我终于开始写程序
开始做一些不像样子的小练习
有问题的时候总是去问他
而他一定知道答案
这条路上 我们
走的很开心
并没有因为学校 家庭 社会给我们的压力
而郁闷 
因为我们心里都清楚
人 是要磨炼的

闲下来会一起打魔兽
我打暗夜
而他总是会选兽族
每当他赢得时候 总会呵呵一笑说
运气 再来一盘

会一起去逛街
去买U盘
然后突然发现 怎么新买的就坏了
再一起去换 和售货员吵架
会一起去买专辑 
在路上 看到一个可怜的老头带着一个老太太
一起被各骗了10块钱
回来后一起恍然大悟

晚上睡觉的时候
他总是会讲冷笑话
然后大夏天的 我把电风扇关上

好冷
有时候讲的太过分 把我说急了
会爬到他的床上去胳肢他
他大叫 好好 停
然后把我赶回我自己的床

小心对面楼的女生看到 还以为我们是gay

夏天停电的时候
把凉席铺在地上 还是很热
不知道为什么 就笑起来了
相对坐着 我们两个
一直傻笑到凌晨5点
谁都停不下来
然后 头对头躺下
我摸着他的头 静静的睡着

总是会开他的玩笑
因为他永远不会生气 不管怎样都不会发脾气
用他的电子照片上的身子 在photoshop上胡乱换成别人的脸
然后看着
坏坏的笑
他看到 抢着扔进回收站
我却不甘心
重新做一张 偷偷的藏在自己电脑里
再找一个时间 发到班里的qq群里面
等他发现的时候
嘿嘿......

就这样 
春去冬来 时间偷偷转了一个圈
当我们步入大三的时候
才真正发现
离自己奋斗的日子 已经不远了
踏入20岁的殿堂
和十几岁说拜拜
神圣 而 美好

偶尔还是会伤感
就在一个人的孤独的夜里
趴在窗口 唱陈逸迅的“圣诞结”
一首感伤的歌

和他一起做网站
真的学到不少东西
写代码的时候
有时候真的很痛苦
他说
一定要自己痛苦过
才能学到东西

偶尔写程序郁闷了
一起出去走走
一起喝奶茶
他总是喝原味 而我会要巧克力或咖啡
围着校园转一圈的时候
心情会突然好很多
其实 就算什么话都不说
只要有他在我旁边
我做什么都会特别自信
也什么都不怕

工作做完的时候
他说 去吃饭
我说 好 去哪
他说 去奢侈一下好了
事后数数钱包里的生活费
他说 这个月第几次奢侈拉 这算是最后一次吧
却 永远还有这个最后一次

也有吵架的时候
都怪我脾气不好
有时候因为一点点立场不同 就争起来了
难过得几乎要哭出来
好几天 睡觉之前 我一言不发
而后
会在他的论坛上看到他的想法
接着 是给他留言
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晚上 他依然会拉着我去打水
依然会给我看在网上找到的笑话

有时还是会聊到以前的日子

那些日子好像已经过去了
在记忆的深处
越来越模糊
我知道
时间 已经让我的伤口 慢慢的愈合
我开始真的接受新的生活
积极 自信
不论是对自己的事业
还是 这份友谊
从来没有过的热情

开始和他像兄弟一样
不分彼此
他大我4天
于是 给他留纸条的时候
总是叫他 哥

冬天来得那么突然
却也让人期待雪的来临
没有暖气的寝室 是那么寒冷
于是
星期天总是一起睡到12点
起床后也不会老实
总是把冰凉的手伸到他被子里
他说 好冷
无意之中看到他的手 比我大好多
他说 你就像个小孩子一样
其实
在我们寝室 想怎么幼稚都可以
因为住着我们
两个 十足的小孩子

晚上睡觉之前
一定要把床头的台灯打开
看着他似乎熟睡的样子
不够帅但是永远干净的脸
才能安心的关掉灯
乖乖的睡去
他打呼噜声音不大 很亲切
那声音像极了我的父亲

后来的日子
很少见到他的身影
在工作室里做项目
只能在晚上看到他疲惫不堪的样子
或是在星期天早晨还在熟睡的时候
感到他的那双手在我头上轻轻滑过
于是我醒了
怎么这么早啊
他说 已经8点了 
哦 好困 
睡神 他说 我走啦
说着会把头伸过来让我摸
然后拿开我的手
说 手怎么这么多汗啊
我说 再见
关上门 再也睡不着
于是想想这一天 该怎么打发
也许是继续学数据库
或者上网灌水
还是打魔兽
其实真正怀念的 是一起做事情那段充实而快乐的日子

忽然有一天
他对我说 开始对一个女生有感觉
以前我们也会讲 只是开玩笑
我说不信
他说 是认真的
于是我说 那要对人家表白啊
他说 还没有想好说不说
我笑笑 喜欢了就应该去追 错过了就没有了
不知为什么
心里忽然像针扎了一下
我惊异
这来得太突然
我没有准备 也不曾想过准备
这看似稀松平常的的事情
为什么会让我彻夜难眠
祝福他 应该的
我说 不管你选择什么
我都支持你
可是 我看不见说这句话的时候
我的表情
我想 那一定不自然极了
不知道 他发现了没有
希望没有

忽然想起寒冷的冬天
喜欢把手伸进他衣服里
有时候他会抓着我的手拿出来
有时候就由我去

忽然想起累了的时候
总是喜欢在他身边
或者一个拥抱
或者跟小孩子一样撒娇

忽然想起 程序运行不出来的时候
他总站在我身后
或者 亲切地拍拍我的头 说 不要着急
或者 会给我一点建设性的意见

忽然想起 每天早晨起床的时候
他都会雷打不动的朝着我两声狗叫
于是 再困的我 
也会回敬两声

忽然想起 星期天我还躺在被窝里的时候
他会帮我把早饭买回来
而且
一定会有我爱喝的麦香牛奶

忽然想起 我不开心的时候
他在我身边
想逗我笑的样子

忽然想起 他把我弄生气的时候
打开qq
总有一句 对不起 在等着我

可我清楚的知道
这种日子 以后不会再有了
它们 滞留在记忆凝固的那一刹那
也许
只能留在梦里了

开始赌气
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每天晚上 会出去跑步
发了疯似的狂奔在校园里
知道精疲力尽
我对他们说 要好好锻炼身体
其实 只有我自己知道 这是为什么
我想 我也许是真的
爱上一个男孩子

可是 我不能
因为 他是男生
因为 他是哥
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痛苦的几乎喘不过气来
从来没有考虑过
以前被别人开玩笑说是同性恋的时候
从来就不会在意
那时我想 怎么可能
直到现在 我清清楚楚知道自己的的确确开始难受

遇见你 需要运气
而爱上你 要多大勇气
渺小得我 只忠于自己 
人世间 却容不下一段传奇
有人说 我该放弃
要反悔 比执迷还容易
最难的是 失去爱的能力
在 孤独里 醉生梦死

寒冷的冬季
一个人在操场上
或许 我
才是那个根本没有资格谈爱情的人
受不了自己
更加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有点歇斯底里的
5 忘记也是一种美丽
只能对着微微发亮的荧光屏
傻傻的笑

也许吧
我真的很傻

喜欢看你熟睡的样子
那让我想起的是纯净的世界
看着你清晰的眉毛
我会隐隐的心痛
因为
我永远是躲在第三个角落里的人
你也将永远不知道曾经有这样一个人
也不会知道在一开始
注定了悲哀的结局
我 只能默默的离开
离开这个充满了伤心回忆的
悲哀的
黑色的城市

永别了 不是再见
因为就这样
在最想念的季节里
把你深深地留在我的心里
留在我最珍贵的地方
然后
忘记你的一切
新的生活

当你发现 我不再是我的时候
不要奇怪
而我永远会守住这个秘密
永远不会让你知道
而你将永远是哥
就算再痛
给你的永远是我的明亮的微笑
哪怕要伪装

真的不会写
很多感伤的东西 无奈的心情
原原本本是在胸口的
到了键盘上 就变成这样了

一直在听 北斗星的爱
写这些 我真的用了很久
也作了很久的思想斗争
也许吧
我会试着忘掉
一年后 就能永远的离开这个城市
离开这段不堪回首的记忆
在这寂寞的季节里
我 还是我
那个会感伤的 会微笑的我
我 也不再是我
知道么 忘记过去 也是一种解脱

有人问我准备怎么办
也许吧 我会找个女朋友
让自己从这一切中逃脱出来
也许还是孤身一人
在起起落落中伤感 微笑
但 不管怎么活
过去的 终究是过去了
摆在面前的
是满载希望 而不是绝望的路
看我怎么走了

写完已经是凌晨三点了
我看着长长的文字 也长长叹出一口气

[1] [2]  下一页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幸福的颜色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回山梆子05-再见了大别山

  • 回山梆子04-大吊车真厉害

  • 回山梆子03-浑身是胆雄赳赳…

  • 回山梆子02-我坚决在农村干…

  • 回山梆子01-谷子好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啼笑皆非的穿越

  • 汉字

  • 《平凡的世界》——路遥

  • 《生命从明天开始》——春…

  • 《返老还童》—编剧: 斯科…

  •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会员『曙光964964』于2006/4/1 23:49:38发表评论:
  • 评分:5分
        我深深地为你的感情所打动
    不但感情深
    你的语言驾驭能力也是让我很佩服的
    真的!
    不要灰心
    振作起来
    我相信你一定可以
    可以从那片阴影中走出来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富丰路4号工商联大厦A1606 邮编:100071   电话:010-52452238 010-57127585 传真:010-52215355 电子邮箱:chinawyj#vip.sina.com(请把#换成@)
    版权所有 北京世纪采风文化发展中心 京ICP备050323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