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首页  天下文章  艺术长廊  文艺资讯  文艺活动  文艺访谈  名家精品  艺海群英  关于我们  入会须知  请您留言  艺术团  

  潇洒人生入诗行         

 

潇洒人生入诗行

 

[ 作者:峰梅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4083    更新时间:2006/8/31    文章录入:峰梅

潇洒人生入诗行

                ——拜读《李旦初诗词》有感

 

刘小云

 

李旦初先生是著作等身的学者,也是擅长赋诗书怀的诗人。最初读到他的诗,是在山西诗词学会办的《难老泉声》上,就象在百花园里发现了最亮丽的那一丛,爱恋至深。怎么有这么地道的格律诗呢?生生让我激情勃发。没多久,我居然有幸亲手从李公的手中拿到了他亲笔签名的赠书《李旦初诗词》,自然爱不释手。

多美的诗作啊,分秒之内便将我引入一个奇妙无比的境地。格律诗的特色从语言上来说,是概括凝练;从时空上说,是场景跳跃;从内容上说,是高度浓缩;从节奏上说,是对仗协律。李公的诗作应该说是足以体现格律诗之特色的。让我心旌摇曳的是,他的诗作象是一部引人入胜的小说,其中有人物,也有事件;有时间,也有地点;有情节,也有跌宕;有远景,也有近镜头;有大题材,也有小内容。丰富得如读史诗,美妙得如赏玑珠,一个夜晚又一个白天,我坐着读躺下读,读一部分思索一部分,最耐人寻味的该是哪一个部分呢?绝句中的《伤别》、《自楚赴晋途中》及“浮生杂咏十二首”、“童年趣事杂咏十二首”、“家乡名物杂咏二十首”、“乡居杂咏十首”;律诗中的《回乡偶书二首》;古风中的《花甲咏怀》;词作中的《浣溪沙·乡思》、《蝶恋花·离乡返晋》等等,这些诗作让我的双眼闪出泪花,让我的思绪随之飘动,让我的心潮时时起伏。亲情、乡情、爱情、舐犊情;志向、抱负、遭遇、信念;心胸、肚量、忧患、情趣……尽在诗行之中。一个人能如此透明地裸露自己,那种率真是人人都喜欢,但是并不是人人都能具有的。一个湖南安化的稻田里赤着双脚脚意气风发走出来求学少年,走得蹦蹦跳跳却又跌跌爬爬,他的经历真真切切地体现了中国几十年的社会大变革,随着社会的进步和发展,李公终于凭借着自己的聪明才智成为文学界、教育界影响至深至广的人物。顺着这些诗歌去探索李公走过的曲折迂回的路;随着李公的诗进入他的精神世界,探询一位耿直而又热情奔放的知识分子的感情释放点,这就是我写这篇文章的初衷。

 

同曲异工写人生

 

李公家道虽贫却不失童趣,放牛,砍柴,插田,割禾,守山,摸鱼,捞虾,捉蟹,垂钓,擂茶,真是丰富多彩、趣味无穷、其乐融融。李公笔下的这些童趣,非常有感染力,不是吗?“磨快砂刀进大山,樵歌一曲抗天寒。砍柴只盼人间暖,扁担弯弯月也弯。”“围追堵截一行行,脚踩泥巴手插秧。不怕蚂蝗钻小腿,搽些烟屎也无妨。”“八月田间洒汗花,镰刀不认小冤家。割开皮肉流红血,膝下今留一个疤。”“夏日清溪柳叶飘,鱼游浅水乐陶陶。一根竹棍惊鱼散,手按塘丝捉白包”、“八足横行霸水边,须臾被捉到樽前。持螯下酒真高兴,篾匠提壶只喊添。”一幅依山傍水小村落的水墨画呈现出来,借着天籁之美,这位自然之子,用了极为充沛的笔触描写了他当时的生命状态、音容笑貌、举手投足,多淳朴啊!其实,每个人都有着自己不同的童趣,但是,能像李公这样妙趣横生地描述出来的却罕见于书本。不过,乐趣中仍然能看到他对读书的渴望与刻苦,在《放牛》一首中,他是这样写的:“田塍青草傍禾生,破晓牵牛慢慢行。求学不忘书在手,朦胧一梦到天明。”这就是他由爱书、读书、嗜书到著书,以至来日成为学问家的最微小的细胞。《求学》与《赶路》是他走出乡村的起始:“少年求学路难行,雪地芒鞋踏破冰。远树苍茫山色里,回头不见望梅亭。”“前无旅店后无村,百里孤征困此身。野外忽闻蛙鼓声,夜深人静叩柴门。1947年,也就是李公12岁的时候,他的父亲送他到梅城上学,冰天雪地,脚踏草鞋,徒步60里路,何其艰苦!山川烟雨,故乡峰峦,在他的诗句里,不但栩栩如生,亲切无比,而且,还能把人的心境融入其中。李公求学的路起步就不平坦,人生的道路何不如此?

我有一些在上世纪五十年代被划成右派的朋友,这些朋友曾是我心仪的长者,有学问、有人格且有社会责任感,因此,我遇到也曾戴过这顶帽子的李公后,便极想知道他的传奇人生。可喜的是,他的诗作中已经带给我一些,咏其诗作便可窥其步履,那是最直接不过的。《戴帽》是这样写的:“烟雨茫茫浪滔天,青春抛在大江边。他乡白发家乡梦,破帽遮颜二十年。”以优异的成绩考上著名的武汉大学,从洞庭湖畔跃到长江岸边,那时的他,二十郎当,青春年少,茫茫烟雨中,一定做了不少美妙的梦,成为学问家也许就是梦中最绚丽的那一页。可惜的是,在把青春抛洒在茫茫烟雨中后,他被沉重地箍紧了一顶右派分子的帽子,永久地跨过长江而到了黄河岸边最穷苦的吕梁山中。“街头伤离别,路上苦悲风。劳燕双双散,何时再相逢?”这其中必然存有一个委婉而动容的爱情故事,因为那个年代、那种境遇、那样的苦涩,因而更加值得回味。“苍穹碧野望中回,万里关山度若飞。北雁南归人北去,九分希望一分悲。 他就是这样一步一回首地由楚而晋。李公在大学毕业前夕虽然被摘掉了右派帽子,但是,摘帽右派仍然经不住任何政治运动的“洗礼”,来到山西,先是在晋中师专任教,继而落难到最偏远的吕梁地区,与农家女子成婚生子。然而,在这种情况下他仍然不能安生,文革武斗中频频避难,妻子则携幼子回乡下居住,长达两年不通音信。思念亲人,心头结起的愁丝足以洒满炕头。他的《逃难》、《插队》和《背粮》就是那个时候生活的写照:“国破山河处处忧,乔装避难几时休?遥怜乡下小儿女,早结愁丝满炕头。”“盘陀鸟道上山巅,村在群峰环绕间。夜枕黄河寻好梦,醒来月落晓星残。”“寒窑十载共艰辛,峪口背粮下柳林。推碾无须求里手,全家欢笑转乾坤。”但是,即使在如此环境中,李公的浪漫情愫依然深藏于心中,插队期间,竟然在夜深人静时,和着滔滔黄河声悄然寻找身心自由的好梦,然而,一觉醒来,月落星残,好不凄凉。苦难的岁月里,妻子儿女随他到柳林共同生活,租住寒窑,虽苦犹甜,但因没有户口,没有供应粮,而成为“背粮户”,每月必须到距离百余里的岳父家背粮,骑车往返260里,不堪重负啊!尽管如此,因为一家人能在一起而感到满足,他把推着石磨磨面比作转乾坤,那种苦中作乐,该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怀?这单单用人的求生本能是不能诠释的,有信仰的文人即使在生活的最低层,也会表现出他独特的人生取向的。

同样能表现其独特的人生取向的还有他的古风《花甲咏怀》,那是他在1994年即将迎来花甲之年时挥毫书怀的,其内容与“浮生杂咏”几乎一致,叙述的脉络依然是从少小求学起始到退休为止,可以说是“同曲异工”又一美文,用了80余行的五言诗句,有叙述也有感怀,再一次将其60年人生坦坦荡荡展示在读者面前,当然,也会再一次调动起读者的“读兴”。先从其形象描述上来表现自己“人生尚潇洒”,虽然已经迎来了花甲之年,但仍然“眼明心豁达,腰直背不驼。”然后忆其少年“专心尤好学,灯下逐飞蛾。”“稍长离乡井,扬帆跃锦波。”继而“岳麓初谙世,群书细琢磨。出庐崇马列,大学习文科。”“才饮长江水,平地起风波。”最终“告别江南画,忽闻敕勒歌。”李公背井离乡永久地来到了北国。“教书方五载,无枕梦南柯。浊浪排空起,神州已着魔。”“几载流亡苦,黄河叹逝波。”“中年丧妻苦,难效鼓盆歌。”这就是那位曾经踌躇满志的学子基本的生活轨迹,尽管在此期间,他冒天下之大不违创作了“大毒草”《三上桃峰》,先被举国上下口诛笔伐,后又得到平反,他的生活基调是悲凉而凄美的。

当然,李公的生活绝不消极和懈怠,逆水行舟是他的一种独特的本事,除了尽人皆知的《三上桃峰》,他的新旧体诗作早已散见于各种报刊之上,并且产生一定影响;政治空气宽松后,他顺理成章地厚积薄发,不但是诗作有了惊人的冲刺,先后获得了数次全国乃至全球性诗词大赛的大奖,成为中国诗词学会的常务理事、山西省诗词创作领域内的领军人物,同时学术上的独到见解及各种著作也为专家们所瞩目,能被任命为山西最高学府山西大学的首脑,就是最好的证明。

同样的生活,用绝句和古风两种诗的形式表现出来,收到了强烈的感染作用。犹如一篇命题之文,由于他驾轻就熟古体诗词,能够游刃有余地调遣文字于书怀之中,因此,两种诗体反映一条主线,一点也不累赘,反而,有锦上添花之感。就这点来说,他对生活的提炼,对古体诗词的创新,是显而易见的。

 

人生潇洒诗更爽

 

得到《李旦初诗词》后,我有了与李公交往的机会,前不久,还有幸与李公同时参加了山西诗词学会组织的采风团,赴左权、黎城等地去瞻仰抗战期间的八路军总部麻田、左权同志捐躯地十字岭及八路军兵工厂黄崖洞。一路上,李公才情大发,情趣昂然,诗作与其书法博得阵阵喝彩,更让人赞叹的是,他以古来稀70之身,快捷步履,攀登险象环生之地,仍然不住地谈笑风生,甚至对万绿丛中的一朵怒放的山丹丹,他也轻步跳跃近前欣赏。无人不道其潇洒。回来后,我继续吟颂他的诗句,感受起他潇洒人生路上的感慨,也就更自然了。

潇洒人生风雨多”,“风雨人生风雨情”这都是李公的诗句,但是,风雨之后“何妨浪漫写心声”。这些年来,李公大有老夫聊发少年狂之态,近几年几百首佳作频频出手,大题材、大创作纵横捭阖,气势磅礴,当之无愧荣获国家档次最高的大奖;写他自己人生状态的小题材、小创作则给人以启迪和警策,《掷帽》是他卸职后写的:“掷掉乌纱最自由,天旋地转大江流。黄河自有澄清日,更上凌云鹳雀楼。”《退休》是他彻底离开工作后写的:“久羡陶潜归去辞,逍遥自在效禅师。人间岁月闲难得,醉读青山更钓诗。”《花甲咏怀》中这样写道:“弃官如弃屣,拊髀自吟哦。屈子离骚赋,坡翁哨遍歌。屈身不屈道,百谪亦如何?”李公的气概极豪,开卷便有洒脱不羁之态。他的这种心态与眼下当权之人被迫离开官职便失衡、失落、失态相比较,难道还不算潇洒吗?他为自己的晚年定位“以饮酒、钓鱼、写诗为三大乐事”,并且要醉读青山,这种豁达的人生态度和宽广的襟怀,何人有之?因此,我觉得,在当代诗人中,李公不但潇洒,而且洒脱;不但多才,而且才溢;不但直率,而且率真。李白“斗酒诗百首”,李公则钓鱼豪饮抒心志,找到了这个定位,李公的余生将是充实而灿烂的。

或许,我反复吟颂的这些诗句,将会成为李公的传世之作,后人会更加钟爱。

 

                                                                                   作于20057

  • 上一篇文章: 如此春去又春来

  • 下一篇文章: 丰姿绰约一株梅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回山梆子05-再见了大别山

  • 回山梆子04-大吊车真厉害

  • 回山梆子03-浑身是胆雄赳赳…

  • 回山梆子02-我坚决在农村干…

  • 回山梆子01-谷子好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啼笑皆非的穿越

  • 汉字

  • 《平凡的世界》——路遥

  • 《生命从明天开始》——春…

  • 《返老还童》—编剧: 斯科…

  •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联系站长 | 友情连接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富丰路4号工商联大厦A1606 邮编:100071   电话:010-52452238 010-57127585 传真:010-52215355 电子邮箱:chinawyj#vip.sina.com(请把#换成@)
    版权所有 北京世纪采风文化发展中心 京ICP备050323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