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首页  天下文章  艺术长廊  文艺资讯  文艺活动  文艺访谈  名家精品  艺海群英  关于我们  入会须知  请您留言  艺术团  

  唐风宋韵感召当代诗人         

 

唐风宋韵感召当代诗人

 

[ 作者:峰梅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2179    更新时间:2006/9/5    文章录入:峰梅

 

 

唐 风 宋 韵 感 召 当 代 诗 人

       ——漫评武正国先生《唐宋诗人词家

 

                      漫咏四十二首》所引发的文化现象

 

刘小云

 

2005年的秋日里,山西诗词学会会长武正国先生做了一件震动诗坛的大事。其实做这件事时,正国先生的初衷大约只是想独自感慨一番。毕竟他是诗人,旧体诗人的创作植根于中国古典诗词的沃土之中,而中国古典诗词的巅峰则在古代的唐宋两朝,那时涌现出的诗人词家给他创作的养分是最原始和最充足的。钻进唐宋诗词的经典里,无尽地吮吸,尽情地与他熟稔的诗人词家对话,是他乐此不疲的精神享受,当然,“以诗论诗”这种体裁也必然为他所崇尚。于是,他运用了古代第一个“以诗论诗”者杜甫所运用的绝句进行了这种尝试,将他随口就能吟唱其妙语警句的四十二位诗人词家漫咏成篇,然后进入山西诗词网。没想到,一石激起千层浪,立即引来数十位省内外诗人的唱和,有在网上急就的,也有电话相与的,还有打印出来相互交流的。一时间,各种身姿的唐宋诗人词家以其本来面目飘然而至,千余年的时空骤然收缩,众多的当代诗人们直面众多的古代诗人,形成了一个特有的文化现象。于是,热心的诗人高履成不辞辛苦将这些酬唱诗收集一处,并有心将四十二人的小传及其在文学史上的影响,乃至历史上产生过效应的“以诗论诗”名篇整理成书。他的起意自然又是一番附和,毕竟,这是件诗词普及、传承唐宋诗词文化的好事,何乐而不为呢?高先生交于我的任务是“以文论诗”,也入其册。

 

“以诗论诗”是中华文化的优秀传统,由唐代大诗人杜甫开其先河。杜甫的《戏为六绝句》为一组诗,每首谈论一个问题,六首连缀而成。同时,还提出了完整的关于诗歌的艺术见解。北宋苏轼也有论诗的诗文,比如《次韵张安道读杜诗》、《夜读孟郊诗二首》、《送参寥诗》等,都是以诗论诗的名篇。金代元好问(元遗山)的《论诗三十首》更是被后人称为学诗必备的范本,以至之后陆续出现了数部仿遗山论诗的诗作。特别是到了清代,有谢启昆写出了《读全宋诗仿遗山论诗200首》,创下了论诗之最。

先生的“以诗论诗”是在当代中国文学发展的新形势下脱颖而出的,为什么他选择了绝句的形式?我以为他钟情于绝句的原因无外乎绝句的特质,其一,绝句篇幅短小、音调铿锵、风韵自然、好读好记,容易流传;其二,绝句语短情长、言简意赅、且多言外之意、弦外之音,读之余味无穷;其三,绝句以小诗发表大议论,寓宏大精深于其中,深入浅出,耐人寻味。我从网上初次见到正先生的《唐宋诗人词家漫咏四十二首》时,曾在第一时间泛起心海的涟漪,不容易啊,用寥寥28个字就将一位流芳千古的诗人跃然纸上,其调词遣句的功夫可见一斑。略略读过,诗人词家们的代表作呼之欲出;细细品味,发觉正先生居然能够在绝句中将诗人词家的生活环境、历史面貌、诗歌成就、创作风格、写作技巧,乃至历史评价囊括殆尽,甚至可以说,这四十二首诗既是正先生对唐宋诗人词家的作家论,也是对唐宋诗词的艺术论。我想,经过数年的验证,四十二首漫咏诗是会显现出其历史作用的。文化的传承靠的就是这些有见地、有研究,并能表情达意的有心人。仅举几例以阐明:

李白和杜甫在我国诗歌发展史上的地位是至高无上的,苏轼有言“李太白、杜子美以英玮绝世之姿跨百代,古今诗人尽废。”正先生这样写李白:“权贵牢笼奈尔何,怀才一任放怀歌。仕途黯淡诗途灿,不负河山胜景多。”李白早年志向远大,自许甚高,不屑以科举求取功名,而是通过求仙、隐居、漫游、干谒等方式播扬名声,打开通向宫廷的道路。入宫廷前,他对个人的前途和国家政治充满幻想,自信:“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而三年之后,他就被迫离京,如大鹏折翅,天马坠地,从理想的高空跌进了现实世界。从此,他看透了宫廷内部的腐朽实质,写了大量的诗歌批判权奸、嬖宠和佞幸小人,权贵牢笼奈尔何?“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他不再把怀才不遇看作是个人的不幸,而是和整个国家的命运联系在一起。对权贵和封建社会中不合理现象的憎恨和反抗,正是李白的伟大之处,也是构成他诗歌浪漫的基本因素。李白徜徉山水和神游梦幻中所追求的自由的精神世界,融到诗作里,便形成了他狂放不羁的艺术个性,“仕途黯淡诗途灿,不负河山胜景多”,仅此两句就点明了李白终成诗仙,为世代所崇尚的历史必然。正先生是这样写杜甫的:“登峰屹立勇擎旗,造诣精深典范垂。虑国忧民担重任,骚坛匹敌待阿谁?”杜甫是诗圣,除了他的忧世悯人之心之外,还因为他在诗歌艺术上的集大成。他将《诗经》、汉乐府、魏晋齐梁诗、初盛唐诗的各种表现艺术熔于一炉,形成了博大精深、沉郁顿挫的独特风格。他在诗歌改革中是擎旗者,在艺术上的锤炼和造诣迄今无人可攀缘。

再比如《李煜》和《苏轼》,我觉得也是恰如其分和高度凝练的:“只贪安逸忘安邦,阶下成囚忆断肠。以泪洗忧忧更涌,君王难做做词王。”我真的要为这首绝句叫绝了,既是描述,又是感叹,把个南唐后主李煜阶下囚后的长恨、凄凉以及成为词王的必然写了个妙肖入神。南唐后主李煜为一个“好声色,不恤政事”的亡国之君,有人吊其“作个才人真绝代,可怜薄命作君主”。但是,作为一代词人,他为后代留下了许多惊天地泣鬼神的血泪文字,千古传诵不衰。由于亡国,李煜由一国之主跌落为阶下之囚,失去了欢乐,失去了尊严,失去了自由,甚至失去了生存的安全感,这就不能不引起他的悔恨,他的追思。他终日以泪洗忧,忧愁却日日倍增,以至悲慨之情如冲出峡谷、奔向大海的滔滔江水,一发而不可收,写出了艺术成就极高的词作,终于成为一代词王。《虞美人》是其绝命词,也是不朽之作,“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为千古之名句,声情奔放而有无尽之意。正先生是这样写苏轼的:“书画文章境界宽,诗词又见起狂澜。涧溪清雅终嫌浅,汇入大江方壮观。”宋词到了苏轼手里,出现了全新的面貌,苏轼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从内容到风格,从用调到音律,都打破了词的狭隘的传统观念,将诗的境界引入词里,提高了词的品格。苏轼将词家缘情和诗人言志这二者结合起来,使词和诗同样具有言志述怀的作用,同时还提高了词的格调和词境。正先生的四句诗,将苏轼在词的革新中的核心作用浓缩得异常完美,体现了苏词豪放洒脱的风格和雄奇阔大的气势。

因此,反复拜读正先生的四十二首诗,直接的收获就是得到一种引领,去重温唐宋诗词的发展史。中国古典诗词,蕴含着中华民族深厚博大的文化精神,已经成为历代人们立身处事、娱情养性的文化源泉,而其中唐宋诗词更是中国诗词文化的瑰宝,有着独特的风范和精深的魅力。如此看来,正先生无意中的一个举动,其意义可圈可叹。

 

四十二首诗为正先生一人所作,而纷起酬唱的作者有30余位,诗作达到700余首,可谓三晋诗坛的一件炙手可热的大事。因为是在网上发的帖子,因此,又不受地域的限制,外地的诗词爱好者也有响应者,北京的磨刀石就是其中的一位。

700余首诗,我没能一一欣赏,却在浏览中发现了其中的闪光点。其一,唐风宋韵如同清新的气息扑鼻而来;其二,诗词爱好者也是诗词鉴赏者,从不同的角度给予先人不同的评价,从而使千余年前的诗人词家多侧面地、交相辉映地重现。

一个热爱诗词的民族应该是富有理想的民族,诗词让人感悟人生,体味人生;诗词能净化精神,使人升华到高尚的境界。真正好的诗词是不受时代和地域局限的。唐宋诗词虽然产生在千余年前,却像才脱笔砚一样新鲜,无论何时吟诵,都有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正因为如此,正先生才能在这块生生不息的土地上将那些至尊至贵的诗人词家当作老师朋友围炉而坐,剪烛论心;也正因为如此,酬唱的诗人们才将他们长期以来对唐宋诗词的美好感情激发出来。有趣的是当今的诗人们盛情邀请了古时的诗人们,“请柬”的内容却各具特色,苏轼有诗言:“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当今的诗人从各自的角度看古人,自然会有岭也有峰,但综合各位的诗句,古时的诗人们就相对丰满了许多。比如正先生写白居易:“新体势如春草漫,长歌乐府起高峦。语言通俗艺非俗,拓向民心天地宽。”张四喜先生写白居易:“野火春风吹又看,放歌乐府翠重峦。琵琶泪湿青衫袂,长恨难消衣渐宽。”尹昶发先生写白居易:“太原公子谒权威,野火春风竟比辉。漫道长安居不易,新篇乐府绕梁飞。”各位的视觉固然不同,但仅此三首,竟然相得益彰地将香居士白居易起步之典故,他在新乐府诗的创新中的重要作用,以及他的诗歌理论、代表作品等交代得清清楚楚。他主张是诗歌要“感人心”,“为君,为臣,为民,为事而作,不为文而作也”;他的诗歌风格是主题鲜明,通俗自然,朴素质直;他的语言特色是浅显俚俗,便于歌唱;他的代表作《琵琶行》、《长恨歌》创造了极高的艺术表现力和感染力。再如正先生写薛涛:“女子智商同样高,奈何韵律独男操。全唐墨客如林立,闺秀留名几薛涛?”张梅琴这样写薛涛:“才自清明韵自高,纤纤玉手把琴操。浣花溪水深红纸,诗海扬帆起碧涛。”张柳这样写薛涛:“身陷卑微心自高,浣花溪畔住薛涛。此身若许逢今世,靓女文坛正时髦。”二位女士和诗的水准不浅,同类论同类,惺惺惜惺惺,好像她们俩也亲临浣花溪畔,也曾在诗人创制的深红小笺上抒发情意绵绵的诗篇,欣赏这位“万里桥边女校书”(王建《寄蜀中薛涛校书》)的才情,却又感叹如果薛涛生在当今时代,一定更是诗坛璀璨发光的明星。和诗不失为唱叹之音,意味深长,耐人旬绎。

总之,看过原作及和诗,我感觉就像观赏了一部大型的多声部的合唱,雄浑浩荡的气势、抑扬顿挫的起伏、深邃情长的意境、铿锵流动的音质,使得这部大合唱带给我的激情久久燃烧。

 

由正先生引起的这次“以诗论诗”是一种值得注目的文化现象。既然是一种文化现象,那就必然会涉及到现象的本质问题。我认为透过现象看本质:旧体诗的复兴时代已呈浩浩汤汤发展之态,唐风宋韵之风骨在山西这块古老的土地上得到了血脉相传。

旧体诗自“五四”以来受到过排斥,提倡新诗、白话。但是,几千年来传统诗词深入人心,积淀极深,到一定条件下就会喷薄而出。我们有这么好的文化传统,可以说是世界上的无价瑰宝。100年前美国的学者范妮洛桑认为,中国的汉语言文化是世界上绝妙的东西,那么富有动感。中国语言文字的捍卫者安子介先生认为汉语是中华民族的第五大发明,其优越性集中体现在传统诗词中。因此,中华民族文化的复兴必然要回归到传统。有人提出二十一世纪的人文情怀,一是求新(创新),一是崇雅(回归传统),如何处理好求新和崇雅的关系是民族振兴的重要内容。近二十年来写旧体诗词的人越来越多,旧体诗词显示出越来越遒劲的生命力。而唐宋诗词为旧体诗的鼎盛期,那时涌现出的无数诗人词家便是这种诗体艺术的创造者。因此,山西出现的如此规模的“以诗论诗”现象,正是旧体诗词回归的呼声和召唤。据高履成先生介绍,第一个将打印稿郑重其事交给他的是年过八旬的张一之老先生;最醉心“以诗论诗”的是谢启源先生,整个春节期间,他将全部思绪带回到唐宋两朝,与百余位诗人词家共度传统佳节,写出了百首绝句。

中华民族文化的真正复兴,依赖于深厚的文化底蕴。唐宋时期山西籍诗人词家以及在山西任职的诗人词家留下了咏晋诗词作品和名篇名作依然大放光彩。他们是历史文化的巨人,山西的诗人有条件站在历史文化巨人的肩上,起点自然是很高的。正是这个原因,山西诗词学会成立二十年来,各项活动方兴未艾,尤其是到了正先生执牛耳这一届就更是遍地诗香。这其中有大背景的原因,也有正先生的风范。应该说,如此规模的以唱和形式出现的“以诗论诗”,是山西现代史以来的第一次,会被后人浓墨重彩的。

 

 

                                                                           写于20067

  • 上一篇文章: 尧都自有护花神

  • 下一篇文章: 宵 衣 旰 食 浇 诗 园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回山梆子05-再见了大别山

  • 回山梆子04-大吊车真厉害

  • 回山梆子03-浑身是胆雄赳赳…

  • 回山梆子02-我坚决在农村干…

  • 回山梆子01-谷子好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啼笑皆非的穿越

  • 汉字

  • 《平凡的世界》——路遥

  • 《生命从明天开始》——春…

  • 《返老还童》—编剧: 斯科…

  •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联系站长 | 友情连接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富丰路4号工商联大厦A1606 邮编:100071   电话:010-52452238 010-57127585 传真:010-52215355 电子邮箱:chinawyj#vip.sina.com(请把#换成@)
    版权所有 北京世纪采风文化发展中心 京ICP备050323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