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首页  天下文章  艺术长廊  文艺资讯  文艺活动  文艺访谈  名家精品  艺海群英  关于我们  入会须知  请您留言  艺术团  

  眺望辛弃疾         

 

眺望辛弃疾

 

[ 作者:李元骏    转贴自:原创    点击数:1830    更新时间:2006/10/30    文章录入:李元骏

 

前些时,阴霾长时间占据着天空,一出门总会和连绵不断的雨撞个满怀。两天前,到了傍晚放学的时候,我突然见到天边又挂上了耀眼的霞。被雨水洗净的长空显得异常明彻,而西边斜阳的轮廓则略微模糊。游离的晚霞把它和世界连缀成一片火红。

  趁着少有的晴朗,我登上敬师亭,遥望那抹炽热的色彩。脑海里不禁开始搜寻恰如眼前之景的诗句。马上就有答案了:

  “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

  事实上,十月的广州见不到一只鸿雁,我也不是什么“游子”。但这句子已渐与天籁的节拍相和,再也分不开了,终于充斥了我身边的一切。

  这是先人悠远寥廓的长啸么?抑或说是一颗古代心灵跳动的声响?

  八百三十年前一个秋季的傍晚,建康城外的赏心亭上,面对悄然东逝的长江和无语伫立的群山,一个三十五岁的意气书生正在吟哦他自己的悲怆。

  “楚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际。遥岑远目,献愁供恨,玉簪螺髻……”

 

  南宋绍兴三十二年,辛弃疾率义军从金占区南归。那年他是意气风发的:正月十八抵临安,当日即被高宗赵构召见并授官,命他联络各部义军南归;回途中获悉张安国叛变,乃率仅有的五十骑夜闯拥兵千倍于己的金营,生擒叛将,率众渡江归来。

  他在江北成长,他清楚“遗民泪尽胡尘里,南望王师又一年”的痛苦。儒家思想影响着辛弃疾,在他心中早早地烙上了“兼济天下”四个大字,这让他注定要为收复失地而奔波一生。

  怎样才能匡复神州呢?还是千年来地儒文化,使他把希望寄托在这个偏安一隅的朝廷身上。

 

  南归不久,他就向刚继位的宋孝宗提出了《美芹十论》,进《九议》疏。篇中详陈收复大计,拳拳报国之心跃然纸上。孝宗皇帝可不知道什么“中原父老望旌旗”。自己披绫罗佩金玉,过得悠哉游哉,并不觉得汴州、杭州有什么区别,又何苦跟金国过不去?但你毕竟对朕一片忠心,那就多少给你升个官吧。再写几句“新亭诗赋”,做做姿态以示寡人不忘靖康之耻,遂万事大吉矣!

  于是,辛弃疾成了与北伐抗金毫无关联的滁州知州。滁州倒是离前线不远,连年天灾兵祸,城郭萧条。辛弃疾既然来了,姑且安之,全心经营滁州。辛公为政素有魄力,当机立断用宽征播赋之策,只一年便使市场复苏;而荒陋不再。毕竟心中放不下光复大业,辛弃疾又向朝廷奏议,可惜仍无回声。

  几番迁调,淳熙三年春,他途经江西造口。南宋初年,金人曾在此追隆裕太后御舟,虽终“不及而迂”,没有追上,但一国之太后竟要在胡虏的追赶下仓皇逃命,实也可称国耻了。现在,辛幼安站在这个让他痛惋长叹的地方,上仰斑驳的古台,下俯黯然的江水,感怀今昔,沉沉低吟:

  “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

  淮河、秦岭以北广袤无边的中原沃土呵!那是辛弃疾梦里不曾破碎的金瓯!

  眼前的河山含着一种肃穆。不知何处传来鹧鸪的哀鸣,该上路了。

 

  淳熙六年的辛弃疾已略有倦意了。朝廷将他的战略之议束之高阁,只把他当成一个能治一州一路的普通官员任用,并不曾将他安置在抗金前线。三月间他从湖北调往湖南,同僚王正之置酒于小山亭为他饯行。辛弃疾想到自己历任寻常官位却不得光复北地,不禁在宴上陡生感伤。和着残春落花,千古绝唱《摸鱼儿》从辛幼安唇间汩汩流出。

  “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惜春常怕花早开,何况落红无数。春且住!见说道,无涯芳草无归路……”

  南宋江山是垂暮的春天。辛弃疾宁做一张檐间蛛网,终日网罗天上的飞絮,挽留春的气息。但春又是否理解他呢?“千金纵买相如赋,脉脉此情谁诉?”

  这首绝妙好词风传一时,孝宗皇帝也读了,词中暗指“皇天昏昏”之语让孝宗大为不满。恰好此时的丞相与辛弃疾政见不合,尤对其主战的态度怀恨,便指使谏官弹劾辛弃疾“贪凶残暴”“用钱如泥沙,杀人如草芥”。对于这些莫须有的罪名,孝宗不加审核就予以认定,将辛幼安削职为民。奸邪之辈可不管什么“君莫舞”的规劝。

  辛弃疾只得赋闲在家中。他在江西上饶建了庄园,高处建舍,低处为田。他效法出世躬耕的陶潜,“以力田为先”,并名其新居为“稼轩”。从此以此为号。这时的他郁郁寡欢。“休去倚危栏”,只因“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

  唯一可以遣兴的事便是陈亮的来访。淳熙十五年冬,辛稼轩病中陈亮忽至,着实令幼安惊喜,病也好了大半。二人同游鹅湖,谈笑之余唱和《贺新郎》五首。稼轩对陈亮自嘲己身,“白发空垂三千丈,一笑人间万事。问何物能令公喜?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情与貌,略相似”;又疏狂自许:“不恨古人吾不见,恨古人不见吾狂耳”;最后还是与陈亮共勉——“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遁身多年的豪情又喷发了,它是神州大地的血脉。血脉因亢奋而膨胀,剧烈地跳动不知休止……

 

  光宗绍熙三年起,稼轩经历了新一轮宦海沉浮。先被起用管理福建事务,时与朱熹往来;又遭主和派弹劾陷害,降职乃至重新沦为布衣,其间陈亮已死;幸又在几年后恢复原职,后改任绍兴知府兼浙东安抚使。此时陆游年近八旬,恰在绍兴附近闲居。稼轩往见之,谈及塞北诸事,意气顿生,大有相识恨晚之感。是年末宁宗赵扩召见辛弃疾。临行前陆游写了一首诗相赠,极言“稼轩落笔凌鲍谢”,认为辛弃疾之职不逮其能,“大材小用古所叹,管仲萧何实流亚”,尽管如此,还是勉励他“天山挂旆或少须,先挽银河洗嵩华”,尽力光复江北。辛弃疾谢过陆游,直至临安。宁宗向他征询对于北伐的意见,辛弃疾大喜,细陈其辞,强调要打有准备之仗。奏对后改任其为镇江知府。辛弃疾甫一到任,就预制了万套军服,计划招募新军。当时韩侘胄为相,主张北伐,却是出于立功以赚取名望的目的,不免急公近利。辛弃疾公开建议韩不要轻率出兵,应以改革兵制、强化军队为先,却被韩忌恨。当年七月,又有谏官出面,弹劾稼轩。辛弃疾遂被再度免职。离开镇江前,辛弃疾最后一次登上北固亭,极目远望江北失地,悲从中来,愤由心生,借古伤今,挥毫成词: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

  他想起了南朝的刘义隆,“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可惜“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他借刘义隆仓猝北伐而败的历史教训,最后一次向朝廷敲响警钟。

  这年辛弃疾六十六岁,苍颜华发,其心更比人老。随着罢官之令的下达,他已彻底地绝望了。第二年朝廷让他任绍兴知府,他以绍兴远离前线为由辞掉了。是啊,韩侘胄马上要北伐了,胜负基本已定,辛弃疾还能做些什么呢?

  同年五月,南宋伐金。初战告捷,但半年内却变成全线溃败。韩侘胄想起辛弃疾当时之策,悔恨莫及,急请旨诏他出山任兵部侍郎。稼轩此时年老多病,加之对朝廷心灰意冷,最终未能就职。

开禧三年,辛弃疾病情加重,卧床不起。韩侘胄不甘失败受辱,欲再行用兵,拟任稼轩为枢密都承旨,以为声援。奈何辛弃疾已动身不得,再行请辞。

  九月十日,眼见北伐失败的辛弃疾已是风中的最后一点烛影了。六十八年的生命里满是不甘,偏又总是无法一了心愿。忽然挣扎着大喊“杀贼”,同时与世长辞。

 

  声音。雄浑的声音从千年以前传来,一路狂奔跑进我的耳蜗。我懔然一惊,诚惶诚恐地记下了这金石之声。再细听时,声音却早已不知所终。许是跑到了千年之外?

忽地一阵秋风吹过。我又一懔然。

远方的身影渐已模糊,再也看不清了。

                   ——2006年10月28日于广州
  • 上一篇文章: 化蝶

  • 下一篇文章: 梦中的少妇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回山梆子05-再见了大别山

  • 回山梆子04-大吊车真厉害

  • 回山梆子03-浑身是胆雄赳赳…

  • 回山梆子02-我坚决在农村干…

  • 回山梆子01-谷子好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啼笑皆非的穿越

  • 汉字

  • 《平凡的世界》——路遥

  • 《生命从明天开始》——春…

  • 《返老还童》—编剧: 斯科…

  •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联系站长 | 友情连接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富丰路4号工商联大厦A1606 邮编:100071   电话:010-52452238 010-57127585 传真:010-52215355 电子邮箱:chinawyj#vip.sina.com(请把#换成@)
    版权所有 北京世纪采风文化发展中心 京ICP备050323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