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首页  天下文章  艺术长廊  文艺资讯  文艺活动  文艺访谈  名家精品  艺海群英  关于我们  入会须知  请您留言  艺术团  

  沉思集(二十一)         

 

沉思集(二十一)

 

[ 作者:孙玉海    转贴自:沉思集(二十一)    点击数:1158    更新时间:2007/4/11    文章录入:孙玉海

沉思集(二十一)

 

文/孙玉海

 

 

 

   325.一个时代的精神高度决定了这个时代的历史分量。一个时代的物质的繁荣也许能对精神起到推助作用,但从另一方面讲,也许伤害会更大。春秋战国时期,诸侯混战,民生涂炭,但是人们的精神是丰裕的,诸子百家蜂拥而起,各自著书立说,宣扬各自的主张、哲学,形成了一系列巨大的文化山峰,在许多领域,至今人们甚至还无法超越。诸侯混战,没有精力去控制意识形态,反倒制造了极其宽松的文化发展环境,这是思想文化得以繁荣的最根本的保障。待到后来的秦汉、明清时代,在文化思想上出台了极其专制、独裁的钳制措施,形成了令人窒息的学术、思想氛围。思想和文化的发展是在锁链与血泊里行进的,而且由于过多的芟刈、荼毒,使人们的精神趋于矮化、委缩。一些精神伟岸、敢于发出真理之声的人们被斫去了头颅,而怯懦的唯唯者却能够得以苟且生存下去。于是便出现了保命哲学。持这种哲学的人,宛如皇宫里被阉割的太监——只不过是精神上的——他的骨气与坚持真理的雄性物件被去除了。所以他就只能发出唯唯诺诺、低声下气、不男不女、半人半鬼的声音。这声音里没有反抗、没有怀疑、也没有骨气。这在那统治者看来,是分外感到满意的。但是,人们不晓得,在那统治者自身来说,他又何尝不是一些被阉割的人呢?因为那敢于反抗和发出不同声音者,乃是使那统治阶级得以清楚认识自身、认识真理的一面镜子——如今这镜子却因为自己的畏惧(他们不敢或不愿正视真理和自己的缺陷,这也何尝不是他们的懦弱)——而被自己亲自打碎了。没有了镜子的鉴照,他们便会觉得自己完美无缺了——这是在骗谁呢?是在自欺欺人,骗他们自己。在外人看来,特别是在那些天真的孩子们看来,他们其实是没有穿衣服的皇帝——虽然那皇帝如何自我感到得意,并以为那是无上庄严的新装,但在历史的眼中却十分的丑陋、滑稽、可悲。一个时代倘若不能容忍真理,不能容忍那敢于说出真话的人,这个时代的精神就会被阉割了——因为那直面真理的人,是一个时代的最珍贵的元气。肉食者们倘若以为把那敢于指摘时代不是的人的口钳制住,那么他就好似挥刀自宫——只能使自己从此变得精神更加委琐而已。一个人倘若认为把镜子打碎,自己就可以变成潘安或西施,那就会让村野鄙夫都嗤笑——他其实更丑,甚至连自己脸上的泥灰都看不到了。但是,在现实的这个社会里,这种类似的幼稚与可鄙,已经在高台子上演了无数场了。……总有一些人形成了这样的本能:但凡是敢于怀疑的新主张,那就一定和这现实的秩序过不去,那就一定是坏的,那就一定要反对、要去除、要鞭挞。他们不过是些被驯化好了的奴婢或家畜,已经没有了反抗、反思和自然的野性了。他们从来也不会怀疑:现实的一切都是对的、都是合理的么?他们已经没有这个胆量了——似乎从祖宗那一代起,他们的精神的阳物就已经被阉割掉了,干净得不留一点痕迹。所以,尽管有一些肉食者看上去多么伟岸、高大,其实还是个精神的太监——他没有思想的深度、也没有敢于坚持真理的骨气。这样的人,是真正意义上的人吗?他们的人性,是健全、完善的人性吗?

 

 

 

一个时代的精神的阉割刀,除了权势意识的畸形化以外,还有金钱势力的膨胀。一个物质主义、唯主义的时代,它的不幸在于:金钱已经把人的精神扭曲、异化了。这个时代的人们,毕竟还没有人人都达到那拥有伟大**主义思想的程度,以至于人人都能相互尊让、以至于到了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境界——恰恰相反,许多人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利益而争得面红耳赤、头破血流……一切美丽的理想、信念,都会在这种丑陋的现实的生活戏剧面前显得无奈、苍白,并感到深深的羞耻……

 

现实的中国,其实还是一个农民的中国。几千年来农民身上积淀下来的集体无意识、小农意识都还在当代的许多人身上存在——只是他们自我感觉不到而已。这种狭隘的小农意识主要的表现,就是鲁迅先生所刻画的阿Q精神——卑顺、屈辱、怯懦、见识短浅、急功近利;既自高自大,又自轻自贱;精明于小道,暗昧于大义……不但是那些平民阶级如此,即便是那些新兴民族资本家、官僚资本家们也是如此——无论他拥有可何等充裕的物质金钱财富、也无论他做到了多高的位子,其骨子里保守的小农意识和阿Q精神是不变的。在某些时刻,他们的这些令人感到可羞的本质就会显露出来——令人感到万分惊讶!其实,这也没有什么希奇的。一个人也许改变自身的外在和外在世界容易,但是要真正作到反省、改变自身却很难。有句老话说得好:泰山易改,本性难移。倘若你仔细观察这个时代的许多人、许多事件,你就会明白这是一个真理。小农意识绝非仅仅指农民——那些穿上西装革履、住进别墅洋房甚至贪污受贿外逃的贪官们,其骨子里也还是一个小农。这个小农,重点还是落在字上,即没有远大的胸襟和高尚的德行,没有责任感、道义感,也没有见识、学识、眼光和骨气。人的外在是可以轻易改变的——即便一个农民穿上世界名牌皮尔卡丹,带着瑞士劳力士手表,他的思想和胸襟也不会立马变成一个总裁。那些暴富阶层、那些自我标榜何等清廉的官僚们,他们虽然善于用种种物质的、语言的、作秀的手段美化自我,但他们的皮袍子下面还是时常会露出马脚来的。

 

但是,也不要小看这农意识、阿Q意识。它的能量、存在范围还是很大的。有许多时候,这种世俗化的小农意识甚至能够影响历史进程——当然它负面的因素会更多一些的。这种小农意识中,最不能让人忽视的,就是小农意识深层的狡诈、阴险、残忍、无耻。之所以如此,恐怕还是源于几千年来骨子里积淀的恐惧、怯懦、自贱、自卑。之所以用这种形式显露出来,就在于它内心的极端自卑和狭隘的复仇之心。这种心理正如同太监,那些被阉割了阳物的人,看上去是弱者——但是历史证明:他们非常残忍,甚至没有人性。他们同时也非常狡诈、非常卑劣,什么手段都会使得出来——尽管是对那些无辜的人——他们的报复是不分对象的(只分强者与弱者,像阿Q,只敢打小尼姑的头,至于面对赵太爷、钱太爷的哭丧棒,只有哀告乞怜或抱头逃窜的份)。这一点从官场中可以看得最清楚:对上级无论对错,无条件服从,仿佛一个顺从的奴仆和恭顺的妇人,连老子对他说话都没这样顺从;对下级和草民百姓则趾高气扬、不可一世,摆出一副刚刚阔起来的暴发户臭面孔。在历史上,这种明证也是非常多的:无论是黄巢还是朱温,也无论是李自成、张献忠还是洪秀全等等,均是些没有多大远见的小农,他们没有小农的本分、朴实、善良,反倒把他们的狡诈、凶狠、自私、残忍、短视发挥到了极致。一个个都是极端残忍的魔头、杀人如麻的刽子手。近代以来,袁世凯就是一个鲜明的例证:做了大总统还不甘心,非要做皇上才心里如愿、塌实——这骨子里也是一种被封建思想奴化的潜意识在作祟,其实质还是小农意识在作怪。一部《二十四史》,实际上也是一部皇家的农思想史。这种,主要还是体现在他们的猜忌、自私、残刻、虚伪、势利、狡伪……亦足以成万世楷模

 

小农意识是一种强大的隐性势力,它已经渗透到国人的骨髓之中而人人不觉。鲁迅先生说过,无论外来的什么主义,一到了中国,就会变味,而不是原来的东西了。那位已经去世的伟大领袖,虽然信仰*****主义,并且发挥到了极致,但是骨子里却还有封建主义的大一统的帝王思想作主导的,虽然说其小农意识欠妥一点,但是其到晚年的霸权作风和厌诤喜谀的封建帝王毛病也已显露出来了。在其发展历史上,之所以能够逐渐壮大队伍,就在于利用了小农的急功近利思想:劫富济贫历来是作为小农的英雄主义思想来传播的。所以打土豪、分田地是极其能够调动农民的积极性的——因为他们最现实、最功利。到了后来那个空前狂热的时期,流氓无产者们被充分调动起来——如同一架难以驾驭、操纵的巨大的野兽机器,疯狂地吞噬着人类最基本的道义和良知。在那十年中,打砸抢、武斗、杀人放火借造反有理的名号以行。几千年来的文化积淀毁于一旦,真善美遭受了空前的践踏、毁灭。这种疯狂、残忍、麻木、自私、狡诈……真是令人感到匪夷所思,所闻所见令人不寒而栗、目瞪口呆。对这种暴行无论怎样进行美化,也不能长久地欺骗历史。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疯狂、乖张、残暴?当年那些施暴者们当时很难明白:他们是巧妙被利用了——政治家是善于利用人性的弱点的。这些血淋淋的历史事实已经证明:人骨子里的恶性因子、兽性因子其实是多么的巨大、阴暗。它像一尊蹲伏已久的野兽,在某个时刻突然被释放出了笼子,于是最疯狂、最残忍、最灭绝人性的一幕幕就开始上演了。这驱使人们变成野兽的,还是其骨子里的阴暗的小农狭隘心理:他们嫉妒,他们要报复,他们容不得别人比自己强(虽然是表面上的,通过正当手段得到的,也不行)……还有,他们还继承了历史上的狡诈、残忍、麻木等基因)。在近代历史上,腐败无能的封建统治者中是不乏像荣禄、袁世凯这样的集民族劣根性之大成的小大人的。他们简直就是后来的一切汉奸、出卖者的楷模、榜样、先驱。抗战年代何以伪军比鬼子兵还多?何以能出现如此之多的汉奸?难道这不是民族的真正的耻辱和悲剧?这种人简直到了毫无廉耻、不分是非、不择手段的地步,甘于助纣为虐,甘于成为行尸走肉,这难道不是民族精神的悲哀?从骨子里讲,这还是一种小农意识在作怪:他们是不讲道德、不问手段的,他们只要赤裸裸的现实的利益,甚至不考虑子孙和自身的长远(所谓我死之后,哪管洪水滔天式的极端的自私自利)。这种民族的劣根性,鲁迅先生是早已批判过了——但是我以为还远远不够。因为历史上的劣根性已经积累了上千年,而真正对它们的批判还不到百年。这种历史积淀的污垢,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被清除干净的,它还会持续很长的时间。也许还要上百年、甚至几百年。而且,假如缺乏有良知的洞见者与坚定的批判者,缺乏敢于思考的知识界的精英阶层,缺乏强大的开化的基层民众基础,这种劣根性还会持续相当长的时间。

 

今天,这个时代的精神已经到了什么高度?相信大家都会明白。在这个物欲横流、拜金主义、享乐主义横行的时代,要找点伟岸的精神也难。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急功近利的时代,人们对金钱的重视超迈以往任何时代。人们关心物质的结局、目的更甚于关注手段、方法。为了达到那些具体现实的目的,可以采用明暗两种手段。泥沙俱下,现象与实质脱节,衣裳与内里相异。所谓的成功人士,在世俗眼里,不过是权势与金钱的代名词而已。作秀、表演、惊人的虚伪比比皆是而又众所周知。挂着羊头的华丽招牌下,卖的却是狗肉。人们各自缩回了自己的世界,虽然内心里精神之树萎蔫,处处是荒漠和戈壁滩,但是大家外表看上去却花枝招展、一派灿烂。大家都是匆匆赶路的人,甚至顾不上休息和吃饭,拼命追逐着世俗推重的东西,感觉很累,但更体会到内部的空虚。精神上大家来不及读一本书,吃的都是电视快餐和垃圾食品方便面。大家的幸福都不在自己心中,而在他人的眼里。大家谁也说不清楚到底为谁而活,到底自己的信仰是什么,反正大家都这样生活,自己也不妨得过且过。……这个时代容不下一片寂静的天然的小院、草地,到处沸反盈天,到处尘土飞扬,因为大家都在忙,忙得几乎迷失了方向……那些浅薄的影视娱乐快餐、街头小报、凶杀逸闻、网络游戏……成了人们的主要快感。他们是一些习惯于吸食精神大麻的人——不这样又能怎样?——“连当今的许多作家都在关注下半身!何况我们一介草民?这个时代的人们普遍患了一种精神麻痹症:对民众的疾苦麻木不仁:无论的教育、医疗还是房产商甚至是公仆,都把伟大的智慧用于如何为自身更好地服务。高尚与卑劣、贫穷与富有、痛苦与狂欢……惊人的对比人们已经习以为常。这个时代是一个波涛汹涌的时代,是一个泥沙俱下的时代,是一个精神萎缩的时代,是一个物质狂欢的时代,也是一个道德与文化无比苍白的时代!在这样的时代,一部分大型罪犯逍遥于大墙之外,几乎没有任何制裁;大部分小虾米生活在泥沙底层,为生活和家庭苦苦奔命……这个时代在努力健全着法律、制度,却没有有力措施去建设文化、重塑道德,精神的极度萎蔫令人丧气、麻木、苦闷、恻怜……但是,真正的建设者却少而又少。

 

 

 

  • 上一篇文章: 心中的白莲

  • 下一篇文章: 沉思集(二十二)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回山梆子05-再见了大别山

  • 回山梆子04-大吊车真厉害

  • 回山梆子03-浑身是胆雄赳赳…

  • 回山梆子02-我坚决在农村干…

  • 回山梆子01-谷子好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啼笑皆非的穿越

  • 汉字

  • 《平凡的世界》——路遥

  • 《生命从明天开始》——春…

  • 《返老还童》—编剧: 斯科…

  •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联系站长 | 友情连接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富丰路4号工商联大厦A1606 邮编:100071   电话:010-52452238 010-57127585 传真:010-52215355 电子邮箱:chinawyj#vip.sina.com(请把#换成@)
    版权所有 北京世纪采风文化发展中心 京ICP备050323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