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首页  天下文章  艺术长廊  文艺资讯  文艺活动  文艺访谈  名家精品  艺海群英  关于我们  入会须知  请您留言  艺术团  

  沉思集(二十三)         

 

沉思集(二十三)

 

[ 作者:孙玉海    转贴自:沉思集(二十三)    点击数:1165    更新时间:2007/4/11    文章录入:孙玉海

沉思集(二十三)

/孙玉海

 

327.对于有志于干一番事业的人来说,婚姻是一件应当十分慎重的事情。就大多数婚姻来说,它是极其世俗的。婚姻对于理想主义者而言,往往是一个牢笼或挑战。此外,假如男女双方都是智慧的,那么,婚姻可能会使两个人都变得愚蠢。对于绝大多数的普通家庭来说,婚姻其实是一场漫长的磨砺,直到双方都失去“本色”为止。如果双方都要坚持保持个性的话,那么婚姻将有可能走向破裂,走向坟墓。婚姻其实只是一个外表漂亮的光环,其中却十分粗劣、空洞无物。婚姻要求双方能够学会克制、忍让、宽容,学会厚道、奉献。如果没有这些,你迈进的将不是幸福的天堂,而是痛苦的地狱。婚姻双方应该至少有一样东西是平等的。或者是地位,或者是财产,或者是美貌,或者是学识——这几个方面都可以交叉相对。如果没有这些,那么还有一样:那就是聪明和智慧。如果这些方面没有一方面是对等的,那么,婚姻就是上帝的一场误会(比如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的比喻),将很难走向成功和幸福。婚姻需要平等,尤其是在付出方面。如果没有一方面平等,那么婚姻必然会走向结束。还是那句老话:婚姻是极其世俗的。至于那些超脱的婚姻,那些双方都能有共同远见的婚姻,实在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可惜这样的婚姻少而又少。对于大多数人的婚姻而言,它是一个港湾,同时也是一个牢笼。什么样的婚姻是大海和天空呢?只有双方都是具有高尚品德和极其高智慧的人才有可能——但是,再智慧的人,也不如一个世俗之人处理家庭纠纷来得那么干脆利落、安适妥帖。因为婚姻是物质与情感、理智与感情、亲情等多方面极其复杂的混合物,只有道德、智慧与情感都非常完美结合的人(而且是双方),才有可能达成默契。婚姻不需要太多高明的技巧,不需要太多的智慧,它更需要的是世俗的“愚蠢”。

在这个物欲横流、人心不古、德行浮薄的时代和社会里,在世俗化的婚姻中,我们常常看到的是这样一种现象:人们总是寻求“门当户对”(对于“高层人士”来讲是这样,而对于“低层人士”来讲,那就是拼命“攀高枝”)。在不讲求道德、孝行的时代里,许多妇女德行浅薄到了极点。她们对于“孝敬”一词,理解得十分偏狭、自私。所以不孝敬父母、尤其是不孝敬丈夫家的父母的事情太多了,简直到了令人不齿的地步。在这样的一个道德沦丧的时代,有修养、志气与品行的男人,要找个孝敬、贤惠的女人成了一种奢望。反之亦然。在这样的时代里,婚姻往往不是幸福的港湾,而是一件漂亮的外套,外套上面写的是“幸福”,但里面却是痛苦和稻草。

328.生命是时间的一个极其短暂的过程。而过程无论长短,总会归于有限和虚无。我们所见的一切生命的形体,其实也都不过是一些幻影。这个结论在许多人那里——尤其是在所谓的“唯物主义者”那里,会遭到强烈的抵制、反对,但是这却是实情。佛学所说的“一切皆幻”,未必然没有一定的真理在(但是佛学也有许多糟粕——把现实看得太轻,走向了摆脱现世的极端)。与之对比,历史要比一切伟大的教科书都更伟大。它教育我们,什么才是真实的人生过程以及一些罕见的智慧。对于这短暂的人生过程而言,如何生存,选择何样的态度去生存,才是真正重要的大命题。大家所拥有的,不是世俗的财富和权位,而是一个过程;大家所能保留的,更不是世俗的财富和权位,而是美德、智慧和名望。对于世俗的人们而言,大家更多地追求的是前者,而不是后者——这是世俗人们的最大的短视。他们永远看不到比现实更远的地方,因而也永远难以摆脱羁绊与烦恼。那些真正有远见的人们,一定会思考人生,思考人与宇宙的关系,思考死亡和结局。人所有的一切憧憬,当然在主观上是“美好”,而无情的宇宙规律却给人们这样一个答案:一切终归寂灭、虚无。

世俗的最大的贫乏与可悲,在于他们永远也无法超脱现实,做形而上的思考。当然,他们也更缺乏这样的勇气:与世俗开展精神上的搏斗,并坚决地与之保持距离。从某种程度上说,世俗与现实是很一致的,几乎是一体。真正优秀的、有远见的、出类拔萃的人物,总还是极少数(我指的是他的真正智慧,包括美德,美德也是一种智慧),在任何时代都是如此。这样的人,尽管在精神领域是佼佼者,是罕见的英杰,但是在世俗的生活领域却往往默默无闻,显得非常平庸(而在世俗的生活领域,那些看上去“很了不起的人们”,却往往是些“伟大的庸人”,财富与权势为他们镀上了美丽的光环。而世俗民众的势利、无知、浅薄,又加剧了这种认知的误区。在一群庸人那里,他们所赞许的身边的“了不起的人物”,也大都是一些比他们权力高、金钱多的庸人而已)。因此,那些真正高尚的智者,在一个平庸的时代,是不屑于干求仕进的。在世俗拥挤、争夺的地方:官场与商场,人们更多地看到的是污秽、阴谋、狡诈、虚伪,是对人性的极端扭曲。是的,再没有比权力和金钱更加扭曲人性的了:大家身边都不缺少这样一些“官迷”、“财迷”,他们与那些吸毒者,在精神状态上有某种相似之处。他们是些精神鸦片的中毒者——尽管他们口中呼喊着的正义、美德、良心等等,其实不过是给自己“镀金”、“涂脂抹粉”的把戏和招牌而已——这恰恰证明了他们的极端虚伪。在一个崇尚功利的时代,如果没有精神文明的高度发达,那么虚伪和欺诈必将盛行。与此对应的,是那些所谓的“精英们”视而不见的民众的普遍的苦难。那些疯狂的劫夺者,在某种程度上,也不会真正拥有幸福——他们是畸形生长的。权力与金钱,都不能治疗他内心的真正的空虚,都不能阻挡时间对他的惩处和遗忘。在时间面前,一切都是平等的。这才是人生的最大之平等。所以说,人世间的一切不平等,都是人类智慧的欠缺造成的;而宇宙自然规律却是平等的——它似乎有着高度的智慧。所以古人对天地、宇宙充满敬畏。把它推许为拥有至高智慧的神灵。平庸的人只能体会到金钱与权力带来的快乐,而只有那些伟大人物,才能体会到美德和智慧给他带来的快乐。而且,后者的这种快乐,无论在质还是量上,都是前者无法比拟的。当然,这个论断在世俗的“唯物质主义者”那里是不能被承认的——任何人都不愿意轻易承认自己的浅薄——除非他是一个拥有美德和智慧的人——这样的人才真正能称得上是有自知之明。所以,在看似一样的生命的状态之中,实际上存在着不同的生命状态(人的心灵状态有着很大的不同:庸人们所有的心态基本上都是一致的,而伟人的心灵却各自不同)。这种不同,是有着天渊之别的,套用一句成语:“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其实大于人与猿猴之间的差别。”意思是说,有些人接近神圣,而有些人其实连畜生都不如。这是所谓“世俗”的智慧造成的结果。世俗的智慧与大智慧是不相容的:前者浅薄、庸俗、势利,矜夸得意于种种把戏和小巧,而后者却极其宽宏、严肃、崇高、谦逊。两种智慧(如果前者也能勉强称得上是“智慧”的话)的最大区别在于:前者永远也无法达到达观与超脱——它无法超越自己的狭隘与自私,无法超越自身存在的可鄙、庸俗的因子。这正是它的可悲之处。相比之下,前者更缺乏一种大气、宽宏、坦荡和可敬,而是处处显得委琐、浅薄、有限和可怜。这就是在精神层面上,乞丐与富翁的差别,庸愚与智圣的差别。这种精神上的乞丐,在世俗中已经非常普遍地存在着了。每个人身边都不缺乏这种“伟大的”乞丐——而且他们往往都还以“成功者”的身份出现,个个志得意满、趾高气扬,不可一世。

世俗的物质主义者们之所以得到世俗民众的追捧,就在于他们的行为、“成功”和奋斗目标与世俗民众是一致的。有粪土,就会有蛆虫。什么样的土壤培育什么样的生命。在庸俗的人群里你不会找到高尚与智慧,在鹰群飞翔的高度上,你也不会找到一只世俗的、肥胖的母鸡——正所谓“人以群分,物以类聚”。精神主义者与物质主义者在这个时代是分裂的——前者看上去非常强大(而且也有许多精神主义者放弃了信仰与操守,纷纷加入前者的行列),后者似乎显得非常单薄、弱小。但是谁是最终的胜利者还不一定。历史已经证明:文化、精神是能够传之永久的:秦皇汉武的富庶与地位安在?而李白杜甫的诗篇却能永放光芒!先人早就有这样的认识和远见:曹丕说,文章者,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李白说,“屈平辞赋悬日月,楚王台榭空山丘”。此等情结,在司马迁《报任安书》所述最精辟、最详尽。司马迁说:“古者富贵而名摩灭,不可胜记,唯俶傥非常之人称焉。盖西伯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氐贤圣发愤之所为作也。此人皆意有所郁结,不得通其道,故述往事,思来者。及如左丘明无目,孙子断足,终不可用,退论书策以舒其愤,思垂空文以自见。仆窃不逊,近自托于无能之辞,网罗天下放失旧闻,考之行事,稽其成败兴坏之理,凡百三十篇,亦欲以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草创未就,适会此祸,惜其不成,是以就极刑而无愠色。仆诚已著此书,藏之名山,传之其人通邑大都,则仆偿前辱之责,虽万被戮,岂有悔哉!然此可为智者道,难为俗人言也。”老先生也是深知“智者”与“俗人”是有天壤之别的。智者自古而今,都是少数,而“俗人”却是俯拾皆是的。智者在当世是非常难以得到理解的,因此,他往往把希望寄托在未来、寄托于历史。相比之下,那些“伟大的”俗人们会有什么“将来”和寄托呢?

329.新年的最重要的意义,在于它是一个很好的提醒:告诉人们你又长了一岁,你的生命从此将又少了一段时光。人们总是为此而欢庆,那是因为他们心中有着美好的希望——因为这希望,也就暂时忘却了这时间的残酷。人们欢庆,但这欢庆里有多少盲目!有一些人并不怎么喜欢新年的到来。那些风烛残年的老人,他们知道新年的到来意味着什么。有一些念头总是存在于他们的胸中——这个念头随着年龄的增长,其强烈程度与日俱增。是的,意料之中,所有的人们都会走向那个结局。当然,给人们的炽热的希望泼太多的冷水,似乎看上去未免冷酷,但事实的却如此。伟大的人物们,我认为,定然不怎么过分地高看节日——在他们眼中,那不过也是一个普通的日子,同一切日子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他能够从这欢欣与热闹的场景背后,看出时间深处的寂寥和萧条。伟大人物的见解总是那么地与众不同、独高一筹。这正是伟人与庸人的最根本的区别——他们总是比世俗看得更远,更深刻。在这样的日子——新年——来临之际,我以为没有什么值得过分高兴和欢欣的。对于过去,它是一个终点站,我们应该静静地坐下来守夜、思索,总结一下;同时,也要展望、筹划一下未来。我们的生命太需要冷静与沉思,太需要反省与总结,但是,繁忙的日常生活似乎并没有给我们留下这样的时间、空间,大家都是行色匆匆,忙忙碌碌。新年的到来,给大家卸去了一年的重担——如果说寻找总结和思索的时机的话,那么这正是最好的时刻。是应该静心思索一下了。如果说,在这样貌似热闹的情景之中,能够找寻到属于自己的独见与理念,施诸于未来,那真是新年赠与我们的最大礼物。但这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想到的,所谓“繁华之后,终归寂寥”,新年之后,多数人总未免感到有些虚空。只有那些找到或能够巩固自己定见或志向的人,才能在即将到来的崭新的日子里充满快乐和信心,感到充实和富足。

在这样萧条的季节里,对于那些真正心灵充实的人而言,时光内部也正充满着欣喜——这种欣喜是长久而非短暂的,是丰盈而非苍白的,是真正的欢乐,而非空虚的热闹。因为即使是在这样的日子里,他也不会轻易放弃劳作——因着这时光的提醒,他更分外地感到急迫。他必须加紧劳作,向着自己的既定目标飞奔,没有什么能真正阻止得了他前进的脚步——即便是节日也不能够。相反,节日对于他——一个真正的志士而言,正是一个严酷而有深刻意味的提醒(这提醒对于他而言是一种真正的财富,对于那些世俗的庸人们来说,却什么也不是):时不我待,必须加紧劳作了。因为他知道,在自己的园地里辛勤耕耘,收获的果实最为甘美——那些虚幻而不实在的幻梦究竟能带来什么呢?如果你不是一个果决而又富有毅力的行动者,那么,美丽的希望带给你的将会是更深刻的空虚与悲凉。没有行动,没有对时间的畏惧与行动上的紧迫感,一切美妙希望都将成为多彩的幻想、绚烂的肥皂泡。新年,它所拥有的时间与一切时间并没有分外的不同,它的不同,完全在于在不同的心灵那里,完全得到不同的反映,播种下不同的种子,收获到不同的财富。在这短暂的时光里,有人赢得了盆满钵溢,有人却始终两手空空——我说过,新年的时光与一切时光相同。

  • 上一篇文章: 沉思集(二十二)

  • 下一篇文章: 沉思集(二十四)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回山梆子05-再见了大别山

  • 回山梆子04-大吊车真厉害

  • 回山梆子03-浑身是胆雄赳赳…

  • 回山梆子02-我坚决在农村干…

  • 回山梆子01-谷子好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啼笑皆非的穿越

  • 汉字

  • 《平凡的世界》——路遥

  • 《生命从明天开始》——春…

  • 《返老还童》—编剧: 斯科…

  •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联系站长 | 友情连接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富丰路4号工商联大厦A1606 邮编:100071   电话:010-52452238 010-57127585 传真:010-52215355 电子邮箱:chinawyj#vip.sina.com(请把#换成@)
    版权所有 北京世纪采风文化发展中心 京ICP备050323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