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首页  天下文章  艺术长廊  文艺资讯  文艺活动  文艺访谈  名家精品  艺海群英  关于我们  入会须知  请您留言  艺术团  

  团支书的故事         

 

团支书的故事

 

[ 作者:shuiyouyou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1360    更新时间:2007/4/25    文章录入:shuiyouyou

                            

                   团支书的故事

    长城卷烟厂宣传科的铁岭,25岁的小伙子,白皙的脸庞,显得凝重有主张,干本职工作仅三年,却成了行家里手。这天他接到党委和团委对他的调任通知书,让他去新一车间接任专职团支部书记的工作。此时他顿感心跳加快,脑海翻腾。他想,再过两三年他就要到退团年龄了,还……更主要的是他可从未沾过团的工作的边啊!无奈他只有从命,硬着头皮去车间报到。车间党支部书记向他摊了牌:“咱们车间团支部共有20名女团员,在全厂七个团支部中年综合工作指标考核排分第六。怎么样,有信心吗?”书记眼里象是充满信任之光。看得出那眼神中也隐约藏匿着一丝惭愧。
   “您只说了20名女团员,那男的呢?”铁岭立即追问。
   “哦,没有男团员,全是女的。不过青年中倒是有不少男的。从今以后你就是她们的头儿了。”
    有人说,女人靠征服男人来征服世界,而男人靠征服世界来征服女人。看来他要靠征服团支部这小小的“世界”来征服这伙有的甚至还没对象的姑娘们了。
    团支部留下的全部资料就是一张注有20名女团员概况的团员登记表。他从中知道了:文体宣传委员叫王雅丽,组织委员叫南珍,青工委员叫邢爱红。
    班后第一天,他召开了支委会:“……从此我们就要一起工作了。我不会说话,只希望能干点什么……”他觉得在几个姑娘面前脸竟热呼呼的。
   “这么大的棒小伙子,怕什么?你们瞧,我们的铁书记脸都红了,真不象个‘铁’书记。王雅丽指着铁岭对另两位委员大声先说笑起来。满头茸茸的短发,近乎遮住那细溜溜的弯眉。
   “你真是见面熟。”南珍捅一下王雅丽,轻捋柔软的披肩长发,用敬羡的目光看着铁岭,语气略带庄重地说:“咱们团支部倒数第二,连个团员大会都开不起来。关键是没有一个好支书。这回好了。铁岭,我看你行,你就大胆地领着我们干吧!”
   “如今那,当主任难,厂长难,我看团支部书记最难。”邢爱红在旁边努嘴,发着不满的牢骚。
   “为什么?!”铁岭突然大声问道,他似乎很不服气,鼻孔微微扇动,脸也变得红一阵,白一阵。
   “你算呵。”邢爱红右手掰着左手,“党、政、工、团,党委有权,工会有钱,行政有权又有钱。可团有啥?既没权又没钱,办什么事?搞什么活动?”这时王雅丽也停止了笑:“说真格的,难呵。工人们都说,硬给工会跑断腿,也不给团里打壶水。我们真所谓一无所有呀!”
   “不对,我们有最宝贵的人,就是人,所有的青年都是我们的人。要想有地位,必须先要有作为!”铁岭不知是气愤还是激动,两只拳头攥得紧紧的,在胸前上下挥动:“明天班后立即召开团员大会。我们先分头通知,最后我再挨个通知一遍,我就不信开不起个团员会来。”
    第二天班后,铁岭第一个坐在谧静、空旷的车间会议室里,他痴神地望着窗外。大约半小时后,三个委员和几个团员蹒跚地走进来。南珍指着几个团员对铁岭说:“我们在车间门口好说歹说就截住这么几个,其余的还是溜了,真没办法。”南珍喟然长叹一声,有气无力地坐在一张长条凳子上。这时团员李丽走到铁岭面前,带着嘲弄的微笑睨视一眼铁岭,拉着长调对旁边的一个团员说:“新书记给开会,大概能发点什么吧?看人家工会每次开会,差不多都发奖品的。团支部真穷,什么都没有!”
    铁岭听着,心里觉得空荡荡的,不知是什么滋味。“对不起,今天的会不开了,再开再通知!”铁岭把手一摆,强压怒火,大步走出会议室。新官上任三把火,这第一把火就没烧着,他初次尝到了团的工作的苦头和艰难。
    团员大会开不起来,就等于团的工作处于瘫痪状态。难道是这些团员都不合格?难道……铁岭百思不得其解,他甚至忘了明天是休息日。他感到一种难以明状的忧郁和伤感涌上心头,他扪心自问,他到底是不是团支部书记的料。正想着,突然团委通知:下星期一班后在厂俱乐部召开全厂团员大会,各支部要准时到会,并保证人数。因为为确保完成全年任务,团委书记、党委书记要分别在会上做动员。怎么办?这无疑是雪上加霜。看着铁岭焦灼地在屋里跺来跺去,一筹莫展的样子,三名支委只得用试探的语气出着注意:“铁岭,我看咱们今天先通知一遍,后天一上班再通知一遍,怎么样?”“对,书记,到时你去会场,我们三个在门口截她们。”“书记,只能这样了。”
   “不行,我们再不能用这个办法了。”铁岭尽管显得束手无策,但这个否定语气还是坚定的。
   “那怎么办?”支委们几乎同时问道。
    铁岭揩一下头上细微的汗珠,陷入沉思。蓦地他轻舒一口气,缓缓地将洁白的气流从口中吹出:“行了,明天先好好休息,后天上班我们再说。”说完,他头也不回,步履匀称、轻盈地走出房门。三个支委象是木然地望着铁岭远去的背影。是惊异?是疑虑?是茫然?还是……她们真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了。
    清晨,春雨绵绵。路上泛着淡淡的水气,不见多少人,只有偶尔一两辆汽车驶过。铁岭骑着自行车,按照他事先查好的所有团员家的地址,去亲自上门通知开会。
    一小时过去,他从赵娜家出来,松了第一口气。因为他清楚了赵娜每天下班就回家,是为了给全家做饭。不过她终于亲口答应了开会,并保证今后一定参加团员会。
    两小时过去,他从杨洁家出来,松了第二口气。因为他知道了杨洁每天下班就回家是为了照顾床榻上的半瘫的老父亲。她也终于答应了开会,也保证了今后一定参加团员会。
    三小时,三个半小时……十个小时过去。他硬是不顾雨水的浸渍,终于跑完最后一家,松完最后一口气。这时却是细雨初停,夕阳西下,彩链当空,绮丽的山城已环抱在层峦叠嶂的群峰之中。级目远望,虽一天滴水未进,饥肠辘辘,但他已是阅尽山城秀美风光,顿感心醉神摇。他重新抖擞精神,不觉襟怀开阔。
    天色渐晚,朦胧的月色泻在大地上。他加快了回家的速度。拐过漆黑的街道,突然前面一条小路上传来凄楚的哀叫声。借着暗淡的月光,只见两个黑影在闪动。他飞身下车,小心地一步步靠近黑影。原来是一个歹徒手持匕首,正强逼一个老人:“没钱,我真的没钱。”老人还在哀求。“少废话,有多少钱,快掏出来,不然捅了你!”匕首在惨淡的月光下在老人面前晃动,闪着冷峻慑人的光。铁岭见状,大喝一声冲了上去。歹徒狡捷地一躲,转过身来,猛地扑向铁岭。铁岭急闪身,不料还是被匕首刺中了肩膀,鲜血顿时淌在地上。“来人啊,抓贼!”此时老人在一边大叫起来。歹徒见状不妙,兔子似地逃了。铁岭却住进了医院。
    柔和的晨光俯射进来,铁岭慢微微睁开眼睛。这时他才发现南珍正俯偎在他的胸前,眼里闪着晶莹的泪花。原来那老人正是南珍的父亲,她已整整守护了他一夜。庆幸的是铁岭的伤势不重,第二天他就出院了。下午他照常参加了全厂团员大会。党委书记动员之后,团委书记接着讲:“……我们只有加倍努力工作,才能完成生产任务……今天特别要说的是新一车间到会率最高,他们全部到会……”这时20名姑娘鼓起掌来,全厂团员鼓起掌来。“请大家注意。”团委书记加重语气继续说:“开会前,一位老人给我讲述了一个真实的故事。”片刻,会场变得寂静无声,人们瞠目倾听。于是团委书记把昨晚铁岭救老人的事迹详细讲了一遍。最后团委书记展开了一张大红感谢信,高声说道:“老人给我厂送来了感谢信。为此厂团委号召团员青年们要向铁岭同志学习!”顿时全厂沸腾了。团员们纷纷把钦佩的目光投向铁岭。不知谁高喊一声:“向铁岭学习!”接着团员们齐声高呼:“向铁岭学习!”这是团员门的肺腑之声。新一车间的姑娘们更是掌声不断,充满自豪,因为她们觉得有了一位真正的好书记。特别是南珍心海深处有一种情不自禁的感觉,她兴奋地凝视着铁岭,心跳耳热,两颊掠过一片红晕。
    团的工作就是万花筒,不断地交换着一个个神秘的图景,有诱人的,也有恼人的。团支部书记就是要适应这无尽的图景,从中领悟出生活和工作的真谛。
    夏日,厂周末舞会上,七彩灯不停地闪烁,一对对青年随着优美的乐曲翩翩起舞。那婀娜的倩影,那飘逸的秀发,那旖旎的罗裙,那芳馨的气息,真使人轻松愉快,心旷神怡。南珍与铁岭跳着“慢三步”,心理却也慢慢地跳个不停。她想说的很多很多,可就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有她那粉红色短裙随着她婆娑的舞姿上下左右不间断地构成无数个和谐甜淡的三角形,蓬松的秀发在肩头垂泻下来,波浪般地起伏着。这是充满青春的美的象征,这是一种追求,一种憧憬:“南珍,你在想什么?”铁岭注视着南珍。
   “呵,没想什么。对了,咱们车间咀机2号机车司机佟亮偷偷地爱上李丽快半年了。他非让我和姑娘说一说,李丽根本不同意,看不上他那长相。可佟亮非再让我和姑娘好好说说,这可让我怎么办?”南珍目光炯炯的明眸凝视着铁岭:“佟亮和我是中学同学,你说我能不帮他这个忙吗?”
    铁岭有点害怕南珍那诱人的目光,只是沉思不语,象在想什么,舞步有些零乱,但只片刻的时间,他的舞步又轻柔起来,显得那么和谐。这时他似乎想出了一个自认是帮助佟亮解决问题的绝好办法。一个月后,29岁的大龄青年佟亮真的和李丽交上了朋友。人们有些不解。“佟亮这小子真有福啊,你说李丽怎么就看上他了。”“听说开始李丽也嫌那小子个低、长得不好,很不愿意哩。可不知后来怎么又喜欢上那小子了。”“说旧了,好夫没好妻,好妻没好夫。”各种议论什么都有。李丽却逢人便说:“我就是爱他,怎么样?”人们一听这也就不猜疑了。只多发出一声自认惋惜的叹息声。然而他们的爱情却遭到了李丽的父亲的坚决反对,他们只能偷偷地相爱着。
    对烟厂来说,最头疼的事就是职工偷烟问题。一次,厂长在全厂职工大会上说:“南方曾有一个烟厂被偷垮了,偷光了。实事求是地说,你们谁没偷过烟,举起手来。”结果没有一人敢举手。为此厂长曾对偷烟的进行过行政处分、降工资、只发45元生活费等等的处理,最后还是效果不明显,终究杜绝不了偷烟现象。
   “卷烟的拿两盒烟抽,能把我们怎么样?”职工们总是这么想,因此没有感觉到丝毫惭愧。俗话说,干什么,沾什么吗。然而铁岭却不这么认为。他觉得团的工作无论怎样搞,都应紧紧围绕企业生产和经营中心,多出点子。共青团应成为党委的助手,行政的帮手。于是他立即召开支委会,提出了他的大胆设想:“我起草了一份防止团员偷烟的保证书。南珍,你给念念。”三个支委一起把惊异、疑惑的目光投向了铁岭,她们懵懂了。片刻南珍才慢慢从铁岭手中接过一张稿纸,这就是保证书。她郑重地读起来:团员,应该为企业的发展多做一份贡献。我是一名团员,所以愿意在此保证书上亲笔签字,保证做到不偷烟及其它公物,否则愿意接受被开除团籍和厂籍的处分决定,空口无凭,签字为证。签字人某某某。话音未落,王雅丽猛地站起来,大声说:“开始我还说你不象个‘铁’书记,现在你可真够铁的了呵!你挑这个头,全厂职工非得恨死你不可。”她眼直勾勾地盯着铁岭,张着大口,欲要一口把他吞了。
    邢爱红显得怒气冲冲:“如今谁都愿明着做好事,你到好,明着做缺德事。厂长对偷烟的都不开除厂籍,你还出这风头,你这是不要命了。”
   “缺德呵,这是不是有点……”南珍欲言又止。
   “没关系,事先我已征求过车间书记、团委书记,真有什么事与你们无关,全由我负责。”无奈,三个支委怎么也劝不动他,只得同意在团员大会上首先带头签字。这时铁岭露出感激的神情,不由得向三个姑娘靠近,“谢谢,谢谢!”他显得越来越激动,哽咽地快说不出话来。
    仍是那宽敞明亮的车间会议室里,仍是铁岭一个人在等待班后团员们来开会。只五分钟过后,20名团员便整齐地坐在了里面,可当铁岭刚一说完,团员们几乎是异口同声:“我们不同意!”团员们哗然了。
   “不要吵,大家有话慢慢说。”铁岭吃力地维护着会场秩序。
   “到时人家该说咱们都是女的,又不抽烟,当然能做到。”“再说谁家还不来个客人、朋友的,咱们拿两盒烟也不算过分吧?”“这不是砸自己的饭碗吗?如今找工作多难呵!”团员们开始发泄着极大的愤懑。只有三个支委坐在最前排一字不发。铁岭只得将目光移向三个支委,而她们却偏偏不看他一眼。铁岭急得火烧火燎,手足无措。此刻却听有团员说:“书记,只要支委带头签字,我们就签。”“对,只要支委带头,我们也豁出去了。”团员们刚一停顿,只见南珍、邢爱红、王雅丽一字排开,顺序走到铁岭面前,非常谙练地在保证书上签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又顺序走回原来的座位上。团员们立即瞪大双眼吃惊地看着三个支委。铁岭此时恍然大悟:“这回行了吧。”团员们便大踏步走上前分别签上了名字。
    铁岭把这张签名保证书复印三份,分别送给团委、党委和厂长,最后又以通报的形式在厂区公布栏内贴出。这一举动恰似十级台风一般迅速吹遍全厂每个角落,最后这台风似乎竟变成一团龙卷风,疯狂地席卷着铁岭,是那么无情,那么残酷,仅一天他就接到无名恐吓信十多封。他没有畏惧,没有伤恸,而真正使他痛心的是工人们对他投来的怨恨的目光,特别是本车间的工人也都用不屑的眼神看他,不再愿和他说一句话。他一夜之间便没了朋友,只剩下无尽的苦闷、彷徨和惆怅,缕缕愁丝涌上心头。他这是何苦呢?此时他自己也糊涂了。下班后他心绪紊乱,一个人呆坐在办公室里,茫然地望着窗外。忽然佟亮悄悄地走到他跟前说:“铁书记,我信得过你,”说完,他郑重地把一份入团申请书递到铁岭面前:“我要申请入团。”
   “你……”铁岭感激地目视着这个其貌不扬的卷烟能手。
   “铁书记,你不要说了。难道……”
   “我想慢慢会好的。只是工人们还一时想不通。对了,李丽对你还好把?”铁岭转了话题,关切地问道。
   “挺好的。铁书记,你帮我的这个忙,我永世不忘。到时你一定去喝我们的喜酒呵!”佟亮表达着虔诚和感激之情,深情地望一下铁岭,不舍地走出了房门。
    铁岭思绪万千,难言的苦衷只得往肚里强咽。在回家的路上,他遥望天空,繁星点缀,灰濛濛,惨淡淡。看不完,数不尽。然而毕竟有几颗星仍闪烁在穹天。忽然,从他身后蹿出三个人,疯狂地对他一阵拳打脚踢。由于没有丝毫防备,他顿感天旋地转,眼前一片漆黑。不知什么时候,他觉得耳边传来低微的哭泣声,脸上好似什么在拂动,轻柔柔、毛茸茸。他稍吸一口气,一股芳馨的气息流入鼻孔,那么惬意。他微微睁开眼睛。熹微的晨光从窗口射进来,撒在一个熟悉的窈窕丰美的姑娘的脸上,那迷人的明眸里正噙满一泓清澈的泪水。
    “南珍,你……我这是……”铁岭躺在病床上,轻抬一下右手,却觉得是在用尽全身气力。此时他才明白他已躺在洁白的世界里。因为这里有白的窗帘,白的被褥,这里有白的一切。
   “铁岭,别动,你终于醒了!”南珍哽咽地说“昨天我看你神色不好,暗地里一直跟着你,直到你回家的路上……你出事时,我赶紧往外跑,边大喊救人。感到跟前,你已昏到在地上,他们也跑了……”南珍抽搐着说不下去了。倏然,她紧咬嘴唇,捋过额前的秀发,拿出一串钥匙:“铁岭,他们跑不了。你看这是高级烟车间贾贵在现场丢下的,上面有他的手戳。”
    “要不是你,我……也许早见马克思了。”铁岭忍着剧痛强装笑颜。
    “别说了,你这都是‘二进宫’了”南珍纤细的手迅速堵住铁岭的嘴。忍不住内心的痛楚,晶莹的泪水夺眶而出。然而她更觉得幸福,她甜甜地俯身,温柔地偎依在铁岭的胸前。无尽地享受着厚实的胸怀的温暖。
    一星期后,铁岭出院上班。团委书记找到他:“你们团支部防止偷烟的签字活动,我都让其它团支部讨论了,最后他们都决定搞这项活动。厂长、党委非常支持,决定明天召开全厂职工大会……”
全厂职工大会上,厂长激昂地向职工们讲述了铁岭的事:“……现已查明……贾贵等三人已被依法拘留。我宣布开除他们的厂籍!”顿时,全厂响起雷鸣般的掌声。“请安静!”厂长接着大声说:“今天,我要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为防止偷烟,凡今后一经发现,就开除厂籍。我请全体职工表个态,你们说同意不同意?”
   “同意!!”职工们异口同声地高喊着,这声音穿云裂石,响彻云霄,久久地回旋在上空。从此长城卷烟厂对偷烟的处理有了这样新的规定。偷烟的事也就很少发生了。
    新一车间团支部工作有了很大起色。但铁岭没有丝毫满足,他想得很多很多。他要加快发展团员,特别是男团员;他要组建青年突击队;他要组织开展丰富多彩的文体活动;他甚至还要做好计划生育宣传工作;他要帮助解决佟亮和李丽的婚姻问题……对,我得去好好做做李丽父亲的工作。想到此,铁岭直奔李丽家。一进门他惊愕了,李丽正跪在她父亲面前,双手抱着父亲双腿,一边哀求,一边惨叫。李丽被她父亲打得满脸是血,惨不忍睹。:“我让你和那小子好?我让你跟他结婚?”李丽父亲边打边喘着粗气。
    这是他的团员啊!他岂能再容忍下去。铁岭见状,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抱住李丽,用他宽阔的胸怀护住姑娘柔弱的身躯。
   “住手,你这是犯法,是犯法,你懂吗?!”铁岭急扭身,抓住他的手,怒不可遏地大声呐喊,这呐喊终于救了李丽。
    然而第二天,李丽、佟亮离家出走了。铁岭立即向车间反映,并征得同意,又连续三次去耐心地做李丽父亲的工作。他忍着伤痛,凭着一颗炽热的心,终于说服了李丽的父亲。五天后,李丽、佟亮从外地回来上班,加倍努力地工作,年底双双被评为厂生产标兵,成为学习的榜样。新一车间团支部获得了年终综合评比第一名,被评为厂优秀团支部和市红旗团支部。
    李丽、佟亮终成眷属。团员青年们欢聚在佟亮家,为这对新人祝福、祈祷、欢唱。姑娘们围住佟亮,你一言我一语。
   “佟亮,你是怎么让李丽爱上你的?”
   “对呀,爱的死去活来,有什么绝招呀?”
   “当然,这……”佟亮脸色略带红云,看着身边的铁岭。铁岭轻轻一笑,点点头:“你就说给大家听听吧。”
    人们早就想知道他们的恋爱之谜,顿时停止了戏谑和喧闹,侧耳倾听。
    佟亮整整衣装,郑重地说起来:“其实我和李丽能有今天,全是铁书记帮的忙。夏天的时候,铁书记告诉我李丽总爱穿凉鞋,并且无论坐在哪,都要把凉鞋脱在地上,当然这是他细心观察而发现的。他就给我和李丽每人买了一张电影票,我的座位正好在她后面。这个她一点不知道。”人们目不转睛地听着,李丽更是惊讶地屏息而听,因为李丽此时也不明白呀。佟亮精神振奋,继续津津有味地说:“电影开演后,我摸黑悄悄地坐在李丽的后面,果然发现她一只凉鞋在座位下面。我偷上这只凉鞋,又坐在离她不远的一个座位上。看完电影,我最后假装走到她面前问她:‘是你,怎么还不走?’李丽焦急地说:‘找半天了,我的一只鞋不见了,这可怎么办呀?’我顺手拿出事先按她的鞋号买的一双漂亮的高跟皮凉鞋说:‘我这儿有一双给我妹妹买的鞋,你试试看行不行?’她一试,高兴地说:‘正合适。’‘那你就先穿上吧。’我和她并肩出了影院,送她回家。那一次我们路上谈得很多很多。总之,从此我们就……”
   “好啊!佟亮,原来你把我骗了!”没等佟亮说完,李丽被羞得面红耳赤,双脚跳得老高老高,大叫着:“你个骗子,骗子!”然而看得出她愿意接受这美丽的谎言,她是幸福的。团书记更是幸福的!

  • 上一篇文章: 天上人间 (45)

  • 下一篇文章: 天上人间(24)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回山梆子05-再见了大别山

  • 回山梆子04-大吊车真厉害

  • 回山梆子03-浑身是胆雄赳赳…

  • 回山梆子02-我坚决在农村干…

  • 回山梆子01-谷子好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啼笑皆非的穿越

  • 汉字

  • 《平凡的世界》——路遥

  • 《生命从明天开始》——春…

  • 《返老还童》—编剧: 斯科…

  •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联系站长 | 友情连接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富丰路4号工商联大厦A1606 邮编:100071   电话:010-52452238 010-57127585 传真:010-52215355 电子邮箱:chinawyj#vip.sina.com(请把#换成@)
    版权所有 北京世纪采风文化发展中心 京ICP备050323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