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首页  天下文章  艺术长廊  文艺资讯  文艺活动  文艺访谈  名家精品  艺海群英  关于我们  入会须知  请您留言  艺术团  

  一个女人的忏悔[三]         

 

一个女人的忏悔[三]

 

[ 作者:shuiyouyou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1288    更新时间:2007/7/12    文章录入:shuiyouyou

                      一个女人的忏悔[三]

    细想春燕所说的现象确实存在,女子的才气越高,婚恋就越有一种潜在的危机。我愈加觉得春燕的事不好办。按她的要求,我得想办法给她找研究生、工程师、作家、艺术家等有名气的人。可上哪儿去找,这岂不是往绝路上走。然而世上竟无绝人之路。可巧这时单位来了位年轻的记者,说要体验生活,采访先进事迹。因我连续二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这次便成了这位记者的采访对象。他叫于艳,真别扭,象女的名字。他的文才果然不错,没用几天,就把我的事迹编成文章,登在了报纸上。他拿着报纸找到我:“欣欣,你看,文章登出来了。写得不好,请你批评。”
    奇怪,他明明知道我叫阮欣,怎么偏叫我小名,他怎么知道的。说话还这么谦虚,一个大记者,如此平易近人,真是难能可贵。我顿觉心里产生一种钦佩感,赶忙用敬重而活泼的语调说:“记者先生,我可不敢当,尽管文章写的我,我也只能看个外表,至于内在的东西,我根本看不出来。我丝毫没有这种欣赏水平。实在对不起,但有一条可以肯定,你写的文章是有水平的,要不然是不会发表的。”我们已经很熟了,因而说话我就尽量随便些。
   “过奖了。”他微笑着说。
   这时我发现他的一双大眼睛特别地有神,黑而亮的眸子活脱脱地吸引人。看去,他的身高虽不如于池,可外表比于池还有魅力。我很快想到春燕。如果……于是我小心地说:“我猜你的爱人也一定有才华。”我全力注视他的表情。
   “对不起,我还没有朋友呢。”
   “岁数小?”
   “今年二十八周岁。”
   “那是为事业,顾不上这些?我想一定是这样吧。你看我,比你小八岁,还谈得呢,这实在让你见笑。不过我们是普通人,不能和你们相比。”
   “处理得好,爱情和事业不会矛盾,你仍然可以有自己的事业,你才二十岁。但我要强调一下,我也是普通人,只不过多学了点书本,某些方面还不如你们。”
   “你们记者太会说话了,我甘拜下风。”突然我想到周末正是我的生日,这太好了,我有些激动地说:“于艳,记者先生,周末我过生日,你能去参加吗?如果可以,我将非常感谢,我将是幸福的,可以吗?”我用焦急的目光望着他,象是要求得他的怜悯。只有这样,让他参加我的生日,才能有把握。这是一次极好的机会,主要是为春燕。要不是我哪有闲心问讯人家的年龄、婚姻问题,这多不好意思。可要没有春燕这点事,我就不能问一问吗?于池再好,也不及于艳呀。哦,这是乱想什么。于池不是对我很好吗。说心里话,很大程度上我是爱于池的。可他毕竟是一个工人,和记者相比,天地之别!记者,记者,使多少人向往、倾慕,使多少人敬而远之,可望而不可及。春燕追求的不就是记者这种更高的人才吗。她的心事烦恼的焦点恐怕就在于此了。看来春燕是比我幸福的,并且她的幸福才是真正的幸福。这时我却有点自惭了,同时感到自己不是一个大学生的痛苦。我若能象春燕那样,是个大学生,不也有可能找个记者,或是其他更高条件的男人吗。可惜,我只是中学水平,看来记者一类的人物只有春燕这种人追求向往才更合适,她是完全有希望的。对,把这一好消息告诉她,单等周末的到来。可不知怎地,对着春燕,几次话到嘴边我都没说出口,我只感到勇气不足,缺少一种胆量。似乎有一种可怕的念头。这时我甚至想到不应该让春燕参加我的生日聚会了。可那怎么行,我们是最好不过的朋友了,无论如何也得让她去,更何况就是为她我才让于艳也去。但最终我还是没事先告诉春燕,至于于艳,我就更没有和他挑明这种事情了。我只能任其自然,听其自然,观其自然,我意识到我正充当着一种说不清的角色。
   终于我二十岁生日的这一天到来了,我请了几位好朋友,让他们互相认识。当我最后介绍完于艳时,我的眼发现了春燕是那么激动,那么向往,那么动情,犹如于艳早已是她的情人,在有很长时间没有见面后,突然邂逅相见一样。她的话开始愈来愈多,愈来愈强烈地显示出一种吸引力。看得出,她的话音充满了抑扬顿挫的缕缕情丝,不仅吸引着每一个异性,特别是于艳,而且还吸引着每一个同性,吸引着我。于艳自然成了她的最好的答话者,准确地说应是羡慕者,赞颂者。开始我们几个人还互相说几句,后来全部的谈话时间机会便让春燕和于艳占领了。
   “别看我是大学生,可我更羡慕你们记者工作。我认识了你,真感到荣幸和自豪。”春燕轻耸一下肩膀,目光深情地望着于艳说。
   “这样,肩上的担子就更重了。其实我只是中学水平,没上过大学。”于艳的声音清脆、悦耳。这时他似乎充满了无限的激情,双手在不停地舞动,象是如若不那样,便不能抒发他的高昂的激情:“上大学可以成才,但不上大学可不可以成才呢?老实说我的几个学习不如我的同学考上了大学,我却落榜了。这使我的心情极端沉痛,有一种万分难忍的感觉。这件事对我震动很大,但给我鼓舞,给我一种激进的力量。在我给一个朋友的信里,我这样写了我的一首诗:今临壁任何不就,念等班男女共修。好友出征都为国,激发烈火似加油。从此我暗下决心,我要和他们比,和他们拼。我还不上大学,还要在知识、水平上超过他们。这就是我的‘野心’,当然是加引号的,要不加引号,该当说是雄心了。”于艳精神振奋,不时地挥着有力的臂膀,象是在和谁挑战,象是要引发他的浑身早已充满了的无限激情和力量。然后他稍缓了一下语气,语调略显平稳地:“从此我自学本科,自学创作,渐渐有作品发表。因为在我脑海里,以至全身无时无刻不存在一种力量推着我,促着我去奋力拼搏。我认为我的路走对了,没有枉度二十八个春秋。”于艳的目光几乎不停地注视在春燕脸上,显得深沉和含蓄。看得出他们俩的目光谁也不离谁,脉脉含情暗送秋波。但我深信,这只有我能看得出来,别人是不会想到这些的。这时我对于艳的倾慕之情也似乎在加深,心里愈发啧叹:具有如此才干雄心和外表的男儿怎不令人爱慕,能得和他相伴,也不枉世一生。春燕若能如愿以偿,两人定能互补其短,共进所长,可谓锦上添花。只此一面两人就各自倾心,只需一人点破鸳鸯谱,或中间人甘当月老一线牵,二人便可如漆如胶,溶为一体。看来关键在我了。
   第二天,春燕匆匆找到我:“你什么时候结识的于艳,怎不早告诉我?”看得出她的红颜掩盖不住她的欣喜若狂的心情。
   “怎么,是不是相中了?看把你急得。”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欣欣,就看你了,一定要帮我,我太喜欢他了,呵,真不好意思,欣欣。”春燕轻启朱唇,微露皓齿,羞涩地把眼闭上,缓缓地扒在我肩上,又急急搂住我的脖颈,她是那么动情,那么娇柔。我感到她的芳心在狂跳。
   “春燕,我一定帮你,绝不食言。”我不知这话是怎么说出口的,但无论如何是没有勇气和力量的声调。
   我找到于艳,不及开口,他便问起春燕的事来:“春燕那姑娘真可谓德才兼备,品貌皆优啊。这样的好女子太使人喜欢了。欣欣,你知她有朋友吗?”真是天缘一对。于艳果真也对春燕倾心甚深,如仰慕已久一般,显得那么急切。我顿觉心慌意乱。只要我一句话,便可促成这绝世姻缘:“哦,她有朋友了,她说……她说过是她的同学。”我急忙把脸扭向一侧,觉得心跳不止。天呵,这可能是我记事以来头一次说谎,更何况这种讳心的话绝未曾有过。可如今却终出于我口,心里却在祈祷:上帝,宽宥我这一次吧,请放心,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原来如此,可惜……不,怎么就叫可惜呢?”于艳喟然长叹,激情一落千丈。这时他的语气低弱无力。
   “记者先生,只要你倾慕于春燕姑娘,我定为效劳。他们也许刚恋爱不久,乘现在感情不深,或许还有希望。”
   “为达自己的目的,怎好拆散他人,万万不可。”于艳赶忙摆手。
   “这有什么,又没结婚。可以有选择的余地吗。”我象是给自己不安的内心找台阶,正好还可安慰于艳。“你不用管了,我给你试一试。”
   晚上我找到春燕:“于艳这个人实在个别……”
   “怎么,他不喜欢我?”春燕打断我的话。
   “他这个人思想守旧。尽管他对你没反感,但他说绝不找大学生。”
   “为什么?”春燕十分惊讶,“难道……”
   “他说女子不才算有德,要是大学生,恐今后不能献出一切而助他在事业上取得成就,俩人都有事业,就是都没了事业,对他岂不是一个大损失?”我注意春燕的表情,见她嘴唇微张,两眼直视着我。我不敢看她,略低下头:“这种人冠冕堂皇,表面说得好,可心里总想着自己,自私得很。弃他远之,并不可惜,免得日后遗恨终身。”
   “看他热情大方,谈吐不凡,倒不象那种人。”春燕疑惑地说。表情却仍是恋恋不舍。
   “谁不会表面上敷衍,人心叵测呀!”我装做十分正经的样子。
   “欣欣,看来我的命薄。好不容易碰上一个意中之人,却原来只能成为梦幻,这实属命中注定,天不予我良缘。”春燕语言悲咽,双手拂面,渐渐竟泣不成声。
   见她如此伤心,我顿感自己罪人一般,心情也抑郁难忍,不忍看她一眼。意欲老天将来对我有个报应,也好赎我的罪过。俩人笃实的思恋竟让我拆散,这究竟是为什么,难道我嫉妒人?不,决不是。难道……我不觉脸热辣辣的。一见于艳就芳心乱跳,我不得不承认我已深深爱上了于艳,一天不见,心里就空空的。忽然我又害怕起来-----如果他们两个互相写信,或直接见面相谈,揭露于我,我还有什么颜面活在世上。既有此可能,我何不来个斩钉截铁。随后我立即找到于艳:“记者先生,不管我怎么劝春燕,她却执意不肯。说她和那同学的恋情已很深了,她决意要只嫁那同学了,真是书呆子,死脑筋,看来我也束手无策了。”
   “春燕做得对!”于艳不乏失意地说。

  • 上一篇文章: 天上人间 (35)

  • 下一篇文章: 一个女人的忏悔[四]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回山梆子05-再见了大别山

  • 回山梆子04-大吊车真厉害

  • 回山梆子03-浑身是胆雄赳赳…

  • 回山梆子02-我坚决在农村干…

  • 回山梆子01-谷子好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啼笑皆非的穿越

  • 汉字

  • 《平凡的世界》——路遥

  • 《生命从明天开始》——春…

  • 《返老还童》—编剧: 斯科…

  •  
     相关文章
  • 一个女人的忏悔[五][1520]

  • 一个女人的忏悔[四][1436]


  •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联系站长 | 友情连接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富丰路4号工商联大厦A1606 邮编:100071   电话:010-52452238 010-57127585 传真:010-52215355 电子邮箱:chinawyj#vip.sina.com(请把#换成@)
    版权所有 北京世纪采风文化发展中心 京ICP备050323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