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首页  天下文章  艺术长廊  文艺资讯  文艺活动  文艺访谈  名家精品  艺海群英  关于我们  入会须知  请您留言  艺术团  

  浊 漳 河 的 歌 者         

 

浊 漳 河 的 歌 者

 

[ 作者:峰梅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1144    更新时间:2008/10/27    文章录入:峰梅

浊 漳 河 的 歌 者
        ——为韩志清的《浊漳之歌》而写

 

我的家乡在山西省榆社县,距离太原并不远,但山大沟深,交通不畅。幼时,父亲接母亲及我和姐姐们离开大山时,是骑着马,用了几天的时间才走出山的末梢,来到平原,进入城市。父亲在世时,写过一首诗,憧憬有一天,我的家乡通上了火车,山上的小径被开辟成大道,可是,父母亲都没有等到那一天,说走就走了。等他们双双作古后,我们捧着他们的骨灰,虔诚地进到了大山,把他们送入亲亲的土地。我们是从国道上驱车回去的,山道弯弯,坡大崖峭,心被吊到嗓子眼里了。然而,现在回家,有高速公路直通榆社城。开着自己的车,一个小时就到,好像榆社成了太原远郊。
榆社发展了,歌颂她的人多了起来。榆社有了诗词学会,并且将要建设诗词大县。榆社的文化建设与城乡建设齐头并进,诗词学会扛起了大旗。我所熟悉的孙国祥大哥担任了会长,而副会长就是韩志清韩大哥。在与韩大哥见面前,他写给我一首诗《寻访乡人刘小云》:
骚坛几度芳名颂,
大作铭心未见君。
为我文峰增紫气,
踏遍龙城访乡音。
他是用手机发的短信,当时我正在杭州西湖之畔。瞬间,乡音响在耳侧,眼前的景致已不再是清粼粼的西湖,而是家乡静静流淌的浊漳河。最初知道漳河水,是在学习文学史时,学到诗人阮章竟写的长诗《漳河水》,了解到漳河水分清漳河和浊漳河。我的家乡是浊漳河的发源地,因此浊漳河与城中文峰塔一样,可以视为榆社的标志。
没等到韩大哥到龙城来访我这个乡音,我便拾了一个机会来到文峰塔下。是夜,孙大哥、韩大哥和年轻的诗人王晋鸿来我的房间里小聚。诗人们之间谈论的除了诗还是诗,谈山西诗坛的现状,谈榆社诗坛的前景,当然,也谈他们的新作。于是,韩大哥递给我一本他自己打印并装订成册的诗集《浊漳之歌》。
《浊漳之歌》共收集韩大哥近年来创作的近体诗词曲165首。分为浊漳魂、浊漳歌、浊漳颂、浊漳情、浊漳吟、艺苑拾零及鸿雁传情7个部分。其实,说到底,无论哪个部分,都是浊漳情,无情怎能有诗言其志抒其怀?我读过许多人的诗集,尚未见到过纯粹的歌咏一个小小的县域的。榆社的确太小了,小到“万叠峰岚斗大城”,有那么多的景致、那么多的历史、那么多的人文去寄情吗?而韩大哥的诗里分明融着透明如水、清澈如秋的榆社情怀,直叫我这个骨子里的榆社人爱不释手,用心揉搓着每一首诗,企图从中获得一点一滴的“榆社信息”。
如何从韩大哥的诗集里寻找其不同于他人之处,或者说对我印象最深之处?用简短的话说,一是榆社情结无处不在;二是钟情于诗词创作矢志不渝;三是诗风纯正无俗言拖句。


浊漳魂和浊漳歌,是感怀榆社人文的。有人的地方就有历史,就有文化,也就有文化的底蕴,何况榆社“枌榆绵远韵幽深”。其实,榆社是上古炎帝神农氏第八代传人榆罔祭祀之里社,故名榆社,“箕韵悠长”矣!读韩大哥的诗,最直接的印象就是看到了一部诗化了的县志,一般是上有诗歌下有注释,诗文并茂地将诗歌之内容介绍给读者,可读性当然比格式正规的县志强许多。《箕子赞》、《廉颇颂》、《王墓沟里觅韩王》等诗篇追述到久远的历史,并由远而近,写了一系列的人物,这些人物是榆社历史上有记载的,也是韩大哥崇敬的,以抗日战争中的革命志士居多,比如第一个在榆社建立县级党组织的任悟僧前辈,身经百战、屡建战功、英勇牺牲的马定夫烈士等,其中也写到了我的父亲《“诗人县长”刘秀峰》:“戎马激情笔作枪,躬耕几案挥毫忙。文韬武略功千古,‘诗人县长’誉太行。”诗写得挺有味道,但因没经历过战争,为想象勾勒之作,距离实际稍有偏差,比如,那时父亲担任抗日县长,他根本就是一个在敌人鼻子底下随时转战的“包包县长”,既没有“衙门”,也就无从谈起“躬耕几案”,那些诗或者是在山头上所吟,或者是在青纱帐里所写,或者是在胜仗之后即兴,大都为战事鼓动,也有的编入小学生临时教材。但是短短一首绝句,还是写出了父亲的文韬武略,应该谢谢韩大哥。
榆社的新旧八景,我这个榆社人从没有机会观光,但早有耳闻。特别是近年来开发的集旅游、观光、垂钓、戏水、狩猎、度假为一体的云簇湖,更是令榆社人骄傲。韩大哥去云簇湖的机会极多,但他偏在陪同山西诗词学会的诸位领导游览云簇湖时才吟出了他对这湖光山色的感慨。何为?那是他遇到了千载难逢的机会,能与山西诗界的大家共同面对同一景致吟诗填词,诗兴自然从中而来,写出了“春风拨弄碧波潮,水鹳低飞戏客翱。破浪行舟人勇进,诗花更比浪花高”的好诗。气氛一经烘托,此地更加令人向往。
韩大哥的诗友张效忠说他“长吟短诵榆州事”,此言不差。他不但写榆社的人文景致,而且对榆社近年来的明显变化进行了浓墨重彩。他将这一部分归为《漳河颂》,成为这部诗集的核心。《璀璨明珠耀九州》、《纵横驰骋奔小康》写了两桩榆社发展史上的大事,即榆社电厂和高速路的建成。榆社电厂是国家“八五”计划的重点工程,投产十年,为太行老区脱贫致富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而其科学管理、新技术的运用是提高效益之根本。正如他在诗中所写:“机鸣灯亮线联网,不见工人涌厂房。千里银波何处起?几人注目微机旁。”大山阻隔了榆社与外界,而太澳高速、太焦铁路、榆长公路和太邢公路的相继建成,使得榆社四通八达,高兴之余,他吟出了美妙的诗句:“呼啸巨龙舞太行,车轮滚滚伴浊漳。纵横驰骋连寰宇,浓缩长河奔小康。”
从韩大哥的诗集中,还可以看到榆社文化生活的繁荣景象,县委、县政府重视人文环境的营造,县作家协会、县诗词学会的成立,县老年大学的兴旺、县中学校园诗社的诞生、云簇湖梨花诗会的盛况等等,都被韩大哥写到诗中。作为榆社人,我着实感到欣慰。他的曲作《纪念榆社诗词学会成立一周年》中又将诗词学会的活动作了形象的描绘:“日月梭忙,春暖秋凉,不曾想白驹过隙三百晌。看榆州诗苑百卉芳:结诗社老朽新秀同堂唱,创会刊低吟浅唱颂浊漳,搞采风撷兰摘桂,办讲座意取华章,送诗下乡寄厚望,诗企联姻翰墨香。谁曾想诗词曲赋上太行!”
这种软环境的建设,无法用效益来衡量,却是榆社最亮丽的一道景致。
其实,年届花甲的韩大哥就是榆社发展的见证人,随着现代化的进程越来越快,他选择了以写诗来讴歌,是最快捷、最涵盖,也是最美好的。


韩大哥爱写诗,由来已久。在此之前,他已出版《浊漳情丝》,不过二年,又将出版《浊漳之歌》,而且水平在不断地提高,足以见得他所下的功夫。他的那首《学诗感怀》正是他矢志学诗的写照:“熟背唐诗三百首,多习苦练巧钻研。痴心不改勤为径,满目诗花到嘴边”。从他的诗稿上,我欣喜地看到,他开了一栏,名曰“曲径学步”。极有意思,一语双关,既可以理解为他在曲曲弯弯的小路上蹒跚学步,引深为在诗坛上以谦谦君子之面貌向高者学习,走出一条有自己特色的路子来;也可以理解为他开始学习写作“曲”,根据曲牌填出自己的意思,试图在“曲体文学”上也略显风采。这是很好的起步,虽然处在学习阶段,但凭着他多年在诗词创作上的矢志不渝的精神,应该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达到初衷。


浊漳河是一条名不见经传的河,却是榆社人民的母亲河。这条河涓滴无私润泽着榆州大地,哺育着榆州儿女。韩大哥恰又生长在浊漳河的发源处,自然从骨子里热爱这条最钟情的河水。他是浊漳河的歌者,正如山西诗词学会副会长李旦初先生所题:“情系漳河赤字心,描山绘水发清音。太行人物榆州景,一倒氤氲入朗吟。”他的第一部诗集是《浊漳情丝》,第二部诗集是《浊漳之歌》,第三部诗集是什么呢?当然还要紧扣浊漳河。用不了两年,我们就会捧读到第三部诗集,而未来诗集里的诗歌会丽章满目,引人入胜。到那时,我还来作最新品读与鉴赏。


                   作于2006年8月

 

 

 


 

 

  • 上一篇文章: 宵 衣 旰 食 浇 诗 园

  • 下一篇文章: 浊 漳 河 的 歌 者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回山梆子05-再见了大别山

  • 回山梆子04-大吊车真厉害

  • 回山梆子03-浑身是胆雄赳赳…

  • 回山梆子02-我坚决在农村干…

  • 回山梆子01-谷子好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啼笑皆非的穿越

  • 汉字

  • 《平凡的世界》——路遥

  • 《生命从明天开始》——春…

  • 《返老还童》—编剧: 斯科…

  •  
     相关文章
  • 宵 衣 旰 食 浇 诗 园[1284]

  • 桑榆荐血浇诗土[1282]


  •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联系站长 | 友情连接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富丰路4号工商联大厦A1606 邮编:100071   电话:010-52452238 010-57127585 传真:010-52215355 电子邮箱:chinawyj#vip.sina.com(请把#换成@)
    版权所有 北京世纪采风文化发展中心 京ICP备050323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