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首页  天下文章  艺术长廊  文艺资讯  文艺活动  文艺访谈  名家精品  艺海群英  关于我们  入会须知  请您留言  艺术团  

  榆社原来是故乡       

 

榆社原来是故乡

 

[ 作者:峰梅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1807    更新时间:2008/10/27    文章录入:峰梅


榆社原来是故乡
——《古今诗人咏榆社》序言

 

   1982年,我的父亲写过一首诗,诗曰:“结伴同行入太行,浊漳河畔话沧桑。沿途村舍皆关注,榆社原来是故乡。”父亲的故乡情结浓成了这首诗。我的故乡情结起始于这首诗,诗的感染力拉近了我与故乡的距离,骨子里常会发出信号:我的根在榆社。
   没想到,又是诗,成就了我与故乡诗人们笔墨上的友谊,增进了我对故乡的感情。我不仅常关注榆社诗词学会的每一次活动,而且还常欣赏几位诗友的新作。最近,榆社诗词学会会长孙国祥、副会长韩志清将他俩主编的《古今诗人咏榆州》的书稿送给我,看我有什么感想,尽管道来。看到这本排版颇为讲究的书稿,我的眼前自然一亮:大概这是进入近代以来,榆社人第一次如此完善地收集整理的诗集。他们俩实际上做了一件承传历史的大事。作为榆社人,我除了对二位大哥的尊崇和感激,便是如释重负,好像我也有过这样的欲望,踌躇之时,便有贤者捷足先登,我只要享受其成果便可。
    近些年来,我看到不少地域的有责任的诗人们都在进行着一项极为有意义的工程,那就是从故纸堆里寻找自古以来诗人们歌颂本地域的诗歌,加之现代、当代的诗作,汇于一册,构成一部能够表现本地域文化发展的诗书,自然也能够弘扬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深受诗词爱好者的青睐。榆社县的孙、韩二位大哥就属于这些极为有责任的诗人。他们不但有自己的诗集出版,而且,还筹备并成立了榆社诗词学会,创办了学会的刊物《漳源诗词》;不但常组织学会的采风活动,而且还在工厂、农村和学校组织诗社。更让人欣喜的是,他俩不辞辛苦地查阅史料,竟然收集到自商至清49人的61首诗作。由于年代的久远,一些字迹已经模糊不清,有些干脆就是空格。为了对历史和后人负责,他们又根据格律诗词的要素,进行了补救;同时,对当代已过世的远离故土的诗人们,他们几经辗转寻访其家人,将那些思乡之歌收集入册;他们有很多诗友,包括省诗词学会的那些在诗词界颇有声望的先生,将先生们为榆社所创作的诗词恭请进来,为这本诗集增添色彩。
    如此编纂,所选诗作的内容无论横向还是纵向,都可以折射出榆社社会和人文的变迁与发展,可以感受到榆社诗词文化的欣欣向荣景象。
中华民族的每一块土地都有悠久的历史和神奇的传说,虽然榆社不在黄河边上,不能算作是黄河文化的典型地域。然而,在山套着山的窝窝里,在四周屏障的阻隔下,仍然有世代传说的美丽故事,有让榆社人由衷骄傲的典故,有古人留下来的诗句和墨宝。远古时期,榆社是一汪湖盆,到处是恐龙化石,历史发展到今天,遍地的化石成为稀世珍宝,被誉为“古脊椎动物的宝库”,终于建起了榆社化石博物馆,龙与榆社子孙的渊源由此可究。可惜古今诗人们极少发诗兴于化石,倒是省诗词学会副会长李旦初的那首《古生物化石》为此缺憾作了点缀,当之无愧地成为这稀世珍宝的经典写照:“层峦叠嶂袅轻烟,化石奇观亿万年。心事浩茫连远古,依稀鹿象饮清泉。”古生物化石是否是诗人们以后比兴的一个热点?我觉得那是必然。
    榆社是太行山上的一个小县域,历史上被称为箕城,渊源是殷周贵族箕子,为纣王之叔,官至太师,其封邑为箕,即今榆社县讲堂一带。《古今诗人咏榆州》一书即以箕子的《麦秀诗》开篇,很艺术地揭开了本书的首页:“麦秀渐渐兮,禾麦油油,彼狡童兮,不与我好兮。”很难用现代汉语解释这首诗,但就字面理解,仿佛能看到箕子当时在邑内兴农、办桑、重教和鼓励百姓农牧的场面。唐宋是我国格律诗词发展的鼎盛时期,榆社有无唐宋留下来的诗词?我想应该是有的,但孙、韩二位大哥未能在榆社的典籍里寻到,这是遗憾,无法弥补。金元大文学家元好问骑一头毛驴行天下,有一次,居然在榆社的峡口住了一宿,早晨离开时,赋诗一首:“瘦马长途懒著鞭,客怀牢落五更天。几时不属鸡声管,睡彻东床日影偏。”绝妙!读这首诗,第一个感触,峡口这一觉睡得可谓香矣,如果不是鸡鸣声,他可能要睡到日偏西;第二个感触,他已经很疲劳了,根本就不想快马加鞭,或许他心神疲惫,正为某事不悦,欲得到片刻的安宁;第三个感触,那个时候,峡口已经成为交通要道,无论他要回故乡秀容,还是上行到太原,下行至长治,这里已经是必经之路。郝经是元代大诗人,曾为元好问撰墓志铭,他写了怀古诗《石勒墓》:“都门长啸气凭陵,瓜割中原霸业兴。夜葬山间谁得见,至今犹有守坟僧。”历史上后赵开国皇帝石勒就是榆社人,死后自然葬在故里,石勒墓为世人所瞻仰,郝经诗写出了石勒之气势和开国之功绩。诗本身也颇具气势。清人孟涛的《笔架山》、《箕城书院四首》、《箕城怀古》都让人思路阔开,特别是那首怀古诗,更有境界高深之感:“连城叆叇白云浮,绕郭潺援碧水流。为爱新晴聊骋目,更怀古意一登楼。”古时写榆社景致的大都是在榆社任过职的官员,有本县人,也有外地人;还有本县籍而到外地任职的。他们借景而抒情,而感怀。写北泉寺、庞涓墓、笔架山、文峰塔、箕子祠、武源、文昌庙、张果老峰、黑神山、清凉山寺等等,都能在诗情画意中,让人感受到大自然造化神功和这些文化遗产的宝贵。
    榆社也是一块热土,抗日战争中,这里出现了“母亲送儿打东洋,妻子送郎上战场”的感人局面,热血青年更是踊跃冲上抗日前线。于是,若干年后,这些青年成为老人,虽然离开了榆社这片故土,但思乡、恋乡和怀念战争中付出生命代价的战友之情,都促使他们晚年用诗歌来表情达意。这些诗人以我父亲为代表,有我熟悉的鲁兮、赵维基、任悟僧、宁云程、赵正晶、赵水元等长辈。他们代表了一个时代,一个与国家命运相交融的一个伟大时代。他们这些给人以凝重感的诗,同样具有吟诵的韵味和珍藏的价值。
    《古今诗人咏榆州》一书最后一个部分是当今活跃在诗坛的诗人们为榆社这个古老而年轻的绿洲创作的诗篇。以山西诗词学会会长武正国为首的诗词界精英,多次赏光榆社。建国以来,特别是新时期以来,榆社的经济和文化的发展也为世人所瞩目。除旧日的景致外,新近开发的水上乐园云竹湖、刚开通的太长高速公路、为太行老区脱贫致富做出巨大贡献的榆社电厂等重大工程在他们的笔下都熠熠生辉。当然,诗人们最看重的还是榆社诗词文化的繁荣与发展,省诗词学会副会长、《难老泉声》主编时新的《贺田园(农民)诗社成立》一首就格外清新:“莫让浮名累此身,万家忧乐系心神。真情尽写山河事,装点浓浓云竹村。”刚到榆社县任县长的卫明喜,也被这浓厚的诗词文化所感动,常常即兴发挥他的文学才情,写出了好句“西沟隐胜景,古寺藏翠峰。此山人未识,仁者乐其中。”的确,榆社在深山,深山有俊杰,俊杰谱华章,华章颂榆社。这真是一幅好景象。
    榆社的本土诗人是榆社诗词文化的主体,孙、韩二位大哥责无旁贷地为播种和普及诗词文化奉献才智,诗词队伍在逐年扩大,诗词质量也在节节提高,正如霍州诗友孙玉安所言:“金鸡报晓唱升平,诗友结盟榆社城。响彻太行风雅颂,浊漳河畔尽歌星。”榆社诗词文化的前景足可预见。
    《古今诗人咏榆州》很快就会面世,这标志着一个里程碑坚固地立了起来,下一册此类书籍的出版,必然要恭请此书为前辈,踏着前辈的足迹开创未来。作为榆社籍的诗词爱好者,我衷心地祝贺《古今诗人咏榆州》获得良好的社会效应,为更多诗人所喜爱。

                                  作于2006年中秋

 

 

  • 上一篇文章: 浊 漳 河 的 歌 者

  • 下一篇文章: 才情女子的诗书缘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回山梆子05-再见了大别山

  • 回山梆子04-大吊车真厉害

  • 回山梆子03-浑身是胆雄赳赳…

  • 回山梆子02-我坚决在农村干…

  • 回山梆子01-谷子好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啼笑皆非的穿越

  • 汉字

  • 《平凡的世界》——路遥

  • 《生命从明天开始》——春…

  • 《返老还童》—编剧: 斯科…

  •  
     相关文章
  • 和平的故乡夜——四重奏[1332]

  • 故乡[1227]

  • 榆社写意终出彩[1272]


  •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联系站长 | 友情连接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富丰路4号工商联大厦A1606 邮编:100071   电话:010-52452238 010-57127585 传真:010-52215355 电子邮箱:chinawyj#vip.sina.com(请把#换成@)
    版权所有 北京世纪采风文化发展中心 京ICP备050323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