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首页  天下文章  艺术长廊  文艺资讯  文艺活动  文艺访谈  名家精品  艺海群英  关于我们  入会须知  请您留言  艺术团  

  坦荡诗翁诗海游         

 

坦荡诗翁诗海游

 

[ 作者:峰梅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1401    更新时间:2008/10/27    文章录入:峰梅


坦荡诗翁诗海游  
天赋情怀唱主流

——近访山西诗词学会老会长温祥先生

 

    许多年前,温祥老的名字早已如雷贯耳。报纸上隔三岔五便有温祥老的诗作发表,我记名不记诗,认定了温祥老在山西诗坛的地位是不容置疑的。前两年,不经意间,我与山西诗词学会结缘,认识温祥老也就在自然之中了。真正与其交往是他的《温祥诗存》出版后,他在书的扉页上写下了“小云同志正”并托人转交我。是时,我先后两次入其家门,索到了除《温祥诗存》之外的更多诗作。近距离的接触,使我对这位轮椅上的强者产生了强烈的敬重感,一个人的生命有长有短,但其生命质量却与其长短不成正比。十年前的脑梗塞将一向活力无限的温祥老击倒在轮椅上,而他在这十年间,加上生病前的十几年,诗词曲及汉俳并进,作品丰富到2000余首,出版的诗集有《寸心集》、《片羽集》、《滴水集》、《求真公寓五情吟草》、《0五七三集》、《桃园南北二人集》等,目前正在整理并准备出版《师友扬鞭促奋蹄》。温祥老曾任山西诗词学会第三届会长,为本届名誉会长,中华诗词学会和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他所结交的诗友多为当代诗词大家,为他点评作注的也都是这些名震华夏的大师级人物,要我来写写温祥老,有些羞涩和胆怯,远不止是“早有崔灏在上头”的感觉,但是,又禁不住好诗魅力的感染,跃跃欲试间拉开了本篇。

倾情咏唱民忧乐   愤插蔷薇喜报春
    这是温祥老作诗的宗旨。多年来,他就是坚持自己的宗旨,以诗作来为人民服务。他对我说,他在任山西省委办公厅副主任兼机关党委书记时,用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力所能及办些对人民有益的事,是为人民服务;退休进入诗坛后,手中无权,但还有支可供使唤的拙笔,用它来唱一唱老百姓高兴的人和事,刺一刺老百姓痛恨的事和人,同样是为人民服务。这就是“倾情咏唱民忧乐,愤插蔷薇喜报春”之由来。温祥老乃坦坦荡荡之共产党人,天赋之才华唱响时代主旋律。温祥老自谓“五情诗人”,五情即:亲情、友情、社情、山水情、花鸟情。温祥老行伍出身,言短且直,初次接触,给人的直觉有些生硬,甚至难以将其与“以情抒怀”的诗人相联系。然而,他所有的诗作都可以视为情诗,情满诗篇,不但可以看出他的情感炽烈,还极容易引起读者的再次形象思维,或是二度创作,以各种画面来理解和消化他的诗作,共同享受诗作带来的品位。无论哪种情,都是积极健康催人奋进给人理趣叫人感悟提人境界的。五情中首要的是亲情,母子情、夫妻情、父子情,情浓情重,血浓于情。他给我背诵过一首诗:“母亲疲乏倚南窗,斜对檐前明月光。重戴顶针穿好线,为儿缝补旧衣裳。”他说他的家乡在四川长宁,考初中前夜,母亲就着月光给他缝补旧时的衣裳。可以勾勒出几种画面,或是他躺在被窝里托腮凝望慈母的款款深情,或是他为母亲穿针引线,借着月光母子相视互送情感,但最为直观的是孟郊的《游子吟》: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土法治感冒》:“额头发烫手冰凉,救治无钱急坏娘。渐觉轻松身冒汗,夜深守护喂姜汤。”同样又是一幅动人的母子情深图,温祥老已入晚年,特别是自己患病致瘫后,越发想念娘亲。当年有娘在身边,而今想娘娘在哪?于是,又吟出一首自由曲《思念》:“盆中竹绿影娑娑,园里花黄少红多。这边厢催儿补课,那边厢怕媳烧锅。才骂孙玩火,又呼孙叫婆。翻身,烟消云过,睁眼,人迹全挪。原来是老娘梦我。”真真是催人泪下,梦中的情景正是寻常人家的生活写照,独到之处是梦醒后的幻觉,不知是娘梦我还是我梦娘,母子连心啊!他说他就读初中时,一个辗转了几手的电话,让他速速回家。顾不得山路崎岖,深一脚浅一脚,赶到娘跟前时,娘已经撒手而去。少年丧母的痛苦我也有,14岁那年,考完初中的第二天,我的母亲暴病身亡。对母亲的思念随着年龄的增长愈来愈浓烈,因此,温祥老的诗句重重地揭开了我的伤疤,又让我柔柔地重温失去的母爱。我想,这几首怀恋母亲的诗一定感染了许多的读者。
    温祥老曾经有个温暖的小家庭,夫妻二人,抚育一双小儿女。怎奈何中年时期爱人患病去世,头顶上的天霎时塌了下来,怀念亡妻的诗同样让人肝肠欲断。《悲题家人合影》:“北往南来半百身,携儿合影聚龙城。毫端墨滴浑如泪,良母贤妻少一人。”《雨后登山忆亡妻》:“和风暖雨醒春泥,绿染林梢雾渐稀。飘动岭头云淡淡,漫摇崖畔草萋萋。山泉泻玉留清照,野卉含金赠布衣。充耳鸟鸣犹合唱,谁能劝阻鹧鸪啼。”前后两首,先静后动。前者默默无语悲情含忍,后者则止不住地悲嚎,尽管山林中百鸟争鸣热闹异常,但谁能挡得住鹧鸪的啼哭?古来悼亡诗我读了不少,但是,温祥老的这两首悼亡妻的诗还是强烈地震撼了我的心房,比起古代的此类诗作,毫不逊色。尤其是后者的景色衬托,有序地推进了鹧鸪啼鸣的悲哀。是一首不多见的好诗。虽然少年丧母、中年丧妻,温祥老还是后福连连,继室老高不但在生活上给予他无微不至的关怀,而且能协助他品评和出版诗集。《赠老伴》:“张氏遗孀本姓高,继为温妇费辛劳。四季全心扶病叟,两家内事一肩挑。”《丙戌春梦成一律慰老伴》:“病击瘫翁日薄西,又增十岁足称奇。常寻好药疗残疾,更备佳餐喂肚饥。校稿盈箱劳素手,扶轮满院听金鸡。人夸后福谁堪敬?贤德昭昭我赞伊。”两首诗深情地描绘了他的生活现状,历历可见恩爱有加的夫妻俩相敬如宾和谐共处,很自然地,我将祝福声同时送给热爱生活的二老。
    温祥老虽然已有近十年的轮椅生活,难以独立走出家门。但是,他与许多有声望的诗人都有鱼雁往来,新交旧识诗弟诗兄皆为诗所缘。“友情”在他的生活中像水一样不可或缺,友情促进了诗情,诗情燃烧了友情。他有一首诗特幽默,题为《步正国同志诗韵答谢诸吟友》:“酬赠篇篇贵胜金,高情共勉白头吟。银行不办存诗卡,字字珍藏病叟心。”银行何其大,却不办存诗卡;银行何其大,却不及病叟心房大,往来诗篇贵胜金,珍藏在心情自真。在他的案头,我见到四川大学教授、著名散曲家萧自熙先生的《【双调·一锭银】乡音三叠咏诗狂》,其一写道:“三晋蜀川好梦长,弦索更张。一缕缕乡音游荡,牵出两个诗狂。”温祥老和萧自熙先生同庚同乡同残同伤同名同狂同赋春光,他们之间,包括温祥老与丁芒、林丛龙、杨金亭、蔡厚示、侯孝琼以及武正国、李旦初等先生长期对诗艺的切磋和对诗词理论的探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诗坛的走向。因此说,他们之间的友情是超然的,难怪温祥老谦恭地说他自己能够涉足诗坛并有所进步,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师友们的帮助,自当继续努力广学众长,补己之短。
许多人评论温祥老有“党人胸襟”、“战士情怀”,他的诗作表现出了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他的视野从不停留在自己的轮椅周遭,而是心系老百姓,冷观天下事,对于值得人民骄傲的大事、政事,他欣然抒怀;而对于国内外的浊水暗流,他的诗如同利剑,毫不留情,直刺要害。因此说,他这个诗人与醉心于莺歌燕舞歌舞升平的诗人有着根本的区别。他是共产党人,是战士,他的诗风显示出他的艺术锋芒。他的词作《登岳阳楼》是这样写的:“两个同行登一楼。共赏金秋,共话金秋。遥天极目敞襟怀,老附风流,少足风流。滚滚波涛接上游。可载行舟,可覆行舟。先忧后乐系兴衰,长记心头,莫下心头。”他的忧乐观直接影响了他的诗作,有关“社情”的诗,无一例外统统体现了他“满怀忧乐思天下,敢领风骚上翠微”的大无畏气概。《三杯酒》中写道:“一杯献给过去,内忧外患英雄泪。一杯留给未来,山河更秀人更美。给现在敬一杯。营造和谐,小康共建,心凝聚,国增辉,再拼搏夺金牌,和功醉。”三杯酒足见其胸怀,心中想正是国之辉煌。反之,讽刺诗的辛辣也是为人喜爱的。《阿扁梦会小泉》言语不多,含义甚深,把阿扁与小泉两个政治小丑调侃得淋漓尽致:隔邻隔壁掏心窝,有知己。隔山隔水坐飞机,没几里。早该来续家谱,走亲戚。怎奈何我盼“独”当儿皇帝,你忙“参社”搞冥祭。各耍各的猴儿戏。《回扣》层层递进,入木三分般揭露人人憎恨的中饱私囊风:回扣回扣年年扣,官越扣越肥,民越扣越瘦。回扣回扣月月扣,医生越扣越肥,病人越扣越瘦。回扣天天扣回回扣,越扣,心眼越黑,脸皮越厚。越扣,世风越糟糕,灵魂越丑陋。
    如果说亲情、友情、社情都是对人放歌,而温祥老的山水花鸟诗所凝聚的情结则是将人与自然融为一体,在美妙的诗境中赋予生命的内涵。比如,对于满山遍野的野花野草,能写出其生命意义的诗我见得不多,而他居然对野花草径也大加赞赏。《野卉赞》:“初解溪冰带雪痕,依稀蝶梦唤花魂。复苏原野红先吐,不睬讥谗敢报春。”《林边草路》:“暮霭朝霞不计年,一弯草路卧林边。懒闻过往闲言语,自敞幽怀对大千。”多么纯洁朴实啊,原汁原味原生态,严冬过去,寒春到来,报春者不是争芳斗艳的奇花异卉,而是最不起眼的山花,它不畏讥笑不怕谗言先绽开点点红颜向人类宣告春天正阔步走近。过往行人踏出的草径,默默地迎来日出日落,坦然自若地守在林边,我就是我,任由闲言碎语耳旁过,敞开胸怀包容一切。多么大气。这也就是温祥老自己人格的体现。海明威有句名言:“人可以被打到,但人的精神是不可摧毁的。”温祥老虽然有病在身,但是,他把自己的情感寄托在诗情上,人间万物,都可以人格化,都可以表现情操,也都可以出奇制胜地出现在他的诗中。
   “五情诗人”温祥老在生活中产生的情绪和感受化作了诗行,他的诗作是具有人文情怀和精神深度的,只是我的体味还未到位。慢慢来,用他的诗来滋润我的心。

千锤百炼铸精品,艺术理论导佳作
    温祥老在《步韵再奉蔡厚示教授》一诗中这样写道:“谢兄赏我一个痴,俚句重呈蔡君知。愿吃成万成千苦,羞为不三不四诗。”温祥老算得上一位诗痴,因为他从来都把诗词创作当作事业来做,而不是玩文字游戏,赋闲或自赏。温祥老还有几首诗,都表达了他对诗词创作的热爱和严谨的态度。比如《自吟》:“染疾半边瘫,吟案无尘砚不干。诗情似火燃。”《夜作》“稿纸横摊笔竖拿,清凉月色透窗纱。心随皓魄巡天去,灵感催诗格内爬。”
    温祥老的诗风朴素,诗骨刚劲,诗作精妙。在长期的诗词创作过程中,探索出一套成熟的理论。他的《学诗随记》我来回读过几遍,感觉他的诗道就在其中。有诗论的诗人我接触不多,将温祥老的一番诗论与其十数年来的创作历程相联系,我又感觉到“源于艺术实践的艺术理论,反过来又指导艺术实践”在他身上有着较为切实的体现。
    其一,诗的时代性、人民性问题。温祥老言:写诗要“借鉴前人,师法今人,有益后人。”诗歌为自己吟唱,也为人们吟唱。就当代诗词而言,能在借鉴前人,师法今人,有益后人的思想指导下,扬所当扬,抑所当抑,歌颂而不粉饰,讽喻而不出格,遣词命句,文而不古,雅而不腐,通俗而不庸俗,将是决定它能否获得群众认同的基本条件。温祥老所有的诗作都在这个前提之下,与时代同步,与人民同心,写出了“放怀吟四海,求真陶五情。温诗三百首,独起一家风。”(曲润海《谢温祥同志赠诗集》)的好作品,也因此获得了武正国同志“笑傲沉疴肆意侵,神思雄健放怀吟。夕阳堪比朝阳好,金出熔炉诗出心。”的赞誉。
    其二,诗词创作,艺术构想活动的三个阶段:形象在生活实践中受胎;形象的具体酝酿或再孕育;形象在构思中基本完成。换成通俗的比喻,就是原料——加工——成品。三者互为因果,缺一不可。有无原料(生活基础),决定能不能出成品;善不善于加工,决定能不能出好成品。“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艺术品,不经过前两个阶段,是不可能出现的。先存形于胸而后吐于外,多可成诗。胸无潜形,靠冥思苦想,按律填句,常是概念堆砌。有些形象“受胎”可以追溯到艺术家的儿童时代。比如温祥老的《乡情二·访友未遇》,写的时候,有两句话的图景突然浮现在脑海里:“一弯清水浓于酒,小憩溪边也醉人。”于是,他用这两句作了本诗的尾联,前两句是:“寻访儿时淘气们,烟笼喜雨绕前村。”四句落笔,他才悟道,尾联两句是儿时就形成的,现在调遣出来恰到好处。灵感能否稍纵即逝?能,但也不尽然。问题在于触发作者灵感的生活实践和艺术实践基础如何。如果浅薄,灵感即会“逝”而不返;如厚积,即使“稍纵”,也可能很快“寻回”,甚至进而升华。他写过的诗,若干年后,他都能熟背下来,为什么?因为每一首诗的产生都经过了他的数次推敲和琢磨。他经常处于“有话要说”的状态,但又一时找不到合适的题材,于是,将其储存起来,一旦找到合适的题材,便尽快琢磨拟咏事物与社会联接的切入点,将其表达出来。在酝酿的过程中,常有好句子“冒”出来,给诗作添彩。
    其三,论诗优劣之因素。主要之点,当在于思想内容,没有思想的诗,不是诗;没有新鲜思想的诗,不是好诗;没有正确的独到见解的诗不是真正的好诗。赋予诗作以真情,并无奥妙,无非要求作者把自己的笑声泪水,甚至鲜血,都能融入字里行间。重大题材固然能写出好作品,但也常见不少概念化、公式化的诗。相反,许多普通题材的诗作,却流传千古。所以,诗的质量高低不在于题材,而在于所表达的内容。是否格调高、意境新,而且词优韵美情浓。温祥老的诗作在某种程度上讲,可谓“深思熟虑”,历练得意境新,语言美,内涵深,富哲理,善幽默。比如《全面建设小康吟》:“全民奔向小康途,现实回音山里呼。侧岭横峰求老帅,挥毫改写万言书。”全民奔小康,题材可谓重大,但丝毫不空泛。他将侧岭横峰人格化,精妙地营造了一个全新的意境,把人们的视线拉回到半个世纪前的历史空间,强化了人们对小康建设的珍惜和努力。
   其四,艺术形象和语言是诗人创作的基本武器。“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诗人的武器是符合实际的正确思想和来自群众经过加工的艺术形象和语言。温祥老主张俚语入诗,但又提出不可忽视提炼和贴切。不然在本来不错的诗作里,硬掺和进粗俗不贴切的口语,象给健康的肌体贴块膏药,既无益,又难看。他的诗作语言明白如话,易懂、易诵、易记,但丝毫不俗。他所运用的口语、俚语、成语随处可见,他灵活自如地调遣这些语言正写、反写、直写、曲写,状物、拟人、喻理、抒情,甚至有时多种手法并用。比如他写给诗友戴云蒸《贺〈唐槐诗社〉周岁并祝戴老八秩大寿》:“云翁晚岁得麟儿,友善温馨生活奇。一日三餐诗果腹,‘抓周’宴谢八旬爷”唐槐诗社成立一周年,恰遇戴老八十大寿。他将两件喜事双笔写出来,戏称诗社为戴老八旬得子,幽默诙谐地赞扬了戴老爱社痴诗的情怀。
    其五,诗作之气势与诗人的才情与胆识密切相关,相辅相成。恰如人无骨骼不立,屋无梁柱必塌,山无岩石必崩,诗无气势必空必软。故诗之气势,犹山之石,屋之柱,人之骨也。有才华而缺乏真情,往往会露出矫揉造作的痕迹;有真情而少才华,又常常造出热情洋溢而缺乏艺术感染力的诗行。见识短浅,很难写出新鲜思想的作品。至于诗品和人品,统一的程度愈高,诗作的格调则愈高,是成正比的。诗作者如果才气、胆气、骨气兼而有之,必能写出真正的好诗。倘有才无胆,该颂不敢颂,该讽不敢讽,是不会有好诗的。倘有才有胆而无骨气,稍遇险阻,便会退缩弯腰,明知可为而不敢为了。温祥老天赋情怀写主流,他是有才有胆有骨气,比如他读了某些所谓反腐的诗,感觉到浮皮潦草,写下了几句针对性很强的诗句:“怀忧激愤舞抢刀,近扣扳机又远瞄。少中内环偏了靶,隔靴搔痒发空镖。”气势和骨气同在。应湖南芷江县《刺玫瑰》索稿,他写了一首诗:“玫瑰玫瑰,有花有刺,花可提神,刺能治病。花中玫瑰,令人敬佩;诗坛玫瑰,我更陶醉。”应该说,温祥老的诗品人品既如同花中玫瑰,也如同诗坛玫瑰,为诗界文人所敬仰。
    温祥老的这些诗论既是他指导自己创作的武器,也为爱好诗词写作的诗友提供了一些值得借鉴的东西,真正“了悟”了这些诗论,会达到“豁然开朗”之效果的。

恰似老牛迎晚照   吟鞭声起又扬蹄
    这是诗人答张四喜《读温祥诗存》中的诗句,全诗是这样的:“苦耕诗圃觅珠玑,裹雾披霞带月犁。恰似老牛迎晚照,吟鞭声起又扬蹄。”《温祥诗存》出版后,温祥老又陆续收到诸多朋友的诗曲和文稿。他将这些宝贵的文字按收稿的时间为序,辑录成册,学而铭记之,以促继续奋蹄。将要面世的新书,拟名《师友扬鞭促奋蹄》,前一部分为扬鞭赋,后一部分为奋蹄吟。均可见得温祥老壮心不已,更有好诗在后头。
期待并预祝温祥老再一次成功!

                                         作于2006年12月

 

 

 

 

 

 

  • 上一篇文章: 才情女子的诗书缘

  • 下一篇文章: 榆社写意终出彩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回山梆子05-再见了大别山

  • 回山梆子04-大吊车真厉害

  • 回山梆子03-浑身是胆雄赳赳…

  • 回山梆子02-我坚决在农村干…

  • 回山梆子01-谷子好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啼笑皆非的穿越

  • 汉字

  • 《平凡的世界》——路遥

  • 《生命从明天开始》——春…

  • 《返老还童》—编剧: 斯科…

  •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联系站长 | 友情连接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富丰路4号工商联大厦A1606 邮编:100071   电话:010-52452238 010-57127585 传真:010-52215355 电子邮箱:chinawyj#vip.sina.com(请把#换成@)
    版权所有 北京世纪采风文化发展中心 京ICP备050323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