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首页  天下文章  艺术长廊  文艺资讯  文艺活动  文艺访谈  名家精品  艺海群英  关于我们  入会须知  请您留言  艺术团  

  繁荣诗坛待后生         

 

繁荣诗坛待后生

 

[ 作者:峰梅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1277    更新时间:2008/11/2    文章录入:峰梅

繁荣诗坛待后生
——喜读王金明《榆电吟草》

 

    近年来,我的家门常被榆社文人们轻轻叩开。老人带新人,熟人带生人,一来二去,结识了榆社华能电厂的王金明。小王好年轻啊,居然写的是传统的旧体诗。他带来了他的诗歌集《榆电吟草》,想让我写个序言。我没推辞,有三个原因让我接过了这本集子,一是我工作生涯的起步在工厂,学徒工做起,因写作而进入工厂的机关,干上了编辑的行当,并一生以此为业。在工厂有差不多有20年的光景,我不但熟悉工厂的机器轰鸣声,而且还熟悉工房里的春夏秋冬,熟悉生产报表上的数字,熟悉工人们的喜怒哀乐,熟悉家属院里邻里间的交往,熟悉工厂企业文化建设,工厂的气息我至今未消。离开工厂也20年了,生活总在不断地翻新,旧的画面渐行渐远,但是这部集子又把我唤回来了。二是家乡榆社长期以来地下无资源,百姓靠天吃饭,是远近闻名的国家级贫困县。现如今建起了华能榆社电力有限公司,被誉为太行山上一颗璀璨的明珠。三是榆社代代出文人,尤其是诗歌创作方兴未艾,成为我省落地有声的诗词大县,金明是榆社诗坛后生,同时他的诗集正是以我所言的三个要素为其题材,我怎能不作欣赏之笔记呢?


    金明为他的诗集冠以《榆电吟草》,而第一部分就是他将深情注入榆电的诗歌。
金明并不是榆社本土人,他大学毕业后,离开“金祁县”而来到比邻的榆社县,进入了连榆社人都十分向往的榆电。十余年了,榆电的每一次飞跃都为他目睹甚至经历,可以说,他的青春热血已毫无保留地献给了榆电。《榆电赞》是他唱响的第一首诗:“蜚声三晋占鳌头,独领企坛誉九州。日月同辉歌盛世,山河共建竟风流。华能滚滚惠天下,榆电隆隆创巨收。社会和谐奔富路,与时更上一层楼。”榆电的影响可见一斑。从其二期工程开工到投产,金明都给予高度关注:“欢歌激荡浊漳水,银线穿梭笔架山。晋电今朝增劲旅,华能历史续新篇。滔滔煤电筑捷径,滚滚能源起巨澜。调试施工多少事,丹心铸就坦途宽。”(《榆社电厂二期工程投产有感》)这是一种参与后的回顾,激荡犹存。《贺电厂到太长高速连接段通车》:“漳河岸畔嵌蛟龙,鼓乐声中桥路通。百代波涛隔一线,今朝七彩挽葱茏。战天斗地献艰苦,填海移山赖愚公。盛世辉煌思跃进,人心永记筑桥工。”该诗颇具趣味,也具声色。高速公路如同蜿蜒的蛟龙,居然突破了千百年来的大山阻隔,这只有国遇盛世才能变成现实。
    关注榆电的人很多,但厂区外的诗人咏榆电恐怕就没有身临其境的人直接了。我知道,除金明外,还有我熟悉的韩莹。可以说他们既是榆电发展的见证人,也是榆电历史的书写者。也许这本集子出版之时,他们又会有新的作品问世。这是无止境的,因为他们的血比一般人要滚烫,心比一般人要激荡,自然能担当起这项重任。


    金明既已来到榆社,就以榆社为家。他热情地讴歌榆社的山水,榆社的历史,榆社的风情。《咏榆社》就写出了 他目之所见,心之所想:“人杰地灵秀山川,石勒廉颇立史篇。笔架文峰多瑞气,化石草药遍山峦。流连抗战烽烟猛,感佩英雄热血妍。支柱两根撑大厦,握别贫困创奇观。”此首七律囊尽了榆社的人文和历史,展现了现实和未来。从史书上的石勒和廉颇之功绩和影响,到酷似笔架的那座山,到巍然屹立的文峰塔以至世界罕见的恐龙化石博物馆,都是榆社人分骄傲。在那场伟大的抗日战争中,榆社人同仇敌忾的英雄气概已入史册,这也应该是金明这些年轻人感念肺腑的。将来呢?将来的榆社足以让热爱榆社的诗人们从心底里迸出更多更美的词汇来。云竹湖是近年开发的旅游胜地,对省内外的游客有着愈来愈热切的吸引力,前不久还举办了首届垂钓节。金明的《云竹湖》这样写道:“水波潋滟荡春光,景美人亲五谷香。烟雨蒙蒙遮粉黛,山花朵朵吐芬芳。压枝白雪迷人眼,飞舞黄蜂采蜜糖。破浪乘风观晚照,愿做仙境放牛郎。”一首七律足以将我们的视野拉到了人间仙境云竹湖,一切都清新自然,没有尘嚣的环境就是城市人最向往的,何况这里居然春光明媚,那烟雨苍茫,那山花吐艳,那梨花盛开,那黄蜂嗡嗡,那夕阳晚照,那湖光山色,难道有哪个身临其境的游人驻足此地时,不会瞬间产生留在这里甘做放牛郎的想法?
以我之见,这两首诗可以视作金明咏榆社的代表作,读起来确能调动人的情绪,甚至产生唱和的冲动。

    金明身在榆电,却与榆社乃至省内的文人有着经常的联系,并在一起磋切诗艺。他在求艺的工程中,与原山西诗词学会会长温祥老先生结成了忘年交,曾有三首绝句写道温老,而温老也屡屡向这位年轻人传授诗词知识,他们有一首唱和诗是通过我来传递的,因此我是先睹为快。他的原作是这样写的:“呕心沥血作诗行,走火入魔爷平常。锦句佳词催梦醒,深更半夜写华章。”温老读后,立即和道:“飞针走线绣吟章,汗煮情浇韵味长。入梦诗神休报晓,我倾心血你生香。”其实,两代诗人的代表都在诗中写出了自己对诗词创作的热爱和痴迷,何况我自己也有这样的体会。
长江后浪推前浪,这是社会发展的必然。榆社乃至三晋诗坛的繁荣,就是靠着前贤们不断地挖掘和深耕,而后生们能在这块沃土上成长,便是他们生逢时长适时发展更正时的先决条件。金明是幸运的。
衷心地祝贺金明的《榆电吟草》出版。

                                    作于2007年9月           

 

 

 

  • 上一篇文章: 万 物 移 情 俱 是 诗

  • 下一篇文章: 避寺垴上五棵松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回山梆子05-再见了大别山

  • 回山梆子04-大吊车真厉害

  • 回山梆子03-浑身是胆雄赳赳…

  • 回山梆子02-我坚决在农村干…

  • 回山梆子01-谷子好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啼笑皆非的穿越

  • 汉字

  • 《平凡的世界》——路遥

  • 《生命从明天开始》——春…

  • 《返老还童》—编剧: 斯科…

  •  
     相关文章
  • 避寺垴上五棵松[2098]


  •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联系站长 | 友情连接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富丰路4号工商联大厦A1606 邮编:100071   电话:010-52452238 010-57127585 传真:010-52215355 电子邮箱:chinawyj#vip.sina.com(请把#换成@)
    版权所有 北京世纪采风文化发展中心 京ICP备050323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