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首页  天下文章  艺术长廊  文艺资讯  文艺活动  文艺访谈  名家精品  艺海群英  关于我们  入会须知  请您留言  艺术团  

  避寺垴上五棵松         

 

避寺垴上五棵松

 

[ 作者:峰梅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2098    更新时间:2008/11/2    文章录入:峰梅

避寺垴上五棵松
             ——侧记五台籍朱家五兄弟

    我所要记写的朱家五兄弟,自然出自朱门。而这扇朱门,并非官至显赫、财至满盈的大宅门,而是庶民百家姓里的朱姓,且与明朝开国皇帝有着丝丝缕缕血缘关系的一门家族。所谓五棵松,是指这个家族一门里的五兄弟,他们像深扎在五台山与太行山重合之处的五棵常青的松树,枝繁叶茂,生气正旺。
    认识朱家五兄弟,是在山西诗词学会这个聚集文人雅士的圈子里。老三朱生和是学会下属唐明诗社的社长,集诗人、书法家、画家于一身;老五朱佳和是山西诗词学会的副秘书长,我已见到他的两部诗集。兄弟俩同时活跃在这样一个群体里的少见,引起了我的好奇。接触中,方知他们的老大朱仁和也是本学会的会员,老二朱春和与老四朱义和也都是耍笔杆子的。有一天,朱氏兄弟邀我参加朱门里的“常委会”,一个纯粹的五台方言的家庭聚会,他们为我安排了一张能作记录的写字台,台面上摆放着他们不同时期的各种体裁的著作。他们的话题和作品的主题须臾离不开故土,离不开爹娘,离不开求学的艰难,离不开五兄弟一辈子的相互扶持,也离不开他们钟情的文学艺术创作。于是,我在这张写字台上打好了记写这五棵松的腹稿,腹稿由一个美丽的传说为由头。

                                 一
    朱氏五兄弟的一世先祖朱大海于大明开国皇帝朱元璋洪武四年,由安徽安庆府迁徙至山西省定襄县留念村定居;十世先祖朱安鼎由定襄县留念村再迁徙至五台县小沟南村;十三世先祖朱祥又由此迁徙至五台县避寺垴村。这个家族为何最后定居于避寺垴村?口口相传:为了躲避政治风险。因为当时少数民族爱新觉罗氏已推翻了朱氏明朝,建立了清王朝,但华夏大地上反清复明的火种还远未扑灭。为巩固其统治地位,清朝统治者在严格监视以朱姓人为主的汉民族的言行,常以莫须有的罪名肆意屠戮汉民族。有鉴于此,先祖率家人一
步步迁徙至地势险要且“山高皇帝远”的避寺垴。根据这个传说,避寺垴的地名也可释为避事垴。又因其地处高山之巅,气候凉爽,因此,还有一名:避暑垴。此地有一块方阔的平地,曾建有名曰避暑寺的庙宇。避寺垴位于举世闻名的佛教圣地五台山南麓,座落于由五台山发源、纵贯县境南北的清水河东畔。虎踞山巅,海拔1400余米。晴朗天气,站于村之高处,北可极目五台山的五个峰顶,南可望及太原境内系舟山,东可远览太行山,西则眺望宁武山。正是因为地处山之极顶,四周悬崖峭壁,虽有十二条道路可上下山,却只有两条为人们常走。那条叫做“大道”的盘山路绕道,可以赶着毛驴走,村里人娶媳妇抬花轿,只能从此上山;那条叫做“莜麦路”的小道原本毛驴不能走,人们千辛万苦加宽整修后,终于能用毛驴驮着货物上下山。其它羊肠小道几乎是直上直下,人们经过悬崖时,身体还得悬在半空,手攀崖壁而过。避寺垴景色虽美,但避寺垴的生活差之都市人尚有几十年的距离,既不通电也就无所谓电视,更无所谓信息化和科技进步。为了谋求较好的生活条件,乡人陆续迁徙异地他乡。由20世纪中期的四十八户人家、一百六十多口人,到如今只有三五户人家。如此下来,多则十年八年,少则三年五年,避寺垴将会荒无人烟。朱家五兄弟都是从这个高高的山顶上走出来的,但是,他们不算是迁徙,而是通过求学或是参军,谋到新的生路。老大朱仁和晋北师专、山西教育学院毕业后,当上了中学老师。他桃李数以千计,有不少都成为国家栋梁之材。后调入五台县委通讯组,后又升为五台县地震局副局长、科委副主任、经济协作委主任并兼任县委县政府驻北京办事联络处主任。1996年退休后,随子女在太原安度晚年。老二朱春和,军旅生涯23年,转业到地方后,任河西区法院办公室主任、区委政法委书记、区党委常委、区委办主任、区纪检委书记、万柏林区政协主席等职。老三朱生和雁北农校毕业后,分配到雁北地区农业局,后调入山西省委农工部、省农机局等单位,曾任省直农口行政管理处副处长、省农机局调研室副主任、省弘宇经贸实业公司总经理等职。期间还获得中国人民大学学术委员会授予的学士学位。老四朱义和,军旅生涯16年。转业地方后,先后任山西省委组织部干部教育处副处长、山西省人民政府驻广州办事处第一副主任、党组书记。老五朱佳和高中毕业入伍,军旅生涯24年。由少校正团职转业到山西省政府办公厅任机关服务中心主任。从避寺垴这块弹丸之地走出来朱氏五兄弟全部都成为国家干部、中共党员,也都进入所在单位的领导层。无疑,这是避寺垴的骄傲。难怪《五台县当代人物志》将他们全部选入呢!

    情系避寺垴,回报避寺垴是朱氏五兄弟的共有的情怀。回顾家乡,他们有一千零一夜也诉不完的乡情。用他们的话讲,对故乡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怀有特殊的感情,爱得深沉,爱得虔诚,也爱得笃实。他们觉得,自公元1371年朱氏家族的先祖朱大海从安徽迁徙山西定居,已有600余年的历史。仅避寺垴的朱家族谱也已传延14世300余年。在如此漫长的岁月和社会沧桑中,朱氏家族的族谱之所以能够一代又一代、经历24世人而继续相传下来,是因为朱氏家门里代代都有贤人自觉承担历史重任,特别是有约定俗成之族规“大门里家”即一代接一代的长子后代为第一责任人。于是,在老大朱仁和的主持下,兄弟们共同撰写了一部《避寺垴朱氏家族史记》。这本书分两编:避寺垴地理状况和朱氏家族史。第一编中有村名方位、地理自然、资源利用开发、居民区属、庙宇风景、文化风俗、历史传说和重要纪事、历史上兴盛时期追述、避寺垴与邻村关系、特色美味名吃、奇闻趣事拾零等;第二编中有先祖迁居、朱氏家族世系谱、先祖创业功绩列传、父辈要事记、人物传记、朱氏家族房舍宅院、朱氏家族耕地状况、朱氏家族坟茔、当代家人文化程度、当代家人职业、家庭人口迁移、当代家人通讯录等。他们编纂这本书的宗旨在于不但自己知道先祖是谁,而且还要让子子孙孙都铭记先祖。
    本书近14万字,写得饶有可读性,除了内容的翔实和精准,还有文字的简约与通畅,极有考证价值,可见朱氏五兄弟之文字功底以及他们为了写好这本书所经历的艰难。我几乎如读史书般翻阅了此书,仿佛得到一次登临避寺垴的机会,特意走上了人们伐薪背柴、放牧探亲的那些羊肠小道,小心翼翼轻轻挪脚,尝受亦步亦趋躲避荆棘和悬崖之惊险,在大小八景中感受闹市里绝对不会有的云雾缭绕的神气和仙境。朱氏家族史是该书的精华所在,先祖创业功绩列传充满了英雄豪气和过人胆略,而对父辈们近一百年的记载则较为细致,老人们经历了封建清王朝、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三个历史阶段,中国社会制度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在社会大变革中,正直善良的父辈们紧跟救星中国共产党,做出了可歌可泣的历史贡献。特别是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他们视八路军、解放军为亲人,为亲人抬担架、做军鞋、站岗放哨,甚至配合子弟兵作战。父辈们为振兴家业,驱穷致富,继承了先祖遗志,顽强地与天与地抗争,终于使得他们这一辈能安心走读书之路,使得朱氏家族新一代的生活发生了质的变化。
    我向他们提出了一个疑问,历史发展进程中,朱氏家族经历了三次大的劫难,前两次是因为朱姓之株连,而第三次,也就是20世纪中期的文化大革命期间,家谱的编纂无疑在“四旧”之列,朱家祠堂被拆,祠堂内的族谱被毁,石碑被推倒断裂砌了石墙,“进士第”的旗杆被拔,牌匾被损,族谱的延续过程已经完全中断。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是如何在暗中将族谱延续下来的?老三朱生和是最具发言权的,他说,1960年暑假期间,他回到避寺垴,见到了因屋漏而洇湿的朱氏茔谱正在凉晒。这个茔谱原是在家境较好的族人家里保存的,生和看到后,很快将其抄录一份,并给同族侄子另抄一份,以防丢失。老茔谱原是在帆布上涂白土子,被雨淋后,白土子基本剥落,不仅字迹不清,而且连帆布也腐蚀变质,幸亏家族读书人多了起来,几经辨认和抄录,才算整理完整。也就是说,1960年这份茔谱,拯救了避寺垴族谱的失传。文化革命中,定襄留念的族人朱忠会在政治逆境中,将朱氏600年的族谱偷偷地手抄并保存下来,临终前郑重将其交给后人。后人又专程将其送到太原朱生和家,如此,便将朱氏家族的留念部分和避寺垴部分连接起来。《朱氏家族史记》就是在这个基础之上着手并顺利完成的。
朱氏的老二朱春和也是一位有心人,在他们这一脉的始祖朱大海与朱元璋辈分关系尚未弄清楚的情况下,居然写出了《明朝十六帝》的专著。这是他用心学习并研究《朱元璋大帝》、《朱元璋》、《大明兴衰》、《中国皇帝全传》、《上下五千年》等史书后,以笔记形式撰写而成的。他说,这本书,不出版,不外传,只供儿孙在学习历史中参阅。对儿孙的希冀也正如他们对先祖的追念,拳拳情愫尽在其中。虽然五兄弟都率领他们的子孙离开了故土避寺垴,但是,他们无时不在想着为家乡做点什么。老四朱义和曾在五兄弟“常委会”上动情疾呼:“想当年,咱们的爷爷朱银昌、叔伯爷爷朱海旺那样穷困,每人还能出5000文钱,与他人合伙一道兴修留念村的家庙,而我们现在怎么就能眼巴巴地看着生我们养我们的避寺垴从五台县的版图上悄然消失呢?”他认定山高坡陡路难行是家乡由盛转衰的关键所在,为了让家乡早日通公路,曾组织一些村民,进行了实地考察和勘探,作了工程的投资预算,最终因投资太大,兄弟实力有限,而忍痛作罢。他们实在是太热爱自己的家乡了,甚至认为大可在此地开发绿色旅游景区,那熟悉的黄花塔、莲花池、笔架山、五龙王庙、石洞观音寺等一经开发,便是区别于名胜五台山的又一养人眼目、诱人流连的世外桃源,于是,朱义和在掌握大量资料的基础上,起草了《关于尽快建立黄花塔原始森林生态旅游保护区》报告,提交政府。至于通电问题,他们酝酿了很久,只待时机成熟了,他们定会与族人配合,与当地政府一道把光明送给尚在故土上生活的亲人。当然,他们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也早已动手,比如,他们同心协力立碑祭祖。用一年多的时间撰写碑文,调运石碑,准备石料,于2002年清明节前,集结30多人,在老家整修坟墙,并于小沟南为祖坟立碑一通,为柴树梁老坟立石碑一通,为掌上老坟立石碑十通,并为掌上坟土神立石碑一通,在纷纷春雨中还在掌上老坟周围种植了松树。故乡的龙王庙、大(读代)王庙是先人留下的珍贵文化遗产,也是族人们常去祭拜的地方,年久失修,需要整修。老四朱义和带头解囊,五兄弟共同出资,加上四五户族人、村民积极捐材出力,对其进行维修,原貌已昭然恢复。

                                 三
    避寺垴太高了,也太险了。避寺垴上的族人们一辈接一辈都在与石头和荆棘打交道。五兄弟的父亲是最本分的农民,他教育孩子的教材就是这大山上的沟沟岭岭,悬崖峭壁。他们自幼便随着父亲认识山路,如何背上柴禾下山,如何手扳崖壁挪动脚步。在他们还未掌握要领时,大都是父亲先背上他背上的山货过去,返回后再替他们背。其实,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化险为安的记忆,而这些记忆都与父亲操劳的影子重叠在一起。父亲去世后,老二春和抑止不住对父亲的怀念,写下了“父亲教我们上祖坟”、“父亲的大镢子”、“父亲的湿棉衣”、“父亲的鞋子”、“父亲的小块地”、“父亲种过的地”等文章,详细记叙了父亲勤劳质朴、与人为善的一生,生动感人。尤其对父亲种过的大小213堰梯田和32块坡地更是注满了深情,对每一块地都作了描述:地的名称是什么?每块地段里有几堰地?适合种植什么农作物?父亲又是如何捉务这些零零星星的土地?足可以见得这山巅上只能就坡找地,开垦一片地该有多难,正如山里人所说“刨个破坡,吃个窝窝。”

    五兄弟对母亲的回忆也是饱含深情的,首先认定母亲是红色母亲,因为母亲在抗日战争中,就冒着生命危险秘密加入了党组织,并且担任过村妇救会主任和村妇联主任,带领妇女积极支前。在解放后各次政治运动中都积极拥护党的政策,甚至在父亲对政策还不甚理解时,母亲就能带头参加互助组、合作社,无论是大跃进、实行大锅饭,还是买公债,母亲都是行动在前。对于一个文化不高的农村妇女来说,她所做的一切都是难能可贵的。她心里有一个情结,共产党是救星,就要时时处处报答共产党。三个儿子相继参军、两个儿子通过读书当上了国家干部,五个儿子先后入党都是她最兴奋最骄傲的。不论日子多艰难,母亲总希望他们读书,读书能报答共产党。老三朱生和小时候就练就了书法的童子功,每每看到他的大仿有老师画的红圈,母亲就喜滋滋的,会把这张大仿贴在窗户上,说这叫“蛋蛋字”。老四义和曾有留在家里陪伴父母,而不去参加考中学的想法,母亲知道后,一而再再而三地好言相劝,他横下心欲作家里一劳力,无奈母亲狠狠给了他一笤帚圪塔,忍受着脸上的灼热,义和走出了家门,考上了中学。多少年后,他还在感念母亲,一个笤帚圪塔打出了个副厅级干部。当他深情回顾自己成长过程中的经历时,非常形象地总结出每个阶段的特点,比如,小时候的穷困潦倒、苦不堪言。家里面没有任何经济来源,母亲坚持让五兄弟读书,读书得用钱呀,可是家里穷得都没人敢借给钱,喂头羊哪敢自己吃?为供给孩儿们上学,总是要卖掉;采到山上的药材等不到晒干,连夜在锅里炒,翻山淌河到镇上、县城去卖。要开学了,母亲要让孩子们都穿上囫囵衣服进学堂,夜半时分挨个缝补,实在没补丁,能从自己的小衣襟里撕下一块布。十岁年纪,在城里还是娇娃,而他正赶上大炼钢铁,扛上沉重的铁锹,参加大人的队伍,夜战在山上,头顶时时移动着的繁星,他那个想家哟,想得只能将泪流到嘴里再默默咽到肚子里。六十年代初期大饥荒,他能饿倒在卖炭的路上,校长赶紧把为自己儿子烤的一把黄豆给他喂下去,要知道校长的儿子也在挨饿呀。他上的农中解散后,回到家里种了一年地,他想就此一生拉倒,没想到母亲背着家人,踮着一双小脚,日行30里山路到县里央求补习老师,让他参加升中学的考试。距离考试只有十五天的时间,连课本也没摸过,如何去考?母亲的一笤帚圪塔,逼得他两眼生泪,带了一块钱和几个窝头上了路。但是,奇迹被他创造出来了。没课本,无资料,他就在别人放下这本看那本时,趁着间隙啃。最后的结果是四十位考生,只录取五人,他居然在其中!他说他沾了作文的光,作文的题目是《记一个农村先进青年》,他自己有的是农村生活经历,何况自己就是一个农村先进青年!写起来得心应手,洋洋洒洒。他的路就是这样走出来的,后来参军到部队,转业到地方,多苦他都不以为然。小时候把一辈子的苦都吃完了,以后的生涯,就凭自己的韧劲,步步扎实,直至进入官场,至今还有浑身使不完的劲头。他的那篇“加字三字经”《高山上走出来的男儿》,就是他在年近六旬时兴奋地吟哦成的。
    父母有言,家里人再多,也不分家。五兄弟长大后,相继都在城市里自立门户,显然不是父母所望。但是,他们仍然保持常来常往,相互关照,亲似手足。五个人,俨然就是一个手掌,握起来是一个有力的拳头;分开来,又都各有风格。老大朱仁和,就像大拇指,与哪个兄弟都能亲密指点,有其老大的权威和核心作用。他们的下一代,多为事业的成功者,有的,甚至已在国外立业。当然,这些孩子们也像他们的父辈、祖辈那样,在常来常往中秉承着这个家庭的优良传统。

                                      四
    五兄弟的父母一辈子也没有离开过避寺垴,是地道的农民。镶在骨子里的基因直到五兄弟这一代才显现出来。老三和老五是我熟悉的,他俩同为中华诗词学会会员,足见其诗词上的造诣。兄弟俩一个擅长旧体诗,一个擅长新体诗,长期以来相得益彰。老三的功德在于创办了融诗书画印为一体的唐明诗社,在诗情画意中,这个诗社生机勃勃。我曾应邀参加过这个诗社成立三周年的庆祝活动,省城百余名著名的诗书画家云集一堂,叫我眼前一亮。更让我折服的是诗社与几家经济实体结成了诗企联姻,山西佰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成为其坚强而有力的后盾。这家企业的董事长孟金双和总经理王玺銮远见卓识,有着丰厚的文化素养,因此不惜财力支持唐明诗社的健康发展。三年来他们诗社举办过若干次活动,每次活动都书香盈堂,诗书画作品琳琅满目,四壁生辉。尤其是现场作书作画而营造的气氛更让人润目和兴奋。我也曾参观过一次唐明诗社在太原市图书馆举办的书画展,发现朱社长的夫人也是一位很有品位的工笔画家。要知道,她也是土生土长的避寺垴人。他们说这样的书画展诗社已搞过十多次,每次都能吸引省城众多的爱好者。更让我惊喜的是社长夫妇还于2004年在澳大利亚成功地举办过一次《朱和诗书画展览》,(朱和为他的笔名)引起了当地华人、华侨、华裔和澳洲诸多外国友人的赞誉。当地的《澳洲日报》主办的《澳洲周刊》杂志分两次刊登他的诗书画,并配以文字介绍;《星岛日报》也刊发了消息,并介绍他的艺术成就。这是我很注重的一个细节,频频向他提出了许多我感兴趣的问题。比如,问:为什么要在那里举办诗书画展?答曰:女儿定居该国悉尼。问:什么情况下产生举办诗书画展的动机?答曰:2002年第一次去那里探亲,在一次别人举办的书法展上,他现场挥毫泼墨并作画,当时就有人看他的功夫老道,公认他的书法和绘画属于正宗的中国传统文化艺术。还受邀讲了几次课,参加过多次笔会,感觉到那里的人们很喜欢中国的传统文化,他愿意作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播者。在那里他还看到,文房四宝非常缺乏,装裱费用相当昂贵。于是,当这一次探亲结束回到太原后,他就苦练功夫,并准备了六十余首诗和五十余幅书画作品,更难能可贵的是他还特意到山东去学习装裱艺术,到洛阳去学习绘画艺术。两年后,他再度去悉尼探亲,带上的文房四宝都派上了用场,准备半年后,他的书画展如期开展。自然产生轰动效应。
    朱社长的书法攻习方向是楷书,以二王和欧、颜、柳、赵传世名帖为范本,兼攻汉隶、魏碑和篆书,进而从笔法、墨法和结体等方面下苦功。他擅长行草,工狂草和榜书。他的绘画与书法同步,从工笔起步,转而写意,特长工笔花鸟、人物,尤擅仕女画、神仙画。他的诗作也很有特色,往往在他的绘画作品上配以他自己的诗作。两相融会,就会凸现“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美好意境。以他的《满地荷韵弄秋风》一画为例,爱荷画荷的人很多,那是因为荷花“出污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想必他也是出于这个因素。他泼墨成叶,工笔成花,伴有小鱼小虾,笔墨生动,洒脱隽秀,一派宁静祥和、清逸淡雅之气象。他自己配有一首诗,诗曰:“绿水深幽育碧荷,虾奔鱼跃健姿多。莲蓬俯仰弄秋月,风雨雷霆都是歌。”朱社长贴切地将诗的意境、画的形象、书的韵味融于一炉,实在叫人钦佩。
    老五朱佳和是位新体诗作家。在这里,我且称他为朱老师。朱老师赠给我的第一本诗集《山丹丹花儿》时,是在诗词学会的讲座上,那是我们的初识,2004年12月。我用余光瞥了一眼他,试图欲从他的脸上找到一些山野味。但是,没有,非常儒雅,只有口音上能带出五台乡音。从其序言上我看到他的身世以及他是如何产生写诗之冲动的。我始终觉得他写诗的根基还在五台县的避寺垴,那个生他养他的山头。过了一段时间,他又送我一本诗集《朱佳和诗歌精选》,他在后记中写道,原本欲将这本诗集取名《山桃桃花儿》,只因在书本上一时找不到相应的学名而未能如愿。如果真用了这个名,一定是《山丹丹花儿》的姊妹篇,那不更证实了我的推断吗?读朱老师的诗,要将两本融在一起读,其故乡情结和军旅情结是显而易见的主色调。那首《依别》如细语润物般打动我的心:那个秋/我把久藏的秘密告诉你/今冬,我一定要走/两年来,没少努力/总说我年纪尚小/身高不够/”诗中的你是谁?我久久思索。是母亲?是爱人?是山丹丹花?再往下看“你听了,微笑依旧/仿佛早将我的心事吃透‖后来,我真的走了/你默默相送/依依那熟悉的山口/平静是最好不过的叮咛‖诗中的“你”无声却有情,对于少年的心,有着挚爱,也有着理解;有着爱人般的亲昵,也有母亲般的爱抚。读了,眼睛会发潮。《又见乡泉》:再次匍匐故乡泉边/宛若儿时抱住妈妈的乳房/一口紧接一口地吸吮啊/恨不能将久欠的甘甜一齐补上‖喝足了,我轻声问清泉/你无偿哺乳可有惆怅/泉水溅涟漪一片/晃悠悠,怀里正搂着一个太阳‖几行小诗居然如同甘泉一样的甜润,读的时候必须贯注深情。乡泉的无私和再次亲吻乡泉的的冲动足以撩起离乡者的乡思。《差别》:我小的时候/是只会盗的“老鼠”/母亲不多的好吃的/藏得再深/准能找到/以后/我成了家/有了很多好吃的/也不藏匿/母亲从不主动去拿‖《果树》:那时,他已经老了/很难下田间,我橹、耙、锄/在一伙顽童的协助下/门前种了几棵果树‖夏日里,他蹒跚脚步/给树施肥浇水/冬冷时,又支撑拐杖/给树加栅培土……‖如今果树结果了/红灯般果实一树一树/孩子们爬上爬下争相摘吃/却始终未见老人的面目‖于是我常常思索两个问题/一个义务,一个幸福‖《归期》:千里之外/你用听筒也能测到我的醉意/于是我把忐忑不安托给震铃/将我从沉睡中一次次唤起/多么笨拙而又奇妙的招数哟/隔山隔水怎隔得断海一样的情谊/拿就把酒后的清醒悄悄告诉你吧/屈指可数的是我的归期‖啊,我也跟着醉了起来,这样好的诗歌,这样浓的情感,如果不被你感动,那你必是木头人。朱老师的亲情诗占了多大的比例,我没有统计,但几乎每一首亲情诗都让我感到近在咫尺,恨不能我也见见他讴歌的每一个亲人,每一寸山水。正象先辈诗人艾青的那首《土地》:“为什么我的眼睛饱含泪花,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太深”。避寺垴高,避寺垴远离尘世,避寺垴是五兄弟心中最圣洁的净土,再过五十年,再作吟哦,他的情感只会更深沉,而丝毫不会淡忘。
    1973年底,朱老师从家乡出发,乘着一列带马粪味道的闷罐车,呼啸着开往四川,再之后,随着部队去天津,到邯郸,返四川,回西安,总与镐锹、风钻、坑道打交道,其实,也曾与死亡擦肩而过;到武警部队后,他又与警卫、护卫、看守、看押等勤务交往。24年的军旅生涯,早已给他培植了深厚的诗的土壤,与家乡避寺垴一样,他一回眸,诗的音符就会腾然跃出。《边陲晨曲》:几声清脆的哨音/惊了边陲的梦/阵阵操练的脚步/和大山深情亲吻‖多像家乡的雾啊/一样翻滚来去匆匆/摸罢战士的脸盘儿/耳语妈妈的叮咛……‖战士笑了/笑声带露珠在草叶上滚动/太阳许是偷望儿女情长/弄个满脸通红‖《生日》:入伍十个年头/九个生日不曾记起/唯独未忘记的一个——/搬了半天水泥/午饭在坑道口吃的/红白相间的高粱米……‖母亲每次问起生日/我总是如实回答/部队我有很多生日——/“七一”、“八一”、“十一”……‖《情结》:当过兵的人/不经意就聚在一起/管他曾经甲乙丙丁、ABCD/在一起话题就醉人/白的红的啤的酒瓶/也要躺上一地/是谁还想过把老瘾/扯着嗓子大喊“起立”/我突然想起/明天该出早操/武装带可在原来的位置‖军旅是个什么概念?未曾当过兵的人很难体察。然而,读过这一首首昂扬的、细微的、甚至是儿女情长的诗歌,一个个英武精英就会向你亲切走来。朱老师有财富啊,财富就是这20余年的战士经历。

                                   五
    采访过了朱氏五兄弟,我的思路还是自然回到了那高高的避寺垴,耳畔响起的却是歌手谭晶唱响的那首《在那东山顶上》,升起白白的月亮。月亮下面是五兄弟的故土,故土上有他们的故居,故居里有他们的欢乐和苦难,往事串串,珍贵异常。虽然他们都走出了故乡,却储存着山顶上供给他们享用终生的氧气。怪不得他们要积极出版五兄弟文集呢?我尝试着给这部数册的文集设计好了封面,奇峰突兀的山岗上,五棵挺拔的松树。至于内容,会很丰富的,竭尽他们的聪明才智,散文,诗歌,书画……字里行间和每一个线条里融着的,无疑是他们对故土的回报。五棵松之间深情的对视,便是他们对此生无悔的感慨。

                                                         作于2007年9月

 

 

 

 


 

  • 上一篇文章: 繁荣诗坛待后生

  • 下一篇文章: 水在烧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回山梆子05-再见了大别山

  • 回山梆子04-大吊车真厉害

  • 回山梆子03-浑身是胆雄赳赳…

  • 回山梆子02-我坚决在农村干…

  • 回山梆子01-谷子好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啼笑皆非的穿越

  • 汉字

  • 《平凡的世界》——路遥

  • 《生命从明天开始》——春…

  • 《返老还童》—编剧: 斯科…

  •  
     相关文章
  • 繁荣诗坛待后生[1276]


  •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联系站长 | 友情连接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富丰路4号工商联大厦A1606 邮编:100071   电话:010-52452238 010-57127585 传真:010-52215355 电子邮箱:chinawyj#vip.sina.com(请把#换成@)
    版权所有 北京世纪采风文化发展中心 京ICP备05032302号